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被恶徒们抚养长大 15-16

 第十五章

      我瞪着眼睛看了半天全息图,抬头看了米尔公爵。

  "爸爸!!"

  我回过神来,发现我一下子悬在他的腿上,眼睛闪闪发光.

  "什么,干什么呢,你这个绒毛!”

  "嘿嘿!"

  这个已经准备好出门了。

  "女儿。"

  当时,我正悬挂在米尔公爵的腿上嬉皮笑脸。

  不知不觉间,弯腰的埃尔诺·埃塔姆把手伸进我的腋窝,轻轻把我抬了起来。

  "脏兮兮的。"

  他若无其事地说着话,微微一笑,在我的手镯上放上了食指和中指。

  啪啊啊-

  这次也是小光晕扩散后消失。

  全息照相显示了。

  【 支出额:10000000Lo

  总金额:10,000,000 Lo]

  流入的1亿韩元原封不动地流失了。

  "什么啊?! "

  我张着嘴看着埃尔诺·埃塔姆,面对眼前蒸发的钱。

  "随便捡东西吃的话会闹肚子。"

  "你说什么?你这个家伙真是…!”

  对呀,对呀!

  你,你这个精神病患者一样的疯子!

  "这么一看,原来这个人就是8圈魔法师。’

  也就是说,他是能够突破魔塔系统的为数不多的疯狂魔法师。

  "这不害怕吗?’

  说不定魔塔会有人跟踪我。

  慌乱中要失魂落魄,他从口袋里拿出钻石手镯,拿到了我的手镯上。

  "钻石?"

  那个分明是远远超过白金帝国才发行了5个...….

  啪啊啊啊-!

  这次露出了比刚才更亮的光晕。

  【 入账金额:10000000Lo

  总金额:1,010,000,000 Lo]

  转眼又多了一个0。

  这个多少钱?

  10亿?

  "明白了吗?女儿。"

  是啊,你说的都是对的。

  "是的!!我爱爸爸!"

  我眨着眼睛,扑通一声挂在埃尔诺埃塔姆的脖子上,把脸揉在他的脖颈上.

  怪不得他的腰有点发僵了, 是错觉吧?

  "真的很感谢,爸爸!天才!帅气! 帅气的天才!"

  我尽力说出我所能做到的最大赞扬。

  "这样的话,到死也不用工作了吧?’

  难道这就是宣告这个游戏结束的间接信号吗?

  "这些钱不知道能不能买到岛屿。"

  我只要看眼色离开就可以了吗?

  有一位女主人公投入他的怀抱,一瞥往下看,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我。

  黑黑的头发和埃尔诺·埃塔姆和即使是父女关系也值得信赖的蜂蜜般的瞳孔非常可爱。

  表情明朗,充满好奇心,对小女孩来说还保持着清新的生机。

  我一看到孩子就明白了。

  为什么这个孩子只能是女主人公呢。

  为什么把所有的主角和配角,所有的黑暗部分都删除了呢? 为什么大家都只能沉浸在她的阳光般的一面。

  在这里我是彻底的配角。

  临时演员。

  对视的瞬间,女主人公以白皙的面孔笑了。

  绝对无法战胜的光芒就在那里。

  "埃尔诺·埃塔姆!"

  "或许家主听不见我说话吗? 不久后,我会给大家送上对听力有帮助的食物。"

  "不需要!而且,正如刚才所说的,这孩子是你姐姐的孩子,让他领养吧。 对你有帮助。"

  埃尔诺·埃塔姆的眼珠子弯成圆圆的。 灿烂的微笑让人目不转睛。

  小说中这样描述了他的这种面貌。

  恶鬼,埃尔诺·埃塔姆笑的时候要注意。

  他从来不由衷地笑。 他的本质是无,只有疯狂和快乐。

  如果他微笑的话,心情会有点不舒服,如果他的眼角弯曲的话,从那时开始,尽量注意呼吸,当他满面笑容地迷惑周围时,就闭嘴,离开那个位置。

  他这样笑的时候,无论一定是人死了,家族灭亡,盗贼消失,直到昨天还存在的一个山峰销声匿迹,总会有某种东西从地上消失。>

  我咕咚一声咽了口水,紧张极了.

  "我已经有女儿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在说过家常便饭。 这孩子,有镇定'那个'的能力。"

  对始终吊儿郎当、敷衍了事的埃尔诺埃塔姆的眼睛充满了兴趣。

  "那个孩子像话吗?"

  "是啊,你也不想伤害你的子女吧。"

  "……嗯。"

  他苦闷地看了我一眼,又看到了藏在米尔公爵桥后的孩子。

  "啊,我要去房间了!"

  妨碍者应该到此为止。

  反正也没想到我能成为埃尔诺·埃塔姆真正的女儿。

  "赚了很多钱。"

  已经知道了不错的孤儿院,现在只剩下平安离开的事情了。

  "嗯,很完美,不错。’

  我充满活力的声音让埃尔诺埃塔姆乖乖地放下了我。

  "我跟他谈谈再走,晚饭时去接他."

  "是的!"

  面对约好下次的约定,我开怀大笑,挥动着双手。

  一出来,迈拉就好像等了似的向我走来。

  "小姐!"

  "呜,回房间去。"

  "是的,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比想象中来得快。”

  "呜呜……零花钱都花光了!"

  虽说是零用钱,但却是非常丰厚的一笔钱。

  我一拍手链就想起了全息图。 数字令人欣慰。

  "我午休要睡了 再见!"

  "嗯?突然午觉吗? 那么我给你准备床位吧。"

  "哎呀,我一个人干吧。"

  我跟迈拉说一声,就钻进房间把门关上. 所幸迈拉没有再咬住不放地退出了比赛。

  到了准备离开的时间了。

  我爬进床底下,小心翼翼地取出至今我所积攒的东西.

  翻开包袱,看到了我积攒的东西。

  也许在其他贵族眼中,这更像是杂物……….

  "这是……还我,近在咫尺?”

  虽然收了很多钱,但是连从分馆偷的东西都拿走,良心上过不去。

  "要去一趟分馆了。’

  既然说好一起吃晚饭,那之前就该回来了。

  我把椅子拉过来,轻轻转动门把手,打开向外看. 所幸外面没有人。

  我悄悄地离开房间,努力移动短腿,回到了分馆.

  别馆和本宅相比显得格外安静。

  "这是这里………, 这是那边吗?”

  我把路上的东西一个一个地搬到我偷来的地方,然后又回到了房间

  虽然来回地见到了士兵,但是并没有留意到高兴地打招呼的我。

  当时,他要把偷得平安无事的东西放回原处,悄悄回到分馆。

  有人怀里抱着一块雪白的布,一溜烟地跑着。

  "……嗯?这不是迈拉吗?’

  与平时不同,迈拉面色凝重.

  用非常紧张的脸观察周围的迈拉立即消失在了分馆后面。

  "……远吗?"

  有忙的事情吗?

  '啊 要在迈拉来之前回去啊!'

  正巧在这里,我想至少我不会迟到。

  我趁机飞回房间,飞身上床

  然后,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用拳头敲着腿等待晚餐。

  就那样到了5点。

  "嗯,要慢慢来了吗?"

  可能是因为紧张地等待,有点疲惫地我在床上咕噜噜滚了起来。

  六点到了。

  "有点晚啊…….’

  眼睛模模糊糊地揉着要闭上眼睛,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七点了。

  埃尔诺·埃塔姆依然没有来。

  渐渐产生了不安的感觉。

  通常与埃尔诺埃塔姆共进晚餐的时间不超过6点。

  "应该是有事的吧。’

  我费尽心思把附近的老虎娃娃抱在怀里。

  但是到了8点,埃尔诺埃塔姆也没有出现。

  恍然大悟

  "啊,这就结束了。"

  那个人失去兴趣,似乎意味着他如此被遗忘。

  "没关系……"

  嗯,我没事。

  因为是常有的事。

  [为什么不来...? 妈妈明明说今天一家人一起出去吃饭的…….]

  那天我也只是记得在餐桌上父亲说过的话"明天和家人一起出去吃饭吧"

  所以从学校回来后换完衣服等待。

  但是…………

  我抬起头来。 时钟一过9点,我就放弃了等待埃尔诺·埃塔姆.

  与到午夜也不换衣服等待晚餐的过去的我不同,现在的我努力闭上眼睛,数着无辜的羊,努力入睡。

  果不其然,当天埃尔诺·埃塔姆没有来。

  就像丢下我一个人出去吃饭,还出去兜风的家人们一样。

    *

  "天啊,小姐,你听到了吗? 听说昨天埃尔诺收到了禁闭令。”

  与平时不同,眼睛睁得相当早,呆呆地坐着,迈拉一脸明朗地走了进来。

  "昨天好像有什么急事。’

  我这样想着,用手背慢慢地揉着眼皮,回答道。

  "……爸爸? 为什么?"

  "这个嘛……那个我也不太清楚。 听说公爵阁下非常生气。"

  如果是那样的话,也许不是因为讨厌我而故意不来的。

  我不由自主地涌上来的期待和希望使我大吃一惊,摇了摇头。

  "你在想什么。’

  我把想法抖搂出来了。

  "可以去看爸爸吗?"

  "是的,小姐应该可以去!"

  "走吧!"

  我一下跳下了床。

  虽然因为用死也不能穿睡衣的悲壮表情挡路的迈拉,所以需要更多的时间。

  '要不要问我能不能一起吃早饭?’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房间。

  所幸的是,房门并没有像应该由谁打开一样紧闭。 奇怪的是,也没有士兵守在前面。

  "迈拉,现在要上街了!"

  "什么?但是……….”

  "没关系,我会和爸爸一起去吃饭的!"

  我握紧拳头一发表,迈拉就觉得难能可贵地捂住了我的嘴。

  "迈,迈拉………?”

  "啊,是的。那么我退出。"

  "呜。"

  迈拉和行动不同,似乎有些遗憾,瞟了我一眼,不一会儿就点头退下了。

  我悄悄地把手伸进门缝里,以便把门打开

  "确实,确实有效果."

  "是的,所以拜托了……….”

  如果不是从里面传来的声音,肯定会那样。

第十六章

      埃尔诺 ∙ 埃塔姆对每个人都有温柔的声音. 违抗他的心情时,他也只是笑。

  笑才是他的象征。

  虽然对大家都不亲切,但如果没有敌意,他是个公平的人,对大家用同样的声音保持同样的距离。

  这句话的意思是,谁都不特别。

  就像对大家都有感情的人不把某个人当回事一样。

  但是,埃尔诺·埃塔姆在两个儿子面前也露出了真面目。

  两个儿子面无表情,也不爱笑。

  看小说看腻了那个样子是真的我知道。

  从门缝里探出头来。

  "虽然知道会这样。’

  女主人公和世界观内的强者这样相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马上就能看到女主人公的活跃了吧?’

  但是看到两个人真的在一起 心情有点怪怪的

  我在门前踱来踱去,挠了挠脸颊,苦恼了一会儿要不要进去。

  "嗯。"

  苦恼了很久的我,终于缓步而行。

  因为我觉得这不是我能加入的职位。

  "女儿,为什么不进来?”

  如果不是发现我的声音,我肯定会回到我的房间收拾好行李.

  "啊,啊,爸爸……, 因为你在忙。"

  "不,不怎么忙。 快过来。"

  他依然用温柔的声音打开门,向我伸出了双臂.

  虽然声音很亲热,但并不是真心。 我也知道那种程度。

  "啊 爸爸会被公爵训的吗?

  "我吗?"

  他轻轻地微笑着,好像听到了不好笑的声音。

  "这个嘛……我知道家主马上就会跑到我这里了。

  他咧着嘴笑。 恶心的恶童的脸蛋。

  "什么?"

  "3,2,1,请看后面。"

  "埃尔诺·埃塔姆! 这个嚼不烂的臭小子……! 你知道你这家伙现在干啥了吗? 别的人说头儿是花园, 你这家伙脑袋上长满了马齿……!”

  他的话音刚落,米尔公爵就真的拔剑现身了。

  红彤彤的脸庞仿佛看到了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一把剑在愤怒中颠簸。 从喷出红火的剑中可以感觉到热气。

  "那是龙的遗物。"

  据说,这是把龙的骨头和鳞片与存在于世界末端的米西里尔混合,用熔岩火烤制而成的剑。

  据《领养觉》记载,埃塔姆家族有3个龙的遗物。

  其中之一就是抱着火花出生,用任何火花都不能融化,也不能留下瑕疵的被称为"业火之炎"

  "家主,请分清情况。 我女儿听起来不是很俗气吗?"

  "女儿……"

  这时,米尔公爵的视线才到达了埃尔诺埃塔姆怀里的我。

  而且也接触到了下面的女主人公。

  "在孩子们面前哭丧着脸,不然的话……… 可以给您配一副眼镜吗?"

  "这,到处闯祸,给自己脸上抹黑的天下的坏蛋………!”

  "哎呀,还有脸要涂这些颜色吗?"

  埃尔诺·埃塔姆带着灿烂的微笑回答道。

  "敢以个人名义转移家族名下的矿山吗? 你小子有想法吗? 没有!"

  "虽然知道随着岁月的流逝牙齿长出来了,但话要说清楚吧,家主。 我只是得到了自己的份儿而已。"

  "什么?"

  "您以前不是说好给我吗? 不记得了吗?”

  "你这个光屁股蛋子,别瞎说! 我何年何年何年何月要赐你家族私有土地呢!"

  埃尔诺 ∙ 埃塔姆的脸变得更加光彩照人. 他,现在看来很不高兴得不得了。

  "是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

  埃尔诺·埃塔姆的嘴唇中间流出了短暂的叹息。

  "确实是这样说的。 他说'如果这家伙今后也因为那样令人寒心,过着微不足道的人生,那么我死后要给你的遗产就只有那边的后山了'。"

  在似乎连一个土字都没有错的准确音节上,米尔公爵也白白地猜到了有什么东西。

  "那个不是当时你小子拒绝的吗………!”

  "仔细一想,以后也会过这种人生………, 我决定接受。"

  他爽朗地笑了。

  这句话真不愧是变化无常的王。

  他嘴角画出了充满欢乐的白色微笑。

  "头上有风洞吗? 别说疯狗话,马上放回去吧!”

  面对米尔公爵的愤怒,埃尔诺·埃塔姆微笑着开口。

  "啊啊。"

  见状如泰山的米尔公爵执意抓住他的后颈。

  "你这家伙………!”

  "请出去吧,家主。 我有话要跟我的女儿说。”

  话音刚落,埃尔诺·埃塔姆轻轻地弹了一下手指。

  空间变大了。

  就像土地正在变长一样,米尔公爵和我们的距离瞬间变远,不知不觉间公爵就消失在了眼前。

  哐当-!

  虽然从外面传来了轰鸣声,但门却一动不动,埃尔诺埃塔姆非常和平。

  "这才叫吵闹的狗回家了。"

  埃尔诺·埃塔姆平静地说着,坐在床上,让我坐在膝盖上。

  四周被沉默所笼罩。 正苦恼着该做什么,眼前突然冒出了什么东西。

  "你好?"

  眼前一位面带灿烂微笑的少女猛地推开了脸。

  是女主人公。

  "哇啊……"

  我紧张地咽了口气. 她很可爱漂亮,任谁看都觉得她很可爱。

  皮肤白皙,脸颊长得像长得很好,胖乎乎的,泛着红晕的脸庞上一点阴影都没有。

  "嗯,你好。"

  "我叫沙尔内。 八岁啦!"

  这个女主人公在这里会变得幸福吧? 就像小说里一样。

  好羡慕。

  一瞬间想到这个,我就摇头。

  "不,我只要自己过上好日子就行。"

  存折变厚了,几乎没有犹豫的必要。

  现在剩下的只有埃尔诺埃塔姆明确地告诉我。

  看到埃尔诺·埃塔姆,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他答应了,你得行动起来。

  "我是艾琳。 五岁。"

  "五岁? 那我就是姐姐了?"

  "嗯……"

  论年龄当然会那样…….

  我的精神年龄有点...….

  "姐姐!"

  “…….”

  女主人公用晶莹的眼睛看着我。

  "我是姐姐吧?"

  “…….”

  好像知道你想要什么。

  "嗯?"

  “…….”

  无论怎么避开视线,也离不开闪闪发光的视线。

  "哦,姐姐呀………?”

  嘴唇没掉好,但我好不容易开口了。

  就是那一瞬间。

  "啊啊啊啊!"

  女主角一把抱住了我。

  "……嗯?"

  因为坐在埃尔诺埃塔姆的膝盖上,所以身体没有太大的晃动,但有点吃惊。

  "我从以前开始就非常想要妹妹……!”

  "嗯……?"

  眼睛一闪一闪的女主人公紧紧地抱着我。

  '什么情况?'

  这时候的女主人公,不是有点忧愁吗?

  我记得母亲去世没多久,所以有一段时间很忧郁的描写。

  "哇,好柔软啊。"

  看着面带笑容抚摸我脸颊的女主人公,我的嘴角也变得软软的。

  比悲伤好多了。

  我喜欢女主人公。

  虽然只是活着,但是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经历完全不同的悲伤,开朗、堂堂正正地受到所有人的喜爱生活的女主人公很好。

  一开始只是<听说领养了孩子是错觉!我只是看了题目才进来的。

  因为刚出生为女孩,受到不公平待遇,像丑小鸭一样生活的我,应该差不多。

  浪漫幻想小说大部分都是以大团圆结局结束,所以抱着自我安慰的心情开始的小说。

  "妹妹是最棒的……, 爷爷怎么没说有妹妹呢? 要是你在的话,就不会苦恼了。 真的太可爱了。”

  看到不知是否感到羞愧而呼噜噜称赞的女主人公,我不由得说不出话来。

  真的一点黑暗也看不见。

  《领养觉》的女主人公总是在黑暗中寻找一线光明。

  在诸多缺点中,也一定会找出优点。

  "果然女主人公没有变化。"

  看着总是活跃在活字里,成为我憧憬对象的女主人公在眼前移动,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是直观原作的机会吗?'

  反正我是等埃尔诺埃塔姆厌倦的话就会离开,但是到那时为止不是可以在旁边观看原作的机会吗?

  嘟嘟囔囔、冰冷,再加上只在需要的时候利用女主人公吃饭的埃尔诺埃塔姆,逐渐和女主人公一起吃饭,送礼物的变化之始!

  "当然,到最后也不会像其他小说那样成为女儿控……….’

  事实上对于期待这些的我来说多少有些遗憾。

  《领养觉》的故事展开,很多主演和配角向女主人公吟诵了各自不同意义的爱情。

  但是,埃尔诺·埃塔姆直到最后也没说爱女主人公。

  "你是舅舅的女儿吧?"

  "嗯。"

  我一边回答一边观察埃尔诺·埃塔姆的眼色。

  幸亏埃尔诺·埃塔姆安静地坐着,像往常一样捏我的脸颊。

  有一段时间我想成为女主人公。 为了像女主人公一样行动而努力过。

  我以为那样的话,家人们会喜欢我的。

  但是我所梦想的一切都是假象,我不是女主人公。

  突然,我想让女主人公和埃尔诺·埃塔姆的关系变得更加牢固。

  想超越原作小说。

  所以让女主人公比原作更加幸福。

  "啊,我现在要走了!"

  突然想到的计划让他一下子从膝盖上跳下来,埃尔诺·埃塔姆的眉间出现了微小的裂痕。

  "哪里?"

  "回房间去."

  "这么快?"

  "是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 我弯下腰,碎步朝门走去.

  "女儿。"

  "什么?"

  "昨天说好一起吃饭的,没去成,饭吃好了吗?"

  刚出门的我的脚步突然停住了。 我立刻满脸堆笑,转过头来看着他。

  "是的!我喝过了!"

  有了目标,就有理由再多呆在这房子里。

  "虽然最长也只有半年……….’

  即使这样,到那时为止,也要成为不麻烦的孩子。

  "……是吗?"

  "是的!"

  像往常一样,带着如画般的微笑的埃尔诺·埃塔姆的嘴角微微往下,遗憾的是,这个时候的我没有察觉到。

评论(1)
热度(13)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