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本想成为忠诚的剑 227-229

第227集

  接着是奥妙的沉默。我呆呆地看着他,充满了我的视野。

  因为连灯都不亮,这里的光只有过滤医务室窗户的橙色阳光。

  利奥背后沐浴着阳光,浓重的身影,他的脸像是一颗颗细细捏成的雕塑,光亮和黑暗。

  “绝对不会叫姐姐”

  “不要把我当成孩子,就算死了也叫我名字”的时候,感觉就像个孩子。

  以她的意志泰然自若地称呼“姐姐”的现在看起来很成熟。

  我瞥了一眼,看了看那只不强壮地握着我的手腕的手。只有我用两只手才能抓住。

  “……长大了不累吗?”

  我曾经光滑地伸进一只手的小而细的手和现在的大而粗糙的手之间有很大的隔阂。想起他和我之间的空白,又抬头看着他。

  “怎么能用累来形容呢?我用我的手招来灾难,血和硫磺使我窒息。不幸是我的上帝。”利奥用斜坡般的角度扭动着嘴角。

  许多人认为利奥是个无法挽救的怪物,因为利奥杀死了他所有的兄弟,他登上了王位,但我不这么认为。

  “因为我,我珍贵的人死了。你要保护我?我讨厌这样……我不想再失去它了。”

  我看到的利奥是一个一戳就流血的人。

  虽然他的道德标准与平庸相差甚远,但并没有达到人性被抹杀的程度。

  走在血淋淋的路上,他一定很痛苦。

  杀人之后,就不能再回到之前了。前后像白天黑夜一样分开。这就是夺走某人呼吸的代价。

  “自从夺回王位后,现实中的任何人都不能再欺负我了。但在梦里不是。”

  利奥的嘴角微微颤抖,荧光清晰,宛如夜海中的水母,浅绿色的瞳孔闪闪发亮。

  “每当过去的亡灵欺负我时,我呼唤的不是上帝,而是你的名字。我祈求人类的保佑,而不是怜悯离弃我的神。你是我所认识的最强壮的人。”

  利奥用一只没有夹住我的手腕的手慢慢地把我的刘海捋了一下。粗鲁但温柔。

  “我因为对你的感情而经历成长痛,因为你说的话而成长为养分。我想你这么长时间了,舒舒。”

  利奥的笑容比阳光更耀眼。

  “……这样的称呼,直到登基为止一次都没来过?有些迟到了。“

  感觉浑身是痒痒的棉球,有点磨蹭,然后又胡说八道地推着利奥的胸脯,自然地站起身来。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前头叶旋转,然后砰的一声掉进了心脏。

  “我没有办法。我不能以没有登上宝座的寒酸面目去找你。“

  结语低声细语,但我耳边确实听到了。我皱起眉头

  “我不在乎你是什么样子。”

  “我在乎,我想要我对你来说只有好的一面”

  利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向我伸出手。

  “明天再听。我先带你回宿舍。“

  为什么只想给自己一个好的样子呢?

  我突然产生了疑问。

  因为我很重要?是可以这样总结的心情吗?我慢慢地思考这个问题,握住利奥的手。

  “是的。你来带路吧。”

  利奥是我在这里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利奥在去住处的路上给他介绍了王宫。

  阿塔拉的王宫金碧辉煌,让原以为已经习惯了华丽的事物的我也夺走了视线。

  直到那时,他的手还紧紧地握着,一直没有松开。

  有时看似侍从或官僚的人经过时,为了避免引起非议,他会悄悄地抽出手来,但经过后,利奥又像刀一样再次握住了手。觉得很可爱的我就乖乖地被抓住了。

  当视线到达某处时,我突然停住了脚步。

  “为什么,你想要什么?你能取下珠宝吗?“

  “不,那个……”

  同样停下来的利奥用目光追逐我指尖指向的地方,嘴角紧固。

  王宫喷泉前有一座人状雕像。这尊雕像是王宫众多装饰品中尺寸最大的,它用高贵的大理石,每一根头发都很细腻,看起来像是在呼呼地移动。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雕像下方写有作品名称的金板。

  “那是你的奶妈吗?”

  【蕾莎】

  上面清楚地写着我认识的名字。

  我生疏地看着雕像。“精灵之夜”中没有一句蕾莎外妙描写,我现在可以猜到蕾莎生前的外表了。

  用洁白的大理石表现出苍白的皮肤质感。细细捏出的鼻梁上斜着留下的长长的疤痕。像狼兽一样的阴冷耿直的印象。甚至是镶嵌在双眼的葡萄色紫水晶。

  利奥的英雄呆在这里,用凉爽的大理石。

  “是的。这是我的奶妈。“

  啪

  小声回答的利奥慢慢地站在雕像前。

  他仰望着蕾莎那毫无感情的脸,脸上洋溢着怀疑、怀旧和痛苦。

  “她要求报仇。他说:“我不是王子的奶妈,而是为国王奠定基础的臣民。”

  蕾莎可能是为了给利奥创造活下去的动力而使出了强烈的冲动,但对年轻的利奥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来。蕾莎仍然是利奥的创伤。

  “我现在是国王了。我可以答应她的任何请求。把这个塑像竖立在阿塔拉战国,在史书上记载她的名字,让大家记住,你会满意吗?”

  利奥轻轻地垂下双眼,摸索着金板上雷莎的名字。

  嫩绿的眼睛上,因伤口裂开的碎片在光线中闪闪发光。

  “到时候你会为我感到骄傲吗?”

  干裂的嗓音就像长期干旱的干涸土壤。利奥的身体和思想都一下子长大了,但精神仍然是个渴望爱和人情的孩子。

  是缺憾。

  “利奥。”

  “别担心。我只是说说而已。”“看这个雕像不难受吗?”

  对利奥来说,蕾莎是创伤本身。他把刺激创伤的东西放在宫里最显眼的地方的心情,我不忍想象。

  利奥转过身来看我。雪白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优雅地飘动着。

  “……这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不要忘记蕾莎。”

  我又从痴迷地喃喃自语的利奥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影。

  “夺走生命的重量,一定会一去不复返……夺走生命的重量,一定会一去不复返……

  利奥很像失去卡拉肖时的我。

  “你认为你的苦行能让你的罪过得到宽恕吗?你甚至看不到死者。“

  利奥眼睛一闪。他毫无保留地表明雷夏是他的逆鳞。

  “那除了这个还能做什么。”

  “再想一想。蕾莎想让你难过吗?“

  “……你懂什么?”

  “懂什么?我只是随便说说。”

  我厚颜无耻地回击利奥,利奥变得很锋利。他似乎很无语,瞬间打破了警戒,看着他露出了虚伪的笑容,嘴角缓缓上扬。

  “我有一次杀了我的师傅后,觉得自己越难受,罪就越被赦免,像疯子一样冲入死地。”

  “……什么?”

  “总而言之,没有什么变化。虽然心里还是不舒服,但师傅的死还是让我难过,来到我梦里的师傅并没有原谅我。我受尽了折磨,把自己翻了个底朝天。“

  自从卡拉肖的那次,在家里像个废人一样生活了一段时间。在阿丽娅的劝阻下,在冬天重新开始工作的我,有一段时间只处理了一些不合自己分寸的任务。就像想死得发疯一样。

  我以为这会是我的赎罪,但不幸的是,没有好转。

  “对不起,我知道你的妈妈对你很重要。我希望你不要勉强忍受痛苦。“

  我抚摸了一下利奥的头,因为他听到了我从来没有说过的过去,似乎很困惑,脸都皱了起来。

  时间不是灵丹妙药,但可以镇定。我现在也可以跟他说话了。

  利奥紧咬着嘴唇。

  “……到了这个年纪还没克服,真让人寒心。”

  “哪有这样的?你觉得普通人如果像我们这样的用户一样,连续一周感冒,而不能用精神来战胜感冒,你会觉得很寒心吗?“

  每个人需要的时间各不相同。快不疼,慢不弱。最重要的是,利奥所经历的痛苦是他所承受的。

  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说。

  “迟到也没关系。不要硬着头皮去面对和记住。做好心理准备再面对也不迟。亡者不会离开嘛。等你准备好了。“

  这就是死者的温柔。与那些不耐烦、生动的活人不同,他们在原地耐心等待。坟墓上没有脚不也是因为那个原因吗?

  死者并没有改变,而是以当时的样子停留在那里,停留在那个时间,停留在那个时刻。这是唯一的安慰,也是最大的悲剧。

  “暂时把雕像盖起来。等你准备好了,再见面打个招呼。”

  我想起凯撒仁慈的红眼,叹息般地笑了。

  “有些东西就像小时候的麻疹一样,得过一阵才能过去。等你病够了再面对。”

  “爱和善良可以付出多少就付出多少”这句话一点都没错。就像我在凯撒无条件的关爱下,成为了一个可以更成熟一点安慰某人的人一样。

  利奥低下了头。宽阔的肩膀在那一瞬间被无数的行李压得很窄。

  就当没看到顺着白色脸颊落下的透明水柱。

第228集

  我的宿舍比舒适更豪华。

  我在利奥的引导下走进房间,向里面呆呆地望了望。

  “又大又好。”

  “是吧?”

  “它位于你的宫殿里。”

  “没错。”

  “就在你的房间下面。”

  “呃,哈”

  “你笑吗?笑什么做得好?”

  “无情啊。”

  我狠狠地砸在利奥的后脑勺上,利奥脸上带着羞涩的微笑,像一朵沾满露水的花朵。利奥咯咯地笑着,不知道有什么好处。

  “你和我关系特别,为什么不向报社举报呢?”

  “会在在报纸的头版吧”

  “标题应该也应该很刺激吧?”利奥摇摇晃晃地走进房间,一屁股躺在巨大的床上。就像是自己的房间一样厚颜无耻。

  “没想到会把自己的宫殿当成宿舍”

  我扶着额头。

  它通常被称为阿塔拉王宫,但里面有许多不同的宫殿。从侍从居住的宫殿到举行舞会等大型活动的宫殿。

  在众多宫殿中,最受重视、比任何地方都更重视的当然是位于最深处的利奥宫殿。

  除了我,索拉蒂尼的志愿军还呆在南宫。把宫殿让给全体志愿军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待遇了。

  其中我干脆分开睡

  把宿舍让给了基宫,是好不容易往返于船边的好意。

  ‘国王把自己的宫殿让给客人,意思是抹去莫逆之交,这是我……第二个意思。’

  这是对渴望八卦的社交圈说“给你喝吧”然后开香槟的行为。

  “怎么不像你?我不在乎人们的吵闹。“

  在我床上滚来滚去的利奥猛地站了起来。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每个把你名字挂在嘴边的人的头放在银盘里作为礼物送给你。”

  红唇勾勒出的笑容蕴含着孩童般的天真烂漫,更让人毛骨悚然。我惊恐地摇摇头。

  “算了。是因为你嘛。就怕人家对你胡说八道。”

  “我?”

  利奥伸直了腿,背靠在床铺上。他在床上杂乱的样子是色,情的。

  “那些可能的人,在即位的时候应该都杀掉了。”

  “对不起。有时我忘了你是个暴君。“

  那充满真诚的话,我马上就想通了。

  “如果包装成给志愿军国宾待遇的意思,可以让出自己的王宫。”

  来之前速成学习,不是史无前例的事情。我就此想通了。

  只要利奥没有损失,我不在乎背后对我说什么。

  “我要在那里滚到什么时候。别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床上,斜视着占着我床的利奥。

  北部的袭击发生后,怕再有袭击,发疯似的警戒着,一宿不睡地转移过来。虽然在紧急到来的时候并不知道,但一看到宿舍就感到疲惫不堪。

  “嗯哼。一起睡吧?”

  “别发疯了。”

  “真的太过分了。”

  利奥躺在床上,坚决地摔了一跤,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发牢骚。我脱掉鞋子躺在床上。

  “你要马上睡觉吗?”

  “是的。”

  站在我旁边的利奥弯下上身,帮我整理了我的额头上的头发。他的手像放在室温下的凉茶一样凉爽,心情很好。

  “那你会同意晚安吻吗?”

  他低头看着我,表情像个坏孩子。我半闭着眼睛,抬起头来。

  “要么试试。”

  “哈!”

  利奥爽快地笑了起来,向我俯身。

  然后亲吻鼻梁。

  “晚安。辛苦了。”

  伴随着低沉的低语,我像被什么东西拖住似的,酣睡了。

  我照样伸展,一觉没醒,睡到早上。也许是她久违地起床,在侍从们的帮助下吃了一顿轻松的饭菜,副官乔纳森找到了我。

  “您平安吗。”

  “是的。早上好。“

  乔纳森用正式的问候打开了话匣子,接着做着硬邦邦的报告,他的黑色眼睛往上滚,然后瞥了我一眼。短时间内观察,那是他看我眼色的行为。

  “有什么疑问可以问啊。”

  我放下装有红茶的茶杯,先开口了。沉默片刻的他缓慢地开口了。

  “你和阿塔拉国王认识吗?”

  这是意料之中的问题。从利奥对待我的态度到把自己的宫殿让给自己的住所,从情况来看,初次见面是更奇怪的情况。

  “是的。老朋友。”我坦率地回答。没有必要隐瞒。乔纳森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是不是亲友?”

  “什么?”

  “有一位大哥,我很依赖他。”

  “因为是认识的哥哥”

  我仔细聆听多乔纳森的话,觉得很突然。他在我面前除了公共的这个八卦,从来不开口,所以这几乎是第一次听他说话。

  “那位大哥看着指挥官的时候,也一定是那种眼神……

  若有所思,自言自语的乔纳森和我对视了一下,僵硬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没什么。就当你没听见吧。”

  ‘让人生气的是说了又说’。

  我挠了挠脖颈。虽然有点不对劲,但仅凭听了几句话并不能推断出内容,而且也不能再追问,所以决定跳过。

  “今晚有欢迎宴会,明天有和阿塔拉一起的会议。”

  “然后呢?”

  “然后,我们将前往会议决定的北部最有可能入侵的地区。”

  乔纳森的报告总是很清楚。是时候证明他的能力了。我满意地点点头。

  “哦,还有   。”

  我看着乔纳森,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以为他还有什么要听的,他接着说。

  “有空的时候可以去看看色列侬皇子。”

  “啊。”

  我简短地叹息。

  我睡得很香,忘了和他打招呼。

  “这是谁?你是一个无情的老师,你有机会告诉我你已经成为指挥官了,但你却只字不提?“

  我手挽着手,躲开了视线。塞列农很记仇。

  “……这是个惊喜。你不是说你会想念我吗?“

  “你到阿塔拉的当天,始终没有来找我。你知道你有多惊讶你的老师会和你一起来吗?”

  他可能是已经严阵以待了,指责声不绝于耳。我觉得自己被人打了一顿,就像个慢性子一样恭恭敬敬地待着手合拢。

  “对不起。原谅我吧。”

  即使是想要惊喜,到达后也应该告诉他,但他还是睡着了,直到第二天的今天才露脸,所以无话可说。

  赛列侬稍微放松了一下,叹了口气,把我的刘海捋了一下。

  “喂,公女!不,我现在应该叫你指挥官!“

  轻浮的声音打断了赛列侬的马。赛列侬的脸皱了起来,好像被纸用力了。

  “指挥员的糖饼来了!”

  带着温暖的新星力一下子变得更近了。在色列农的身后,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脸上飘散着短短的银发,嬉皮笑脸。

  是朱利安。

  “好久没见了。”

  就在我正要跟他打招呼的一刹那,一个细微带刺的声音快了一步。

  “这段时间平安吗,朱利安大臣。”

  赛列侬打招呼的语气中包含着“明确的警戒”

  “这是谁啊。”

  深邃的眉眼下闪现着淡紫色的瞳孔。温顺的朱利安的气息迅速凉了下来。

  “看到这里就更高兴了,哈。”

  狡猾的尤利安鞠躬。塞列侬在接受问候时,表情也不太好。

  “两人的关系不好吗?”可能是在用惊讶的眼光交替看着意想不到的组合吧,比平时摇摆不定几倍的尤利安在我和赛列侬之间自然地撞了进来。

  “指挥官怎么了?”

  “徒弟见师父需要特别的理由吗?”

  “但我们的指挥官是个非常忙碌的人。如果你的工作结束了,你最好去看看。”两人之间打起了冷冰冰的斗气。

  皇子和大臣官两人的实际权力几乎是相同的——尤利安之所以尊,毕竟是因为他是讲究礼的神庙中的一员——所以更加激烈。

  ‘我是借口,只是想两个人吵架’。

  “不要因为我而吵架,两人都……!”这样的俗套台词,可以明显看出两人的目的不是我。

  我变成了鲨鱼大战中夹在一起的鲸鱼,我用冷冰冰的眼睛看着两人,两人即将向对方发起冲击。

  “大臣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呢?说得好像和老师有交情似的。“

  “说是社交圈的信息通,应该都是谣言吧?”你还不知道我和指挥官是什么关系吗?”

  朱利安冷笑着转过身来。

  我用恳切的眼神表示不要把我卷入两人的争斗中,但朱利安不顾眼色和鬼斧神工的话题,向我走来。

  “师傅,难道……?但那人肯定是阿丽娅公主……”

  塞列农露出惊愕的表情。我立刻明白他误会了什么,就疯狂地摇摇头,但尤利安没有帮我。

  “我是指挥官最心爱的糖点心吧?”

  朱利安笑得很灿烂,把手放在下巴上,做了个花萼,揉成大大的身躯,把头伸到肩膀上。淡紫色的眼睛晶莹闪闪。

  “你终于疯了吗?”张开嘴看着朱利安的我对朱利安低声说。他回答说,头像一只撒娇的猫,在肩膀上蹭蹭,声音低沉,与行动不相称。

  “请在那个人面前树立自尊心。求你了。我不想输。“

  她那尖尖的眉眼显得非常恳切。也许我还有些犹豫,塞列侬咬着嘴唇,用拳头猛击着自己的胸口。

  “我,我可以比他更黑!”

  我对破格的发言怀疑耳朵,睁大了眼睛。色列侬那双灰蒙蒙的蓝眼睛就像被抛弃的狗一样让人心疼。

  “能不能把我排除在外,跟我吵架?”

  我神志恍惚。感觉自己成了狗和猫合祀失败的主人。

  是不是被隔着我咆哮的两个人用海绵抢走了水速。

  啪啦啪啦。

  “什么……”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等一下,这个人为什么在这里?”后来才感觉到气息的我吓了一跳,猛地转过头来。他不应该在这里。

  在我的反应下,尤利安和塞列侬也跟着回头看了看那个人。

  剪得整整齐齐的黑色短发。清澈的天蓝碧眼。即使说是住在寒冷贫瘠的北塔上的女巫,也会让人信服,给人一种冷冰冰、漫不经心的印象。

  卡西亚,皇宫骑士团的骑士。

  “……我妨碍了一场痴情之战吗?”

  她错过了水瓶,就像把涩柿子硬塞到嘴里的人一样,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

第229集

  “不管你想什么,都是误会。”

  我猛摇头,推开尤利安靠在我肩膀上的头。虽然不知道卡西亚为什么会在这里,但首先要向即使误会也很坚定的卡西亚解释。

  “训练官,不,我今天知道指挥官有很强的男性倾向。”

  “不是!”

  看着面带酸涩表情的卡西亚,不由得提高了嗓门。我咬牙切齿,回头看尤利安和赛列侬。

  ‘是因为你们才变成这样的吗?你们做点什么吧!’

  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心想这是什么祸端。

  接过我的眼神,眼睛湿透的尤利安果断地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是谁,但我和指挥官不是恋人。”

  “没错!”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既然说得很清楚,误会就能消除了。

  对此嗤之以鼻的尤利安像个孩子一样把我的胳膊紧紧地抱在我的怀里。

  “我是单方面依附于指挥官!”

  “你真的疯了吗?”

  我差点发出一声尖叫。也许是我带着鄙夷的眼神斜视着尤利安,塞列侬向前迈了一步。

  “是的。让我把它放在这里。我和这位不是恋人。”

  塞列侬自从成为我的弟子后,就一直和我有绯闻,她的表情就像戒掉厌倦的东西一样坚决。我抱有一线希望,相信她会像那个疯狂的尤利安一样,把事情收拾得一清二楚。

  “请大家记住,我和老师不是恋人这种脆弱的关系,而是连入灵魂,绝对不能分开的牢固的关系。”

  “见鬼,更奇怪嘛!”

  世界的正义已经死了。

  卡西亚现在皱着脸,就像一个嘴里塞满柠檬果肉的人。

  “这不是什么令人好奇的信息……是的。我希望你今天过得很愉快。“

  在公女、大臣官和皇子面前依然理直气壮的卡西亚,咕哝着一声不严肃的声音,试图让坤座离开。他的态度是,对这种情况也不太愿意插手。

  我急忙抓住她。

  “你先听我说。”

  “素有英雄豪杰明争暗斗之说。我不会打扰你的,请不要打扰我。“

  “不是!”

  我都快发疯了。

  “也就是说,指挥官和皇子我下是师生关系,指挥官和大臣官只是朋友关系。”

  “当然。”

  “老实说也可以不声张……

  “请相信我。”

  卡西亚用怀疑的表情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在我的恳求下耸耸肩,点点头。虽然他的表情仍然很不满意。

  “顺便问一下,卡西亚爵士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坐在树荫下的岩石上,迎着凉爽的风,在真正的之后才问。冬天渐渐成熟,天空一直阴沉沉的,久违的太阳升起,让人放松了心情。

  “皇宫骑士团支持去阿托拉的兵力,我就报名来到了一线。”

  “原来是这样。我不知道士兵的名单,因为我还没来得及确认。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卡西亚清澈的蓝眼睛滚动了一下。她瞥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转过头来。

  “……我觉得这会是一次很好的经历。绝对不是因为指挥官。“

  “是因为我啊”

  经过反复试验后,我像沙沙一样过滤了卡西亚的粗鲁话语,能够听懂原本的意思,我偷偷地笑了笑。现在,不诚实的卡西亚看起来很可爱。

  “你们认识吗?”

  朱利安盘腿坐在另一块岩石上,大口大口地吃着从口袋里掏出来的葡萄干面包,他倒了头。靠在树上,手挽着手的赛列侬轮流看着我和卡西亚。

  “我知道你是皇宫第一骑士团的正式骑士,对吗?”

  “是的。”

  “黑头发,蓝眼睛……好像每天都向老师挑战的无知的骑士就是你啊。”

  由于塞瑞农的正确贯彻,卡西亚有点害羞地挠了挠后脑。对“无知”的声音做出这样的反应,可见卡西亚也不是正常的。

  “好奇妙的组合啊”

  我忽然环顾四周。在阳光照进来的大树的树荫下,塞列侬、卡西娅和尤利安在一起。

  我们的共同点只有“阿塔拉志愿军”。虽然两人的交情并不深,身份也各不相同,但他们自然而然地聚在一起,让人觉得特别有趣。

  “这是我第一次到他国出征,当时很紧张,但三个人一起,我很安心。”

  我发自肺腑地说。

  三个人的依靠各不相同。像是把维生素A、B、C按种类带了回来,不由得露出满足的笑容。

  “我是在神殿激烈竞争中被选中的指挥官专用可爱等。”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请放心!因为有尤利安!”

  朱利安甜甜地眨了眨眼,用食指戳了戳自己的脸颊。

  “你为什么那样生活?”

  回去的话一定要去一趟医院。我会把你介绍给一个好地方。我真心挂念你

  “

  平时也会根据身份差异做出礼貌之类的狗,朱利安看着他露出真心鄙视的表情,而赛列侬则像是感到恶心似的皱着脸捂住了嘴。

  当然,古时以耻辱换铁板的尤利安丝毫没有受到打击。

  “你们今晚会参加宴会吗?我必须参加。“

  我努力改变话题。手托下巴,苦恼片刻的朱利安点了点头。

  “没有什么可做的,我要去。应该有很多好吃的吧?”

  “我也想去。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宴会,所以我希望你能参加,因为这是正式的。“

  我以为我应该孤零零地呆着,没有熟人,但还好。

  卡西亚眨了眨眼睛,不情愿地望着地面。

  “我是平民,去不了。”

  “啊。”

  我简短地叹息。

  在欢迎宴会上接纳全体志愿军是不合理的,因此只能以贵族身份参加。卡西亚对不能去似乎没有什么感触,但我平白无故地失落了。

  “人多的地方我不太喜欢,算了。”

  “我还是想和你一起去……如果卡西亚爵士不介意的话,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对我的建议,卡西亚略带惊讶地看着我。

  本料到会因为说废话而被一口回绝,但出乎意料的是,卡西亚表现出犹豫不决的神情。比像是竖起毒刺的刺猬的钱好多了。

  “如果作为同行人去的话,我的行为对指挥官来说可能会成为什么人吧?”我不懂礼法,也不习惯宴会。“

  “这有什么关系。”

  我扑哧一笑。担心私事,觉得不像卡西亚,但又好像在担心我,心情变得很温柔。

  冷风从东方吹来,吹我和她的黑发

  弄乱了球。

  “我想和你一起去。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对我来说,重要的不是那些无名之辈,而是卡西·阿爵士。所以,如果你不讨厌的话,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我温柔地笑着问。

  忘了。

  黑色睫毛像幕布一样垂下,快速移动。卡西亚呆呆地凝视了我一会儿,顿时脖子都红了,急忙从我身边退了出去。

  “嘿,你想对我做什么!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我喜欢比目鱼贵族吗?“

  “我说什么   

  “虽然我看起来很会写字,但对于已经经历了4次瀑布修炼,掌握了5个精神控制技术的我来说,这种做法是行不通的!”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能知道有什么很相通的。’

  我看着和苹果没有什么两样的红红的脸,像一个驱赶魔鬼的新娘一样发怒的卡西亚,自己完成了理解。

  “我知道他为什么感冒了。可怜的家伙……•“

  我无视尤利安不明白的自言自语,问卡西亚。

  “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她别生气,咬紧嘴唇,洁白的脸颊上含着桃红色的水。

  “……并不是指挥官说走就走的。因为我很好奇阿塔拉文化,我觉得这会是个很好的经历……

  “当然。当然是这样。”

  我一时想取笑卡西娅,但我觉得如果那样,我就会离开这个场合,参加宴会什么的,所以我欣然接受了。

  她刻薄地转过头来,却没有厌恶的神情。

  “哦。”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转过头来,听到身后传来的熟悉的动静。

  “好像朋友很多,但还是会把第一支舞给我吧?”又一次吹来的风,让冬天也飘扬着一棵绿油油的神秘大树的树叶,其间飘扬着酷似白狮鬃毛的洁白头发和深绿色斗篷。那一幕美得没有真实感,我凝神看了一会儿。

  在自然的色彩中,独自是人为的。与深蓝绿叶相似的系列,但与之完全不同的嫩绿的眼睛正直视着我。

  “拜见国王陛下”,最先了解情况的色列农连忙鞠躬。尤利安、卡西亚跟着礼貌,我的反应最慢。

  利奥傲慢地不回答问候,大步走了过来,在我面前站了起来。

  “是吗?“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他狡猾地弯着眼角.“

  “……拜见国王陛下。”

  我先说了句客套话。即使是最可靠的熟人,他也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对利奥虚张声势。

  “看到你在我面前彬彬有礼并不坏。我是说,尊重也很刺激。理想取向?”

  利奥摸着下巴看着我,带着笑意低声说。虽然声音很小,但很明显地插进了我的耳朵。

  “你在这里做什么?”

  虽然被破格的发言吓了一跳,但还是以平常心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进行了应对。利奥看着我躲开眼睛,低声笑了笑。

  “是命运引领吗?当我散步的时候,我的脚步朝这里走去。“

  这里是志愿军们居住的宫殿前的野外,散步时就到了也不无道理。

  当然,如果对象是没有任何护卫前来的国王,那就另当别论了。

  三个人莫名其妙的目光都在背后刺痛地涌上心头,而离他们更近一步的利奥一下子低下了上身。

  “所以第一支舞呢?”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刺痛。本能地停止呼吸的我,立刻放松身体,扑哧地笑了。

  “除了你,还能给谁呢?”只有你。“

  刹那间,我开始担心人们的视线,但现在我想,这些都有什么关系。

  反正我以后也能看到和对话的人不是那些不知名的人,而是你,只要你没事,就不用管什么绯闻了。

  利奥是我在异国他乡最重要的人。

  “那我就高兴地收下了。如果你和你的新朋友谈完了,我们就回去吧?即使是礼服的风格,我也想做得轻松一点。”

  利奥满意地笑着,把手伸向我。强调“新朋友”这句话的他似乎是在炫耀他比三个人有更长的交情。

  “可以先走吗?”

  我考虑了一会儿。

  正准备回头看后面三个人的一刹那,利奥用另一只手轻轻抓住了我的脸颊。戴着露出无名指和小指头的黑色半手套的他的手上能感觉到光滑的布的感觉。

  “看着我。看着我再做决定。”坚定的声音,似乎不允许转移视线。因奇妙的占有欲而燃烧着的双眼,我几乎没有凝视,却低声笑了。

  “还像个孩子”

  利奥站在成熟和不成熟之间。我决定接受他那还没修整过的娇气。

  “好吧。

  我和利奥的手紧紧地咬住了。他好像决不会松开似的,在不疼的程度上紧紧抓住我的手。利奥领着我转着看不见的尾巴。

  “我先进去看看。宴会上见。”

  我微微转过身来,行了注目礼。后来就被领导我的利奥叫住了,但没有人抓住。

  “怎么办……看起来比艾尔更华丽。斯邑……不过艾尔还有处女味。可恶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我得给哥哥发个电报,让他好好管理一下外貌……但既然是同一个国家的国民,会不会加分呢?”不是,反而是远方的人更有魅力……

  “你们两个在胡说什么?把指挥官交给这样狡猾的人的假设本身就不像话,身后仿佛有条尾巴摇的人。”

  两人完全消失后,三人念叨的话是卡什米尔·克里西斯一生都不知道的内容。

评论
热度(1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