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本想成为忠诚的剑 236-237

第236集

  砰!

  我和利奥同时跳上了地面。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在战场上仅凭眼神就能强烈交流。

  “别太嚣张了,给我看看后面!”

  “看后面?我?“

  利奥大笑着挥舞着剑。

  “我也要战斗!”

  和他的眼睛一模一样的荧光淡绿色剑气,在半空中划开了一大片。快速飞走的剑气伤害了其中一只狼的尾巴。

  我失笑了。

  我曾经和他一起对付过巴西里斯克,但当时利奥只是个诱饵,就像我把他都干掉了一样,所以很难看成是一起战斗。

  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和他并肩作战。

  “真像你”

  与莱纳的战斗是一队接一队的合作。他很乐意为我撑腰,协调行动。

  但看利奥的气势,和他的战斗似乎要形成两排暴走、狂奔的架势。

  克阿昂!

  一只狼扑向我的肩膀。我轻轻地转过身来。

  “低头!”

  利奥用笑意大喊大叫,长长地挥舞着剑。

  哇!

  咔哇!

  狼猛扑过去,腹部被利奥割伤,摔了出去。红血四溅,连我的脸都弄脏了。我吓坏了。

  “喂!你不能杀他,疯子!”

  “我没有死。”

  “临死前还不行!你想一到根据地就被赶出去吗?”

  “呸。”

  “那个想要见奶妈一家的家伙……

  利奥把剑披在肩上,啧啧称奇。虽然浑身是血,但他不但不高兴,脸上还洋溢着快乐。

  “好,你喜欢就好……”

  我决定不计较,向那些因同伴的伤口而愤怒地嚎叫的狼竖起了剑。

  “我来抓三个,你就一个……

  “别胡说八道。一定是两个两个。”

  “是的,是的。反正就是抓。”

  “要不要赌?”

  利奥笑得像个坏孩子,毫不犹豫地冲向狼群。

  “谁抓得更快!”

  我吐了一声干笑。把这种胜负赌在剑术大师身上,真让人啼笑皆非。他的失败已成定局。

  “要么试一试。”

  我并不盲目地讨厌勇敢的人。

  利奥对付一只狼时,另两只狼同时向我扑来。

  我冒着杀气,挥舞着剑气向靠近我对面的狼。狼群踌躇不前的时候,适当输出的剑气长长的砍了一只的身体。

  咔啊啊!

  被击倒的狼尖叫着倒了下去,另一只踌躇不前的狼朝我挥了挥前爪。

  徐益翼!

  凶狠的爪子惊险地掠过我的脸颊。顺着割破的脸颊,长长的一道伤口。

  我扭动着身子从空中猛地爬上去,用剑背使劲地砸向狼。

  一声闷响,狼的身体被甩了出去。可能是因为调整力量打得很模糊,幸好被一枪打晕了。

  “幸好没那么强。那样的话就很难制服了。”

  压制比杀死更难。所幸没有伤到危及生命的程度,安心地站起来了蜷缩着的身体。

  “利奥。我--“

  啪!

  响起了尖锐的打击声。我快速地看着那里。

  利奥用剑狠狠地揍了狼一顿,脸上露出无动于衷的表情。

  “你倒下了。

  已经是被压制的对手。这是不必要的暴力。

  皱起眉头阻止利奥的行动,利奥啧啧啧啧。

  “你老想咬我的肋部嘛。”

  “从旁边看像虐待动物一样。”我是不是在催促利奥,什么东西在我的脚背上啪啪作响。

  哼哼……。

  一只狼被打得面目全非,看起来很凄凉,发出一声可怜的叫声,在我的脚背上蹭着我的鼻子。

  我的眼睛都湿透了。

  也许他想从我那里得到一张同情票。

  “原来不是狼,是狐狸仔。”

  “哦,有点。”

  握住利奥的手,利奥要从剑鞘中拔出剑来。他瞪着狼,可能不喜欢狼。

  “这小子我背过去。”

  利奥把狼扛了起来。狼进行了粗暴的反抗,但在利奥粗暴的手一击下,狼变乖了。

  我把帐篷收拾好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是的。我今天睡不着。“

  你这么欢迎我,我想我应该尽快去见你。

  当初离银色狼族根据地已经不远了,所以很快就到了。双手牵着两只狼,拖着它们到达根据地的感觉真是奇妙。

  “你知道怎么进去吗?”

  “不。我只知道这里狼族的踪迹已经断了。”

  我带着些许不耐烦的心情望着眼前的景象。

  等待我们的是入口被石头堵住的洞穴。

  “还是砸进去吧。”

  “你跟银色狼族聊聊

  你想看吗?“

  自始至终都白眼着激进派利奥。他被我的白眼挡住了。

  “喂,你别装死了,起来吧。我怎么进去。“

  利奥把亲自扛起的两只狼中的一只打在地上,用脚啪啪地踢了狼。狼退缩了,但没有起来。

  “出来吧。我会告诉你的。“

  我把拖来的狼适当地扔了出去,把利奥推到一边,蹲在狼面前。

  狼现在不耐烦地发抖。

  “你们辛苦了。突然间闯入者出来,你很惊讶吧?我必须打败它,但它突然被制服了。“

  我拍了拍装死的狼。狼悄悄地睁开了眼睛。

  “但我们必须进去看看。”

  我拔出剑,用剑尖指着门口。

  “门口被打烂了,让大家都很难受,还是你帮忙简单了结好?”

  剑刃上,黑夜汹涌地燃烧着。狼的脸会发青——野兽的脸会发青是第一次知道是腻了。

  “好,你要怎么做?”

  我尽我所能吓人地笑了。狼瑟瑟发抖。

  稀里哗啦。

  而狼的身体开始慢慢形成人类的形态。

  “嗯?”

  原本苗条的前腿和后腿开始变成健壮的成年男性四肢。长长的嘴巴伸进去了,毛茸茸的身体变得光滑了。

  初见水印变化的我惊呆了,望着它。

  “哇,哇,如果你不听,你就把我弄得一团糟!”

  紧接着,一个不知名的狼兽,除了耳朵和尾巴,完全变成了一个健壮的青年,哭丧着脸,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裸体。

  “什么….”

  “疯了,别看那个!”“啊啊啊!”

  利奥挡在我前面,把他的剑从他的胯下扔了出去。惊险躲过一劫的男子显得心疼至极,直哆嗦。

  哦   

  苍白的皮肤,银色、月光、灰烬之间的神秘头发,还有神秘的紫色眼睛。狼兽非常漂亮。

  他神乎其神地盯着他,他羞愧地转过头来。

  赤身裸体的样子非常真实地表现出来,到底是在哪个部分感到耻辱,就不得而知了。

  “干脆现在就杀了吧!我要光荣地死去!”

  “妈的,不要叉腿!”

  自伤双眼的利奥脱下斗篷,把它盖在男人身上。男人就会这样

  不管有没有,继续自己的戏。

  “呵,费霞大人不会原谅的!”

  “我是白沙瓦!在你把它剪掉之前不要动!“

  一个男人的翻身,斗篷的飘动,我觉得如果你把视线转向它,你真的会看到不需要看的东西。我把孤军奋战的利奥抛在脑后,偷偷地转过眼来。

  “我们只想和银色狼兽人见面。只要你打开门,就不会发生流血事件,一切都会好好的结束。“

  大人用语气说服了他。听到我的话,瞳孔微微晃动的男人咬住嘴唇,摇了摇头。

  “啊,我不能告诉你!我们狼族的机密!干脆杀了我吧!”

  “秀秀,你就不能如愿以偿地杀了我吗?”

  利奥把那个活蹦乱跳的男人的腹部踩住,他不耐烦地说着,转过身来看着我。面对纷至沓来的整体困局,差点有人说“这样做”,但好不容易平息下来。

  砰

  “你刚才说的话没听见吗?如果你不打开,我就把它打碎。“

  我想尽量温柔一点,但说不通。我粗暴地把剑插在地上,凶狠地笑了笑。地上隆隆地震动。

  “你觉得我不会砸吗?”

  石头堵得很厉害的入口乍一看就知道有很多魔法叠加在一起守护着,但如果我下定决心的话,也不至于打不穿。

  即使累一点,花很长时间,也一定能打碎。

  “打开,马上。”

  用阴森森的语调威胁道。

  “啊……菲莎大人……”

  一个哭哭啼啼的男人慢吞吞地爬到门口,就像一个本该上天堂却滚落地狱的冤枉众生。

  利奥再次刺痛了我的眼睛,我视而不见。

  有几次,哭泣的人把手放在岩石上。画在石头上的巨大魔法阵闪现。

  “打开吧”

  稀里哗啦。

  这句话让岩石像谎言一样柔软地打开了。我和利奥互相看着敞开的岩石。

  “暗号真的是随便定的啊……

  “既然这样,那就做吧。”

  虽然有些啼笑皆非,但如果是普通人,手放在那块岩石上的意识就会被堵住,所以安保方面应该没有问题。

  “啊,菲莎大人,请原谅我    吧”

  我抱着利奥扔给我的斗篷,背上一个自己一个人拍新派剧的男人,看着岩石那边的世界。然后感叹。

  从来没有想过,在茂密的树林后面,会有这样的村庄存在。

  荒芜的丛林和人类居住的小区合二为一的神秘景象。仿佛打开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这是蕾莎出生的地方吗?”

  “嗯……”

  利奥自言自语,同样有点呆呆地看着那毛湿。我目不转睛地叹息。

  我们设法找到了一个长期未解的谜团——银色狼兽人的住所。

第237集

  “啊啊……”

  “眼泪都流不出来,不要压榨。”

  利奥一针见血地皱着眉头。那个光着身子、只穿斗篷、穿着古怪的男人正被利奥的剑尖威胁着带路。

  “菲莎原谅我  

  “他到底是谁?”

  “呵亿,那家伙,那家伙!怎么能对他这样轻蔑呢!“

  在山洞一半的时候,那人愤怒地转过身来。当我看到新的白色裸身披风飘动,肌肉发达时,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我希望你不要。

  “菲莎大人是你们这些人类都无法触碰的伟大的人!”我们狼族的英雄和领袖!他是狼族的象征。“

  那个大声说话的人似乎对他的上帝很着迷。后来,我听到了一首颂扬的声音,然后流出来,突然想起闪过的东西,我抬起头来。

  “难道在一百多年前的苏人大屠杀中,带领银色狼苏人族到这里来的就是那个叫菲莎的人吗?”

  “什么!你认识菲莎吗?”一个迅速兴奋的男人突然向我探出头来。也许是被她那耀眼的紫色眼睛吓了一跳,她像钓到鱼的渔夫一样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对!是他!拯救我们陷入危机的人!在苏人大屠杀中,你团结了试图分崩离析的银色狼苏人族!所以我把他……!”

  认识不到一个小时,就习惯了把男人的胡说八道当白噪音。我把一个高兴得喋喋不休的男人抛在脑后,陷入了沉思。

  “那个领导还活着啊”。

  这并不奇怪,因为我隐约知道苏人比人类长寿。

  值得一提的是,银色狼兽人是有记载的最大寿命为500年的长寿种族。如果这位首领不是大屠杀期间的老人,即使他还活着也不奇怪。

  “他还是你们的头儿吗?”

  “……所以菲莎说……!嗯?啊,当然!没有比他更合适的领导人了。”

  “那我得给他带路。”

  不知不觉间,走出了通道般的洞穴,来到了绿油油的草原上。广袤的田野,粗糙的丛林,茂密的森林。这种混合在一起的地形是神秘的。

  像是兽人的窑洞,又像是人住的小屋,以模棱两可的形态建造的房子看起来很温馨。因为是半夜,所以看不清,真是美得让人惋惜。

  “我有话要跟他说。拜托了。”

  我不想破坏这和平的风景。我想以谈话结束。

  虽然我知道说了所有要威胁的事情,但我还是郑重地拜托了男人。

  “哼,哼。我知道我会告诉你的。“

  那人总是闪闪发光,看利奥的眼色。

  男人自从进入草原以后就像一只野狗一样一个劲地蹦蹦跳跳。白皙的脸庞简直是无法控制表情。

  “而且这个你肯定不知道吧!”

  突然。

  向前迈出的脚被什么东西绊住了。

  哇!

  一个铁链网从站在旁边的一棵巨大的看不到尽头的树上倾泻而下。

  “哈哈哈!愚蠢的人类!是故意拉过来的!这里有陷阱是……!”

  刺客!

  我迅速发觉剑气,自上而下划剑。

  下拉。

  掉落的网被黑色的剑气干净利落地分成两半,分别在利奥和我旁边无力地散开。一阵沉默。

  “……早知道被你欺负了吗?”

  老实说,当我把它引向角落而不是直通村庄的道路时,就有一种可疑的感觉。

  因为预料到会有陷阱,所以马上就采取了应对措施,但看到像世界崩塌一样一脸震惊的男子,我想他应该会做个陷入网中挣扎的样子。

  “哦,怎么……!”

  “他是不是不知道你是剑术大师?”

  “剑,剑术大师?”

  利奥一脸无奈地看着一个男人,他惊讶地发现这个陷阱太粗糙了,无法抓住“剑术大师”和“剑术专家”,但是我们却没有被抓住,利奥说:“我转过身来。

  “米尔”的名字传遍了整个大陆的各个角落。这不是自我意识过度,而是客观的信息。

  一看黑色就知道是一般的人,对男人的态度半信半疑,又想难道不知道吗,但男人可能真的不知道,睁大了眼睛。

  “那种人为什么要在这里……难道要消灭我们的银色狼兽人吗?”   

  “到目前为止,你听到我说的话是什么?

  嘎?”

  我吐着干笑,皱起了眉头。那个人似乎一点也不相信我们。

  “不能让你们这些危险的人就这么进去!”

  沙沙。

  树叶从头顶上飘下来。虽然是因为凉爽的风而发生的平凡的变化,但我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包围。”

  泰达达!

  就在那人尖叫的同时,五六个人影从树上飞落,把利奥和我围住了

  斯威克。

  “扔掉武器。”我面前落地的大个子女人把长长的爪子伸到我的脖子上,速度快得让我瞬间错过。

  看似中年的她,嘴角长长的疤痕吸引了她的视线。不仅耳朵和尾巴,连手都变成水印画的女子,横跨在人类和猛兽之间,散发出别具一格的感觉。

  她和我之间出现了视线。女人虽然面带与险恶无关的太平表情,但仅凭气氛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我无意中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一股熟悉的气味进入了鼻子。

  “怎么办呢?”

  利奥无聊地转着眼睛给我发了个口信。我没有考虑太久。

  “我不想打架。”

  啪啦啪啦。

  手伸开举过头顶的同时,手中的剑发出清凉的声音落下。

  一直把剑当成一个整体,所以一般都不会放下剑,但现在我们是一个随便闯入的无赖。我知道至少要放下武器,才会有对话的机会。

  “我要代表索拉蒂尼帝国和阿塔拉王国发言。”

  那个女人缓慢地闪动着紫色的眼睛。直立的瞳孔像要穿透我一样,令人毛骨悚然又强烈。

  “先带走。”

  扑哧一笑的女人悠闲地招手。

  利奥和我被带走,进入了一个苏人村庄。他连用约束球捆绑的样子都没有,只是在包围的情况下移动,看来他知道捆绑是没有用的。

  经过一群看着我们闹哄哄的水人,来到了村子的中心。

  “进来。”

  中年妇女摇摇头。她前面是另一个洞穴。

  我觉得我像狼一样喜欢洞穴。

  洞内干净整洁,没有阴湿或潮湿的感觉。中间是巨大的石桌,整体非常舒适,就像是稍微亲近自然的会场。

  “坐下。”

  女人用下巴尖指了指石桌前的两把椅子。

  虽然做好了立即被关进监狱的准备,但待遇比想象的要好得多。我和利奥乖乖就座。

  “列宁。”

  “是的,是的!”女人低沉地说出了她的名字。这时,引导我们裸体穿着斗篷的男人紧张地摆正了姿势,脸色隐隐发红。看起来他叫列宁。

  “去找酋长。来的路上穿点衣服。”

  “什么?哈,但是……

  列侬瞪着她的紫眼睛。就在他想说什么的时候,女人迅速开口了。

  “我相信你听懂了。”

  列宁瞪着眼睛,唉,短声叹息。他狠狠地点点头。

  “是的,酋长!我会请你来的!”

  他飞舞着斗篷,像子弹一样跑了过去。当时看到的白色背影就当没看到。

  “你就是那个黑色的灾难,”那个女人挽着胳膊靠在我旁边的桌子上。不是问话,而是已经确信的语气。

  “我不认识那个叫列宁的人。你马上就知道了。“

  “我一生都生活在这片树林里,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也没有必要知道。但是像我这样生活过的老人,他们都在倾听世界的变化。“

  她笑了。洁白的牙齿个个锋利。

  银色狼兽人逃到这里后,与外界完全断绝了联系,对他们的信息几乎一无所知,对我来说都是新的信息。

  “银色狼兽人族是封闭生活的样子。”

  “因为我们不需要和试图杀死我们的猴子交流。”

  那个女人尖刻地回答。对人的蔑视是基础。

  就像在来这里的路上经过的一样,所有的看守人都带着强烈的敌意盯着我和利奥。这些人就像人类因荒唐的行为而被驱赶到这里一样定居下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女人对我们没有那么敌意,但也没有那么好心。她的态度中夹杂着一点兴趣和本能的蔑视。

  “你是东方王国的国王。”

  女人的目光转向利奥。低头无聊地玩脚的利奥举起了剑。他的荧光绿眼睛闪现。

  “我知道吗?米尔的剑本来就很有名,所以我马上就认出来了。”

  “我在老年人中也算耳聪目明吧。”

  那个女人抚摸着自己的下巴,轮流看着我和利奥。她笑逐颜开。

  “这是贵客来了。”

  是嘲讽还是感叹,语气模棱两可。

  “族长请来了!”

  女人的探索似乎结束了,我正要把探索的结果吐出嘴的一刹那,背后传来列侬洪亮的嗓音。

  一个巨大的画者已经输了,可以覆盖我和利奥。猛地一转头,看到的是一个足有两米高的大个子男子。

  啪,啪。

  大步走过来的男人一屁股坐在我们对面。两个看似护卫队的守卫站在男子两侧。我呆呆地看着那个人。

  良好的风采,威胁性的印象。想象出苏人族的族长时,马上就会浮现出来的形象的男人。

  “你怎么闯进这里来了?”低沉而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嗡嗡作响,像野兽的叫声。我阻止利奥回答问题,和那个人直视了一下。

  “你是菲莎吗?”

  那人的指尖尖了一下。我粉红的瞳孔照在他紫色的瞳孔里,发冷发亮。

  “如果我不是菲莎,谁是菲莎?”我就是这个银色狼兽族的酋长费沙。“

  洪亮的声音在山洞里回荡。

  是人们常常想象的兽人大将的样子,但我空笑了一声。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被定义为理性。虽然无法用思想去理解,但有一种感觉是灵魂的东西。这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直觉,也是我与生俱来的部分。

  “你不是菲莎。”

  这个荒谬的确信源于那里。

  在我毫不动摇的肯定下,男人的瞳孔被蒙住了。我抬头看着旁边。

  “是你吧?”

  一直考验我的紫眼睛和我的双眼合在一起了

  那个女人撕开嘴角。

  “果然。感觉真好。”

  女人的头一碰,自称是族长的男人郑重地鞠了一躬,然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退后了。

  “啪”的一声,女子跳上桌子,摇摇晃晃地走到男人坐的地方,一屁股坐在那里。

  “是的。恶作剧就到此为止吧。”

  女子侧身伸手,守在她身旁的秀仁麻利地把烟袋塞到她手里。

  被别人惹火的那种态度很容易让人觉得傲慢,但在那个女的眼里却被人看见了。

  没有巨大的风采,没有威胁性的脸庞,没有洪亮的嗓音,都已经是主宰者了。

  “答案是正确的,米尔。”

  把长长的烟袋拿到我嘴边吸出来的女人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伴随着喷出的烟雾,刺鼻的烟香四处飘散。

  她紫色的眼珠在洞穴缝隙射入的月光映衬下神秘地闪烁着。

  “我就是银色狼兽族的族长佩西。”

  月光下的她朝我咧嘴一笑。

评论
热度(1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