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本想成为忠诚的剑 238-240

第238集

  “很荣幸见到你。”

  我轻轻地点点头。菲莎叼着烟袋,把烟灌了进去。

  “我知道外面的情况不太好。得赶紧回去吧。让我们省略所有欢迎程序。让我们感谢你没有把现在的情况当作侵略。“

  她隐隐地微笑着,声音却没有一丝暖意。

  回想起看我们的水手们的表情,就觉得没有立刻撕开来是很有勇气的,所以就乖乖地接受了。

  “我们来这里的原因是……

  “等等。”

  嘎吱嘎吱。

  正要打开话匣子,菲莎抬手拦住了。听到背后传来的许多人的脚步声,我转过头来。

  “因为银色狼兽人的传统是,所有事情的决定都由元老会议来决定。”

  浑身起鸡皮疙瘩,心脏大抽搐。

  如果我这么紧张,我不会被责备的。

  走进洞里的中老年人,一个个都是李刚子。从个人能力值的平均值来看,不愧是被称为最强的种族。

  利奥习惯性地握住剑柄,我轻轻地咬了咬嘴里的肉。

  甚至让人觉得元老选定标准是衡量强壮程度的标准。如果和他们发生战斗,那会很麻烦。

  “现在不谈了。”

  进来的人就座时,坐在最上位的菲莎悠闲地托着下巴。

  “先说什么呢”

  利奥摆弄着剑鞘,转过身来看我。我发出短暂的呻吟。

  我们带来了两个问题。利奥的奶妈蕾莎和银色狼兽族的战争参战者,他和我之间有很多意义的眼神交流。

  “从宝宝开始吧”

  不管怎么说,立即要求参战只会引起警戒。首先是展现与蕾莎的交情,打破隔阂。

  点点头的利奥和费莎面对面。

  “你认识蕾莎吗?”

  “……蕾莎。”

  这一带一片哗然。

  “你是说那个在外面的女孩吗?”

  “那些人类怎么……

  元老们用大眼睛斜视着我们,窃窃私语。其中,只有佩莎一脸微妙地坐在那里,没有一丝惊讶的神色,却把桌子砸了个大跟头。

  “安静。”

  这句话打断了喧闹。从这里可以看出菲莎的权力有多强大。

  她抚摸着我的下巴,上下打量着利奥。

  “确实。就在那个年龄。”

  大家都一脸莫名其妙,只有菲莎似乎知道什么。她冷冷地笑了。

  “吃蕾莎血长大的东方义国王啊,幸福了吗?”

  紧紧。

  “不,利奥。忍住。“

  我低声说,阻止利奥要拔剑。

  利奥的手凝视着菲莎,理智的绳子一下子断了,瞳孔异常扩张。她的样子让我心痛不已,但她不能做出无法承受的事情。

  我不停地用力量压住他那只小甜甜的手,回望着菲莎。

  “我们来是想聊聊。”

  菲莎笑着斜着头,“我说错了吗?”嘴角那道长长的疤痕有些歪斜。利奥握住拳头说“压碎”。

  “一个愚蠢的孩子,因为一个和人类朋友的约定而放弃了和种族一起生活。我多次警告他会有危险,但他还是走了……他说他死于你?“

  她说的那些话,是在挑剔利奥的逆鳞。

  当玛娜从利奥身上飞奔而出的时候,我猛地压在他的头上,把他压在桌子上,控制住了他。

  红血从他破了的额头上哗哗地流了出来。利奥眼睛里的焦点消失了,他的身体扭曲得像一条被鱼叉刺伤的鱼。

  “放开我。”

  “对不起。我恳切地低声说。

  即使是我,在与银色狼兽人全体的战斗中也无法确定胜算。利奥的愤怒完全可以理解,但不能等着瞧。

  “是要对话还是不要对话?”如果你不想说话,就说出来。你想打仗吗?“

  即使银色狼苏人族再强大,也不可能做出既不必要又危险的选择。她相信了这一点,冷冷地看了一眼,从烟袋里拍了拍灰烬,耸了耸肩。

  “我不敢开玩笑。”

  “你的玩笑开得太过分了。”

  菲莎那笔直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我。我没有避开她的视线,现在才从真正的利奥身上抽出一点手。

  菲莎眯着眼睛。

  “你以前见过银色狼兽人吗?”

  “什么?突然什么......

  “让我回答你的问题。”

  “……没有。”

  “应该是不记得了吧。”

  面对突如其来的提问,语气语重心长。

  也许是我不理解,皱起了眉头,她挥手好像什么都不是似的。

  “行了。让我们听听。“

  谈话的节奏被她的意思左右了。

  我回过头来看利奥,压住了我们卷入其中的尴尬。

  “该死……

  他一边嚼着脏话,一边擦去掉在额头上的血。

  我对蜂拥而至的歉意握紧了拳头又松开了。不管怎么说,每次看到利奥的额头都会心痛,直到伤口愈合得没有疤痕。

  “就是想见见蕾莎的家人。”

  利奥的声音低沉了。虽然气势汹涌,好像马上就会把人撕裂,但万幸的是,两眼都回到了焦点。

  洞里元老们互相打量。菲莎紫色的眼睛闪现。

  “见面想干什么?”

  “我想道歉。”

  利奥的思绪涌上心头,很快就消失了。眼神变得很清晰。

  “就像你说的,因为我,蕾莎死了,我想当面道歉”,像一生一世的忏悔,像吐血般吐出的遗言,实至名归。

  “……人的主题,觉悟可嘉啊。”

  菲莎失笑了。虽然对人类的贬低没有改变,但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表情。

  她叹了口气,眼睛朝空中转。

  “蕾莎没有家人。他的父母为了从外面的世界获取必要的信息和物资而死于人类之手。我追到最后,问他为什么,他觉得兽皮会卖得很贵。”

  紫色的眼睛带着仇恨变浓了。

  我无话可说,紧闭着嘴唇。虽然仅凭属于某个种族并不能判断什么,但这并不是加害种族对受害种族说的话。

  “是我亲手抚养了独自一人的蕾莎。她是个聪明的孩子,她想过她的下一任领导人罗萨姆。如果不是对外面的世界产生兴趣,然后离开,就会发生这种情况。我没想到这么早就死了。”

  坚硬得吓人的印象刹那间就扭曲了。在那一瞬间,他更像是一个普通人,而不是一个坚强的领导人。

  “回忆就到此为止吧。”很快回来的菲莎嘴角

  她笑了。双眼冰冷。

  “蕾莎没有家人。既然我们知道了,我们就结束了吗?“

  我呻吟了一声,斜视了利奥一眼。

  他呆呆地望着空中,双腿发抖。看来他想得太多了。问我该怎么做,似乎不会得到任何有用的答案。

  “其实还有一件事。”

  既然良心没有长毛,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说出这句话,但还是要说。这也许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部分。

  放下烟袋的菲莎眉毛一翘。

  “说吧。”

  “你知道现在外面发生了战争。”

  元老们之间轻轻的闹了起来。就像费莎所说的“上了年纪的人倾听着外界的消息生活”一样,大家似乎都知道了。

  菲莎点点头。

  “是的。北方人发动了战争。他们不仅消灭了其他种族,他们自己还打架。人类真好笑。”细微的嘲讽语气让人无话可说。

  其他种族与自然和谐地生活在一起,而只有人类伤害了自然,选择了同归于尽而不是共存。

  “即使这样也会遵守的。”

  我所爱的人也是人怎能恨他们呢。我现在还在为拯救那个愚蠢的种族而孤军奋战。

  我像落在滴水下的海绵一样,抱着越来越重的心,艰难地开口。

  “北方人想用魔爪发动战争。你知道魔兽会发出魔力。他们的血液污染了土地。“

  赢得北方战争是一项议程,但这不是唯一的问题。由此产生的魔兽尸体如何处理,也肯定会成为以后的问题。

  “如果战争的范围比想象的要大,魔兽们会侵犯到这片森林呢?”如果北方在战争中获胜后开始超越帝国,甚至开始觊觎这片森林,你会怎么做?当土地的污染开始蔓延。”

  土地是连在一起的。如果北方获胜,帝国将无法完全净化污染的土地。那麻气就会蔓延开来,蔓延开来,侵袭到这片森林。

  “即使是这个地方,在战争中也不可能完全安全。你知道的。”

  它不能永远是排他性的。他们也是大陆的一部分。

  费莎托着下巴,用一个手势让喧闹起来的周围沉默了。

  “所以结论是什么,”我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面对她。

  “帮我们参战吧。”

  那一句话说完,洞里乱成一团。

  “太厚颜无耻了!100多年前的惨剧好像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那时候我们被人类羞辱了多少啊!”

  “难道不喜欢的时候就屠杀,需要的时候就请求帮助吗!”

  头自然低下了。他们的怒火经年累月,积重难返,如此浓重。

  让这样的人参战,我想也是很恶心的行为。

  默默地低着头只望着大海的时候。

  “你……”危言耸听的声音冲破喧嚣,立刻抓住了我的听觉。

  脸庞僵硬的菲莎打开嘴唇。

  “你认识安泰阿赫拉吗?”

  她说的名字出乎意料。

第二百三十九章

  “……你怎么知道那个名字?”

  我掩饰不住困惑,张开了嘴。现在照镜子的话,我觉得她的表情真的很搞笑。

  菲莎乍一看很镇静,但她紧紧抓住石桌的手却能看出她的摇摆。

  “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知道安泰?“

  菲莎的长手指歇斯底里地敲着桌子。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认识安泰亚的利奥用一种不知道情况如何的神情看着我。

  “用第一名字称呼,说明关系相当亲密。”墨绿乌鸦公会的公会长“蓝色翅膀”的阿沙和银色狼兽人兼阿塔拉国王的奶妈雷沙,接着是酋长费沙拉尼。

  安泰亚的缘分到底有多远,我们无法猜测。突然出现了一个叫“温沙漠王国”的桑丹珠的人,说她和她有缘分似乎也可以相信。

  “不可能不知道吧”,其实从化名“奥黛丽”得知她的真实姓名已经不是很久的事了,但知道也很正常。我胡说八道。

  “安泰阿赫拉是我母亲的名字。”

  知道这个名字而感到惊慌的不是菲莎,而是我。

  “……我要疯了,”费沙扶着额头。从见面开始,她就以老练的扑克节奏毫不动摇,这是她第一次崩溃。

  就在周围元老们的喧闹声变得无法捉摸,我和利奥都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人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肩膀。

  “一看就觉得很像,但真的很像。”

  以人类年龄,80岁就能轻松吃饭的老年女性,对我七嘴八舌地打量着。他是一位元老,一听都没说一句话,只看着我。

  “那眼神,气氛……是的。”一定是安泰亚的女儿啊。”

  布满皱纹的脸一下子就扭曲了。她的表情充满了悲伤。

  我迷迷糊糊地眨了眨眼睛。

  ‘没想到我会经历主人公们经常经历的老套路’。

  不是有着了不起父母的主人公们都经历过一次的情况吗?如果是父亲那边就不知道了,但是没有想到因为母亲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费莎整理了一下周围,好像是在围绕着我热烈交谈的元老们中间调换的麦袋一样。

  “你不知道安泰和我们之间的故事,”她脸上的一丝杂乱消失了。我把喉咙竖起来。

  安泰雅和蕾莎是朋友,而且在学生时代还写过要求改善苏人族待遇的上诉文,这也不无道理。

  但我不确定这是否是积极的。

  “仇人的女儿!如果你冲过来,你就死在这里。”

  菲莎打开了嘴唇,在无数种可能性下回放模拟。

  “安泰是我们的恩人。”

  菲莎紫眸深邃。

  “20多年前,这里还不是那种舒适的环境。我们选择的是一个最好的藏起来的地方,不是一个生活的地方。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把它变成一个可以生活的地方。“

  在银色狼兽人到来之前,这片森林一直荒芜贫瘠,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不难想象,故意躲在那个地方的他们,为了把这个地方变成自己的家园,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最大的问题是与外界沟通。因为大家都不想离开这里,所以完全隔绝了。我还亲自出去找来了急需的物资,但这远远不够。”

  也许是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菲莎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阴影。她抬起头来面对我。

  “当年架起与外界桥梁的,是安泰雅。”

  无论如何,我母亲做的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多。

  “她是通过蕾莎认识的。一开始我不打算接受人类的帮助,但他一直在说服我。会好一点的。如果看到了缝隙,就不要只想关上,打开看看光,这也是一个办法。”

  我想起了她写的奏折。不要只想掩盖不小心留下的缝隙,而是要面对的意思。

  她似乎是个始终如一的人。

  “我们最终接受了安泰亚的提议,把他送到了这里。然后把这里发展到这里。在我们的基地到处挂满了许多保护魔法,其中有一部分是他做的。现在的年轻人也不认识安泰雅,但现在的元老们都记得那个孩子所施的恩。那孩子甚至不想要报酬。我只是想帮忙。“

  “女主人公的母亲”这篇简单简便的文章里,有多少历史和叙事被整整齐齐地堆砌起来?我们会忘记多少英雄。

  “连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除了这里的人,还有谁会记得你。”

  有种奇妙的感觉,就像有人捏一样,无法控制心脏。我咽下了嘴里萦绕的苦口婆心。

  “安泰阿赫拉是我们永远的恩人。恩人的女儿也是恩人。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

  一脸稳重的菲莎环顾四周。当时要求参战的元老们破口大骂,但现在却一片寂静。每个人都点头。

  “狼们永远不会忘记仇恨。但恩情更不忘。”

  他们对人类有怨恨,但对我母亲有恩惠。

  作为安泰亚的女儿,我请求参战对他们来说是个矛盾。

  “……出去一会儿。我需要时间开会。奉为贵宾。”

  费莎命令,双手合十,眼睛紧闭。

  “我妈妈和你妈妈、蕾莎都是朋友吧?”

  缘分真奇妙。”

  坐在树桩上,背靠着后面一棵树的利奥吐了一声干笑。我在等待会议结果时向他透露了我所知道的。

  “额,你没事吧?”

  我举手把他的刘海捋了过去。洁白的头发一去不复返,露出的马文舂留下了伤痕。

  是因为我。

  就在我内疚欲说什么的时候,他更快地开口了。

  “你想说对不起吗?算了,别干了。”

  利奥的表情很温柔。凉爽的夜风吹动着他的头发。

  “如果当时猛扑过去,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结果了。你阻止是对的。谢谢你阻止了我。”

  虽然是清淡的声音,但清淡并不意味着虚假。我咬紧嘴唇,小心翼翼地扫过伤口。利奥隐约地退缩了。

  “疼不疼?”

  “嗯,有点疼。”

  他抬起头来,调皮地拉起嘴角。

  “如果你给我吹口气,我就会好起来……

  “好端端的。擦擦脚再睡吧。”

  “啊。”

  利奥对他轻松的态度深恶痛绝,紧闭眉头,恶作剧地呻吟了一声,退出了。

  我把头靠在树上,抬头仰望天空。辽阔的夜空很美。

  “我没想到母亲会对我的人生有帮助。”

  我像自言自语似的喃喃自语。

  把我和阿丽娅抛在脑后,认为是个可恶的人。连吐露痛苦的地方都没有的小时候,因为需要呼吸孔而埋怨她。

  “怎么看都觉得是多亏了妈妈才顺利的。”

  但越了解她,就越觉得恨她的自己是坏人,心里很复杂。

  “我其实恨妈妈很久了。我想我不应该那样做。“

  我苦笑着回头看了看利奥。利奥用低沉的眼睛凝视着我,发出了一声虚笑。

  “为什么不呢?他是个好人,但对你来说不是个好父母。你似乎只想把人分成通常的善恶。“

  利奥每一个尖刻的声音都深深地刺入了他的心。脸上露出不满意的表情的他接着说。

  “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恶人,但对你来说可能是善人;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善人,但对你来说可能是恶人。”我在世界上也被称为垃圾,但只要不被你讨厌,我就无所谓。而你也不恨我。”明亮的眼睛在淡淡的黑暗中清晰地闪烁着。

  “人不能完全分清善与恶,其间难免会产生误会、看法和感情。”在你的世界里,你总是对的,舒舒。跟着你的主见。“

  “我是对的”。

  给不断苦恼的我一个小小的肯定。微弱的火种。

  虽然不是很重,只是轻巧的一句话,但我还是受到了回响。

  “如果我仍然恨他,我就恨他。你不必宽恕和拥抱一切。“

  我想成为一个完美的人,但他似乎在鼓励我,我可以继续做一个不足的人。

  “可恶……不可恶。”

  “

  呵。

  “顺便说一下,我感觉不到爱。只是仍然有距离感。我对他的记忆几乎为零。“

  “原来如此。”

  利奥默默地倾听着那些没有整理的情绪。他的大手扫了我的头。

  “一切都不可能明了。复杂就复杂吧。”

  呆呆地看着纠结的感情线的我闭上了眼睛。

  我可能在等那匹马。

  “等很久了吗?”

  也许是被那只手委身了一会儿,随着声响,菲莎走出了洞外。她身后跟着元老们。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

  “没问题。”

  “决定了是否参战。”

  手心浸透了汗。他似乎比想象中更紧张。

  呼吸了一口气的佩莎接着说。

  “我们仍然不喜欢人类。那是一致的。我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帮助那些试图灭绝我们的人。说要去的时候,我也不确定有多少人会去。”也许是默默地接受着,菲莎和我对视了一下。

  “但我们不会忘记恩情。安泰雅,我向那个孩子发誓,我们的种族欠了他的钱,如果他需要帮助,我会随时挺身而出。而且,你说的战争不可能让我们走偏的话也确实是真话。我知道这里不可能永远安全。”

  决然的双眼中,没有一丝迷惑。坚硬挺拔,像一棵长在一块儿的古树。

  她笑了。

  “所以,我决定只让那些想上场的人上场。”

  照在月光下的脸既刺眼又清晰。

  “我要上场了。”

  菲沙,这是银色狼兽人历史上最伟大的领袖被许诺合作的时刻。

第240集

  “贵客来了,今晚就是宴请!”

  从菲莎爽快的一句话开始,狼群开始了四面八方的震耳欲聋的长鸣。

  呜呜呜命令召集的角喇叭似的声音,四面八方跑出了狼群。一大群洁白的毛发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似乎把这个夜晚染成了白夜。

  “时间是不是太晚了?你不必太晚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入睡很久了,已经超越了晚上,接近了凌晨。有点飘飘然地回头看菲莎,她意味深长地笑了。

  “难道你不知道吗?狼是夜猫子。”

  一拥而上的狼的瞳孔个个泛着紫色。最高贵的颜色在月光的照耀下像湖面上的润瑟一样闪闪发光,夜行动物在黑暗中扩张的瞳孔显得神秘莫测。

  “我们的一天从现在开始。狼的夜晚比人类的夜晚明亮得多。“

  菲莎转过身来,面对一群向我们示意警戒的狼群。

  “突然出现人类,大家都很惊慌吧。我知道有些人不喜欢人类。“

  她头上高耸的尖耳朵僵硬地立着,蓬松的尾巴把地拍了一下。她尖利的指尖指着我。

  “但这个人类是我们的恩人安泰亚的女儿,也是我的客人。像对待我一样对待他们。“

  菲莎微微地摇了一圈尾巴,她扬起了嘴角。

  “开年会吧!”

  啊呜呜呜-!

  狼的叫声响彻大地。

  这是一个漫长夜晚的开始。

  “……真的可以吃吗?”

  “吃了一次,死也忘不了这个味道。”

  “是不是因为吃死了……?”

  即使菲莎确信地回答,我也不敢轻易地沾到木碗里的什么东西。她递过来的是像沼泽一样的乌黑液体。

  “什么,你觉得我们被毒害了吗?即使让你尝尝。“

  咯咯笑着的菲莎用手势怂恿品尝。

  我毫不掩饰地把嘴唇贴在碗上。虽然气味相当甜美,但长相让人怀疑是不是人类可以吃的食物。

  “还是有诚意给我做的,所以要吃啊。”狼们蜂拥而至,在篝火上放了一个巨大的锅,把奇怪的蘑菇和连我都不知道的草药放进锅里,炖了一个小时左右,出来的就是这种液体。

  即使吃着吃着就吐了出来,也不能在期待着我的眼中瞟来瞟去的狼面前说“不能吃”。

  咕咚。

  我闭上眼睛,咽了一口液体。

  “嗯?”

  然后眼睛一亮。

  “好吃吧?这就是我们的传统酒。”

  已经倒满五杯碗的菲莎露出自豪的表情。

  “又甜又软,又像蜜酒, 太奇妙了。”

  我一下子把碗喝光了,又吃了一口。倒在木篱笆上的味道比我吃过的任何液体都更美妙。而且在成为索德大师之后,不管喝什么酒都不会醉,但是这个效果很好,一次就能让身体热乎乎的。

  “再喝点,再喝点。”

  菲莎给我碗里倒了溢出来的摇滚乐领带,我就照她给的,啜饮着领带。虽然说不能随意放松,但战争爆发后,神经一直紧绷着,似乎需要稍稍休息。

  “列宁。来吧,不要在那里蠢蠢欲动。”

  佩莎坐在最高的岩石上,一只膝盖竖起,喝光了第十杯,她向列宁招手,列宁站得不近也不远。

  “穿衣服了”

  从狼突然变身为裸体男性,给利奥带来冲击的列宁,幸好现在已经穿好了衣服。

  被呼叫吓了一跳的他怯生生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有什么要说的吗?”

  费莎的问话使嘴唇颤动的列宁瞥了我一眼。

  “那……对不起。真没想到是安泰雅的女儿。如果我知道她是她的女儿,我就不会这么含蓄了。“

  “你认识我母亲吗?”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表情有点沉重的列宁点点头。

  “成年狼都认识他。12年前,当他最后一次来这里时,他教会了我魔法。“

  安泰亚在这里留下的痕迹似乎颇大。

  “是12年前……吗?”

  我抚摸着下巴,估摸着年数。

  安泰亚死于我七岁的时候。我今年19岁,如果说12年前是最后一次访问,那就是说她在自己去世的那一年也访问过这里。

  “虽然越走越病态……但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登门拜访。”

  “病态,深沉。所以他死于健康问题?”

  试图翻开记忆回想母亲的死因,却无从浮现。我把脸扭曲了。

  “为什么我不记得了。”

  7岁的话,虽然不是那么小的时候,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是如果是母亲,就会以“抛弃我和阿丽娅的怨恨之人”留在脑海里。

  有点奇怪。

  “你确定你以前没见过银色狼兽人吗?”

  佩霞扶着额头,留心地看着我,我拼命想回想过去。我正要点头,却摇了摇。

  “其实我也不太……不知道。”八岁以前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如果我以前见过面,我可能不记得了。“

  连母亲是什么样的人都不记得了,就算和树人有过会面,也不可能记得。

  感觉人生的一大部分被洞穿了。不知是不是已经闷闷不乐了,菲莎仔细想了想什么,她打开了嘴唇。

  “我猜,狼群的魔咒挂在你身上。”

  “对我来说?”

  意想不到的话让我睁大了眼睛。菲莎点点头。

  “就像年久失色的羊皮纸一样,模糊的感觉。你的精神很独特,也许你把它搞混了。但也确实如此。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那将是在你很小的时候发生的巫术。“

  菲莎循循善诱地接着说。

  “我们的传统巫术非常强大。但是船比人类的魔法危险,因为它是以灵魂为担保发动的。因此,比起学习危险的巫术,我们更注重锻炼身体。但是有个孩子对巫术没有兴趣……说要学习人类的魔法,离开了这里。”

  “难道那个……

  我把喉咙竖起来咽干口水。菲莎叹了口气。

  “是的。是蕾莎。“

  事情发生在我无法想象的方面。

  “整整19年,走出这片森林的只有我和雷霞。当然不是我…….“

  “我以前见过蕾莎,她很有可能对我施了魔法。”乍一看,这很荒谬,但也不是不可能的。

  本以为来到这里就能解开所有的疑问,却发现了新的疑问。菲莎点点头。

  “然后一切都清楚了。因为在他施放巫术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了。混迹如此模糊也是可以理解的。”我紧闭双眼。

  “直到我和蕾莎见面……是的。她和蕾莎是朋友,所以她有机会见面。但是有什么事会让一个七岁以下的孩子受到巨大的诅咒呢?”

  蕾莎对我施了什么咒。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我紧紧抓住那焦灼的头发。费莎抚摸着我的头,好像我病得很可怜。我能感觉到这个无心的举动是她的安慰。

  “明天就出发吗?”

  “是的,因为我不能离开很长时间。我想我会怎么做就怎么做。”

  “去之前见个人怎么样。”

  菲莎抬起头,仰望着月亮。辉煌的月亮发出淡淡的光,她光泽的尾巴闪着银光。

  “让我介绍银色狼兽人的最后一位魔法师。他的眼睛还会保持不变,因为他使用了太多以灵魂为代价的巫术,他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她会看清你的情况。“

  她转过身来看我。深邃的紫色眼睛笔直。

  “怎么样,你想知道吗?”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在那一瞬间,我想起了和阿丽娅聊起母亲的时候。

  阿丽亚说她不想知道她的母亲。不懂的归不懂,只想埋怨。

  阿丽亚是个智者,他并不非要打开潘多拉魔盒。我知道很多时候不知道会成为良药。

  是啊,说不定这次也是潘多拉的盒子。有一种强烈的直觉,不,应该是潘多拉的盒子。

  我笑了。

  “是的,我想知道。”

  我不是一直是个愚昧的人吗。非要掀开潘多拉魔盒自己惹祸。

  然而,我并不后悔打开箱子的岁月。这就是我的方式。

  “……好。我明天给你安排座位。“

  菲莎低声笑了笑。她看着我的眼睛一瞬间就像看着孙女的奶奶。

  “还有那家伙,你该怎么做。”

  很快就没了脸色的菲莎指着我身旁。

  啪。

  有东西碰到我肩膀。看着微微飘动的洁白头发,眼睛都湿透了的我立刻张开了嘴。

  “.....利奥?”

  利奥在我身上摇摇晃晃地摇晃着。

  “你……喝了几杯?”

  我掩饰不住不祥地摇晃着他的肩膀。

  眨巴。洁白的睫毛微微颤抖,眼皮缓缓打开。露出的明亮的眼睛微妙地朦胧,苍白的双颊上含着花水。

  “嘿嘿。”

  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笑起来吐出的气息散发着甜甜的内克焦油味。

  我在那一刻有了直觉。

  这小子醉了。

评论
热度(16)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