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本想成为忠诚的剑 244-246

第244章

  “朱利安大臣在摇晃中摔了一跤,头破血流,昏倒了三天,这是可以理解的。塞雷农低下因为过度的剑术训练,身体不舒服了三天,这样才像话。可是剑气大师米尔因感冒卧病三天?什么,又不是肺炎,是感冒?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他们不让我去探望他们,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摇晃着摔倒吗?”你知道这可以被指控亵渎吗?“

  “身体不适……比喻要这么做吗。”

  面对卡西亚满腹牢骚的话,尤利安和塞列农稳扎稳打地反驳了。

  没见过的三天里,三个人一下子变得亲近起来。

  我在其中感到一丝疏远和畏缩,把身体缩成一团

  利奥刚到王宫,就被不知从哪里来的臣僚抓住,去处理积压的事情。

  而我正为被卡西亚、尤利安和塞列农抓住而离开三天不说话而付出代价。

  “对不起,我没告诉你就走了……”

  脸上写着“不舍”的塞列侬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不得不隐秘地走。”

  从没有告诉我要当指挥官开始,作为老师的无心行为接二连三,闹情绪也可以理解。

  “我听说你带来了好消息。那就行了,呗。”

  卡西亚耸了耸肩。爽快的结论就像她一样。尤利安倾斜了一下头。

  “好消息是什么?”

  “啊,那个……首先希望大家能保守机密,但我是在确认银色狼兽人是否参加战争后才来的。”

  我适当地解释了与银色狼兽人族发生的一些事情。

  “写有关银色狼兽人的上诉文的人竟然是师父的母亲……

  塞列侬喃喃地说,脸上带着一种震惊的表情。他很有负担地盯着我,点了点头。

  “果然……血是骗不了的。伟人有伟人。”

  他有感而发地喃喃自语。卡西亚感叹道。

  “你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我听说银色狼兽人是最强的种族。”

  “一有空就被怀疑是不是银色狼兽族的血统,现在才见了。”

  尤利安扭动着自己的银色头发。

  朱利安和银色狼兽人很像,如果他的瞳孔是竖着的,他可能不知道,但他认为这分明是融合了银色狼兽人的血统。

  “我认为,如果指挥官的空缺被传开,就会一发不可收拾。“请原谅我没说就走了。”卡西亚、塞列侬和朱利安听完说明后,可能完全理解了这一点,没有再对这部分发表意见。我松了一口气。

  “这就是为什么艾默里爵士如此拼命地禁止与指挥官会面的原因。”

  “..……乔纳森.艾默里爵士?”

  看着现在才明白的表情的卡西亚眨了眨眼。她点点头。

  “是的。因为感冒起不来,不管怎么想都觉得不像话,所以每天都申请去探望,但是副官都拒绝了,所以我想是不是副官刺杀了指挥官。”你把它堵死了。“

  我对有极端倾向的卡西亚的话进行了适当的过滤,最后留下了只留下一张纸条就离开的我,剩下的是热心地帮我收拾残局的乔纳森。

  ‘我以为会随便发表,但辩解虽然很差,但还是很认真地遵守了吧’。

  感冒的辩解我听了也觉得很无语,但果然是个任务彻底的人。

  那是我感到有点奇怪的时候

  “指挥官。”

  我转向熟悉的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黑头发,像是被黑色的雪墨水浸泡了一次出来,被一片漆黑覆盖着的男人,蹒跚地向我走来。

  他站在我面前,向卡西亚、塞列侬和尤利安轻松地打了个招呼。依旧不露内心的黑眼睛很平静。

  “我有很多事情要报告。走吧。“

  乔纳森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有其他人在场,他似乎忍住了。正式地说,我感冒了,所以我不能出来。

  指挥官可能很快就会大喊大叫,问他到底在干什么,但他是理智的。

  “有点……产生感情了吗?”

  那张冷漠的脸奇妙地喜出望外,让人产生了新的想法。我努力打消了思绪,点了点头。

  “当然。我先去看看。”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把卡西亚、赛列侬和尤利安抛在身后。离开三天了,得赶紧去收拾

  好像可以。

  就在我想简短地说声再见的时候,尤利安抓住了我。

  “指挥官。”

  “什么?”

  “有空的时候给他打个电话吧。”

  一向自由奔放、天方夜谭的朱利安,真挚得不像他。淡紫色的瞳孔清晰地闪闪发光。

  “我很想念你,指挥官。”他说的是谁,不听解释也不言而喻。

  “……明白了。多谢你这么说

  我承认了。我对关心我的人没有他们那么体贴。

  来到阿塔拉后,一次与家人联系就是我沟通的全部。即使在不如意的情况下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在对方立场上却无心

  就会让人觉得。

  总得振作起来。

  “……这就是重要的报告。我想你可以在稍后的文件中找到剩下的。”

  “确认了。你辛苦了。“

  乔纳森在前往住所的那短短的时间里一目了然地完成了报告。

  我淡然点头,暗自感叹。

  除了需要我最终批准的事项外,我已经干净利落地完成了。我必须承认他的能力。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吗?”

  “什么?”

  “你去过哪里。”

  我勉强迈开脚步,望着乔纳森。

  可能是感觉到了我的视线,把视线锁定在文件上的他抬起头来面对了我。黑眼睛里还是看不懂感情。

  我已经告诉卡西亚和塞列侬,尤利安了。因为不知道计划会怎样所以得到了机密的保证。

  卡西亚的性格是,只要说是机密,即使受到拷问也不会吐露,而尤利安虽然有点轻浮,但不是随便说机密的人。赛列侬作为一生生活在宫中的皇子,更不用说对秘密的彻底维护了。

  我可以相信,如果是他们三个,即使没有特别的东西堵住嘴,也不会随便说出去。

  但是乔纳森呢?

  我凝视着他。我看不懂他的心思。对我感到不快的神情现在也没有显露出来,不知道是隐藏了还是消失了。

  但很明显,他们仍然不相信我。

  确实产生了感情。现在已经习惯了形影不离的黑仁英。他走了,我可能会觉得很空虚。

  “将正式宣布。到时候确认一下。“

  但是感情和信任是不同的层次。情谊可以用个人心意传递,但信任却与公共问题有关联。

  我的回答使乔纳森缓慢地眨了眨眼睛。

  “你不相信我。”

  我没有回答那种自言自语。这显然是我的错觉,但乔纳森听起来有点沮丧,我把目光移开了。

  “不信没关系。我也听到很多人说我长得不吉利,因为人最好不要轻易相信。”

  说话平淡的乔纳森停下了脚步。他和我住的住处位于不同的地方,这里是岔路口。

  轻轻的注目礼后,乔纳森走了。

  “但我相信指挥官。”

  没有感情却没有谎言的声音没有动摇。

  他给我带来了一丝内疚和困惑。

  我三天就好好擦洗了身体,躺在宽大的床上。

  银色狼兽族提供的住所也不算太差,但比不上王宫的住所。我顿了顿,享受着和平,抓住了通讯马具。

  “这么晚了再联系会很失礼的。”

  确认了时间。忙完三天的工作,洗完澡,时间快到子夜了。

  我把一个形似圆形水晶球的马道球放在食指上,毫无意义地旋转着。

  ‘要不要联系艾尔’。

  尤利安让我联系她,但如果她还在睡觉,就会无缘无故地联系她,这会给她带来麻烦,让她睡醒。我呻吟着,收窄了眉头。

  “先联系一下……如果3秒内不接就挂了”。

  既然下定决心了,那就去做吧,再拖下去,说不定又被其他忙事情缠住了,根本就做不了。我宁愿尝试失败。

  我试图联系艾尔。

  [秀秀。]

  而令人惊讶的是,就在一秒钟过去之前,艾尔接到了通知。甚至让人觉得他是不是抓住了马道具在等待。

  艾尔那张带着神圣气息的脸在水晶球上突起。

  挂了也没料到会收到的我,有点大吃一惊。

  “艾尔,你没睡吗?”

  [是的,本来想睡觉的……但是睡不着]

  艾尔把我的刘海捋了一下。他那长长的天蓝色头发被水浸透了,像刚洗过一样清秀。

  [是因为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吗?肚子扭曲了,都睡不着了]

  与灿烂的笑容相比,他的声音微妙地沸腾起来。我看了他的眼色而不是不在场的利奥。

  “嗯,他不是坏人。虽然嘴巴很自由...

  [你要一直在我面前说他吗?]

  “什么?”

  [我快要伤心了]

  艾尔斜着头,眼角烂漫地弯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好像是想掩盖眼神的样子。与温柔的表情相比,他的神色就像要马上甩掉梅特奥一样,所以我决定乖乖待着。

  [如果是心里想说要聊一整天,但是不想留太长时间,秀秀不是很累嘛,见了面就行了。说一句再走吧]

  艾尔一脸留恋,还真爽快地说。

  他的手珍贵地扫过水晶球

  [你不在的时候我都不记得了,现在我才再次真切地感受到我活得多么无意义,想你了,秀秀。]

  这是一句甜言蜜语,嘴里都疼了。我扑哧一笑。

  “我也想你。艾尔。“

第245集

  “那意见是不是都凑齐了。”

  威廉沮丧地看着地图。同样疲惫的我叹了口气,捋了捋刘海。

  长达五个小时的会议使大家都筋疲力尽。

  “看来决定了,”利奥洗完脸,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拿起剑,用剑柄尖点了一下桌子上那张大地图的一部分。

  “志愿军是到巴甫洛夫地方边境去的。”

  经过漫长的会议,决定的是志愿军的去向。

  在上次会议上,我们似乎选择了尤特斯和塔蒂诺,但我当时提出的意见使我们今天讨论了巴勃罗普罗北部军队的可能性。

  “你能相信西格蒙德给出的信息吗?”

  直到会议开始我还不确定,但我还是决定了。

  我完全开始推巴甫洛夫地区。

  撇开西格蒙德提供的信息不谈,客观地看,来到巴甫洛夫地区是有道理的。所以,为尤特斯和蒂塔诺而战的他们是不是也都开始考虑巴甫洛夫了。

  “记住。没有人会感化连你都不确定的意见。在众多的不确定因素中选择最有可能的一个,将其变成现实,这就是领导者的作用。领导人之所以受到待遇,是因为要对其选择负责

  记住。“

  来阿塔拉之前,凯撒给我讲了几句简短而粗略的话。这就是当领导人的方法。正如他所说,我确信。

  “北方人将来到巴勃罗夫。”

  我动了棋子。是奈特的勾选搭档。

  我想了想,环顾了会场。好像快要结束了。

  “志愿军按三天后开赴巴甫洛夫地区为准。”

  利奥的结论结束了会议。

  身为国王的他最先站了起来,离开了会场。我也跟着其他人向他行注目礼,就在利奥之后,跟副官乔纳森走了出来。

  “你要马上去住处吗?”

  “不,我走一会儿再进去。经先嘉宝图录。”

  “你难道不需要护卫吗?”

  “我?”

  我惊讶地看着他。我在帝国首都作为灵爱生活时,也没有带私人护卫。

  乔纳森看了一眼我腰间的剑,点点头,脸上露出了完全理解的表情。

  “我先进去看看。”

  他干净利落地弯下腰,向自己的住处走去。确认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后,我开始居无定所地绕着王宫转。

  会议开始时还是蓝色的天空慢慢变成了红色。不知道是谁涂的颜色,是梦幻般的颜色。

  望着天空,我打开了嘴唇。

  “有话就说吧。你在做什么不适合你的大块头。“

  后面的动静吓了一跳。想象着熊一样的大块头缩成一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转过头来。

  “威廉·奥斯特恩·卞京伯。我知道你在会议上谈得很充分,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深深的橘色头发在落日的阳光下泛红。那双酷似枯木的深棕色眼睛凝视着我。

  “年轻人怎么能没礼貌呢。”

  “别这样。我相信我并不是希望老头子说他很耿直。”

  他以不耐烦的口吻对威廉进行了回击。

  他冷冷地笑了笑,瞪了我一眼。虽然给人的印象很野性,但连眼睛都瞪着,真像一只野生棕熊。

  “巴甫洛夫是怎么想出来的?”

  有点为难的我紧闭着嘴唇。

  “也不能说是那边的领导亲自告诉我的。”我咕噜咕噜转了转眼睛,开口了。

  “来之前,我对阿塔拉地区进行了研究。”

  无异于抢断西格蒙德的球,却没有扎心。那小子被夺走球也活该。

  威廉用怀疑的目光斜视着我,随即又短暂地吐了口气。也许是因为背靠着晚霞的缘故,他的脸莫名显得暖暖的。

  “看来毛头小子努力了吧。”

  “汴京伯……不是希望志愿军去尤特斯吗?”

  对比想象中的温和反应感到诧异,所以倾斜了头。

  为了自己的领地尤特斯地区的安全,威廉力主志愿军前往尤特斯。现在他的意见被我折断了,性情似火,我原以为他会无缘无故地伤害我,没想到。

  “哼,这还不是很多人无法认可通过会议得出的合理的处理方法的垃圾。你把我当什么看。“

  “就这些而言,索拉蒂尼帝国的领导人似乎不能认可我这个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的领导人。”

  “啊,那是……!”

  威廉握紧了拳头,脸上有很多话要说。他偷偷地往上看,意思是有话就说,他稍微避开了视线。

  “你是米尔才被公开没多久。也没什么成就。凭着这个名字的光环,我以为他是个什么都没有却肩负重任的毛头小子。当时就很情绪化,以为帝国看不起我们。”

  这是坦率而刻薄的事实。

  说也,我是一个连骑士经历都没有的人,顾名思义,志愿军指挥官是第一个经历的人。即使是降落伞也无话可说。

  除了米尔这个名字,我最清楚自己看起来有多不可靠。

  “可是……看你不惹事,看来你做得还不错。”

  威廉咕哝着。他似乎很容易让人误解,甚至怀疑他现在是在找麻烦,但我能猜出这是他能说的最好的赞美。

  我失笑了,他接着说。

  “我在反省我坚持尤特斯的做法。作为领导人应该有开放的想法,但首先担心的是我的领地。太愚蠢了。”

  对比自己小三倍的人乖乖承认自己的错误并道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威廉的表情却毫不害羞。他凝视着我。

  “我还是不承认你。”

  “没有边边角角的人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硬是顶嘴。是的,没有变化,但我不会继续承认。“

  在这方面又很固执。看惯了敌人,只是耸耸肩,他深褐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年龄虽然不会左右一切,但也会左右比想象中更多的东西。长大成人和长大成人是不一样的。你长大还早。即使在那个年龄,也可以聪明而坚强,但要承担生命的重量,只有在经历了更多的弯路之后才能实现。这个想法是不会改变的。”

  我以为他只是因为年轻就排斥他,但他的想法比我预想的要深。

  威廉瞥了我一眼,转过身来。

  “但现在我给你举个例子,指挥官。让我看看我的想法是错误的。“

  意料之外的人情,洞悉了我的中心,深入了我的中心。心脏里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就在比尔·赫尔姆即将以巨大的步伐消失的时候。

  “等等。站住。“

  威廉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我。我斜着头。

  “谁不跟指挥官好好打个招呼就走了?”

  “……你一定要这样吗?”

  我对怒视我的威廉笑得像个坏孩子。

  感觉还不错。

  时间飞逝,已经是明天出发去巴甫洛夫的日子了。夜不归宿,我竟从床上爬了起来,站在窗边。

  阿塔拉的夜景很美。不愧是“魔都工学强国”,使用麻石发光的路灯矗立在每条街道上,像星星一样闪烁着晶莹的光芒。呆呆地望着窗外的我,忽然收窄了眉头。

  “呃,呃........”

  声音太小,一开始还以为听错了,这回分明听见了。我为了睡眠而放松下来的神经绷得很紧。

  “呃……”

  声音的主人肯定是利奥。

  “利奥的房间就在楼上”

  我急忙打开窗户。我不知道利奥怎么了。

  我爬出窗户,手插在城墙的缝隙里,以蜘蛛般的速度爬上墙。

  “该死,结界吗。”

  到了楼上的窗户,我咬紧了嘴唇。利奥房间的窗户上有结界。

  虽然可以打破进入,但是因为结界非常坚固,所以为了解散必须拿出剑气。那么一定会发出很大的噪音,而且仔细观察后发现,结界被打破的瞬间就会发出警报。

  如果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能会被当成疯子。

  “难道是睡觉时掉下来的吗?”

  是时候打不碎,也回不回,摇摆不定地在窗前探头探脑了。

  脆皮。

  随着某种东西碎裂的声音,结界消失了。

  ‘……什么都没做啊?’

  我惊讶地看着结界。

  惊慌失措也是暂时的,我费力地回顾着从阿丽娅那里学到的魔法公式的原理,打开魔法阵的时候发现了什么。

  “这个有识别人的功能”,是识别人后打开的形式结界。由此推断,结界认识我而开启似乎是最似是而非的假设。

  “小子,我的信息是什么时候登记的?”

  咔嚓。

  我咧嘴一笑,推开窗户,走进房间。

  房间很宽敞,但不像国王的房间,没有什么华丽,只有整洁的必要。我轻轻的打量了一下沾满利奥痕迹的地方,首先急忙向床上走去。

  “啊……哈……”

  虽然是寒冷的冬夜,但利奥的额头上还是结满了冷汗。因为解开了白色衬衫的3个纽扣,露出的锁骨以下胸腔不规则地移动。紧闭的眼皮瑟瑟发抖。脸上满是泪痕。

  “蕾,莎,求你了……”

  利奥好像在做噩梦。

  我把刘海卷起来了。虽然我很放心这不是一次入侵,但情况也不太好。

  虽然有人说他在做噩梦,但亲眼看到他的心情更加复杂。

  “利奥。”

  我低声细语着他的名字,用袖子擦去那流得湿透了他洁白的头发的冷汗。

  我猜不到他在噩梦中受了多长时间的折磨。

  “没关系。”

  没有什么好事情,但还是低声说。我希望利奥不要再哭了。

  稀里哗啦。

  他的眼皮慢慢地抬起来,好像听到了我的低语。

  清澈的眼睛里含着淡淡的绿荫,眼中含着泪水。

  “别走……”

  “是的。”我抚摸着坐在床上的他的头发,拍了拍。屡次呼喊我的名字的他,紧紧抓住我的衣角。

  “抱抱我……

  那是他的娇气,以为他喝醉了就再也听不见了。虽然你很恳切,不能说你是个小傻瓜。

  我低头看了他一会儿,高兴地打开怀抱,抱住利奥。面对我的他拼命地缠着我。抱着我的双臂就像锁链一样坚硬。

  “别死,求你了。”

  呵。

  “别再让我一个人留下来了……

  恳切低语的声音是信徒向神祈祷的声音。看不出来,他还是担心我要上战场了。

  “不会死的。你已经证明了你的朋友有多强大。”

  我擦了擦他脸颊,脸色苍白。虽然明天就会离开这里,但是身体的距离并没有因为远去而远去心灵的距离。

  “活着回来。我在等你。“

  也许我会很想念他。

第246集

  漆黑的夜幕消散了,站立起来,天亮起来了。

  我坐在利奥的床头板上,背靠着,看着初升的太阳。利奥的手不停地拍着他的背。

  除了战斗时,平时就算是剑气大师也只是多余的敏感,觉得不怎么样,这时候确实很舒服。熬了一夜也没伤到身体。

  “要慢慢起床了”

  利奥的侍从们该进来了。如果我一直陪伴在利奥身边,我就会享受到我的名字在“阿塔拉王国报”上大写特写的荣耀,而不仅仅是传闻。

  我小心翼翼地移动身体,以免吵醒利奥。

  “去哪儿。”

  然后马上就被抓了。

  我钦佩利奥敏锐的嗅觉,亲手闭上了他蓬松的眼皮。

  “我要回我的房间。聚光灯还不够吗?我从没想过我会有雄心壮志,想在明天的报纸头版上露面。”

  “……再过五分钟。”

  利奥轻轻地翻了个身,紧紧地抱住我,装出一副不像他的样子。无奈地空笑的我,突然想起,表情凝重起来。

  “利奥。我听说阿塔拉有间谍。你查到是谁了吗?“

  勒韦林提醒我去阿塔拉时有间谍。这是她提供的信息,应该是肯定的。

  “……这又是怎么知道的。”

  也许是认真对待了我的问话,睁开眼的利奥发出一阵低沉的病声,站起身来。他那双嫩绿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闪闪发光。

  “根据动机和情况来挑选候选人。但确定还是这个。”

  在阿塔拉也有自己的力量。我叹息了一声,抚摸着下巴。

  “志愿军要向巴甫洛夫地区进军的事实也传出去了吗?”

  “……应该是高概率传下来的吧。”

  战争是一场令人窒息的斗智斗勇。我扶着额头。

  “今天出发,又不能推翻决定”。

  即使推翻决定,也不能保证改变的事情不会传出去。如果消息传出,试图来到巴甫洛夫的北方军队可能会转向其他地方。

  “那也怎么办,得走了”

  我必须相信我的选择,因为我在哪里选择都不会是完美的。我整理了一下心烦意乱的心情,问利奥。

  “谁是间谍候选人?”

  “吉尔伯特·佩里男爵,雪丽·艾纳尔伯爵,还有……

  慢慢掰着手指的利奥收起了第三根手指。

  “威廉·奥斯特恩·边巴。”

  最后是一个熟悉的名字。

  “……奥斯特恩?”

  “是的,我们走得很远。”

  我想起了人像探测器在他面前响起。他是卡尔和阿丽娅公认的魔道所告诉我们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人。

  “让他们看到我的想法是错误的”

  ‘那那些样子也都是演技吗?’

  想起最后一次看到威廉软化的态度,我用一只手盖住了眼睛。

  我觉得怀疑某人太力不从心了。所以如果这只是我个人的损失,我会相信的,但我现在的位置就这样过去了

  不能。

  “别担心。我会在你回来之前彻底搜查。它露出了它的尾巴。“

  利奥的眼睛猛烈地燃烧着。从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出要尽快完成这项工作的执著。

  我扑哧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要勉强自己,要好好待着。我会赢的。“

  因为确信会以平安无事的面貌再次见面,所以没有特别哀伤,像问早安一样用轻松的语气告别了。

  从王城到巴甫洛夫地区,一天就够了。只用一次瞬间移动,来到帕图纳姆地区的志愿军就行军穿过雪后的树林。

  “好荒芜啊”

  我小心翼翼地驱赶着因雪而难以移动的马,环顾四周。

  冬天森林里的树都死了。苍白的色彩使我不由自主地感到沮丧。

  “但袭击的风险似乎很低”

  与来阿塔拉的路上所经过的狭窄峡谷是袭击的最佳选择不同,这片森林没有密密麻麻的树木,而是全景开阔。

  虽然树木个个都很高,看不清楚天空需要一点时间,但除此之外,前景非常好,让人想以后再来休养。

  “啊啊啊!”

  就是那个时候。成年男性细细的尖叫声干扰了我的欣赏。

  我转过头来,这已经是第21声尖叫了。

  “呵呵,指挥官……!”让这匹小马驹冷静下来!不,真正的小马驹!”

  尤利安在兴奋的马背上挥舞着,像一个无力的纸娃娃,用恳切的眼睛望着我。

  我叹了口气。

  “先放开他吧,怎么样?”那么揪鬃毛,当然兴奋了。祭

  如果你拽住朱利安的头发,朱利安也会很嚣张吧。”

  “沙,轻轻的抓住了!然后指挥官拉我的头发的话我的头发会被拔掉的!就像被拔出来的胡萝卜一样,啊啊啊啊!“

  马愤怒地跺着脚,几乎趴在马鞍上,被马吊着的尤利安尖叫起来。像紫罗兰的淡紫色的眼睛好像马上就要哭似的。

  “没关系。冷静点。即使掉下来,我也能抓住。”

  我不再劝告,而是把马赶到朱利安那里,替朱利安镇定。尤利安看起来也很需要镇静,所以也抚摸了他的头发。

  “嗯,我想我要吐了……”

  铁青的尤利安在我手上揉搓着自己的脸颊,用灵魂被吸走的声音喃喃自语。好像还晕车了。

  “太没用了。他不会骑马,为什么要上战场?“

  在我旁边赶马的塞列侬看着尤利安,啧啧称奇。快要死了的尤利安向塞列侬瞟了一眼。

  “哦,是的!非常抱歉!我和皇子这样高贵的人不同,我出身于低贱的平民,和马不亲近!“

  “你现在不是在指责它吧。”

  “那又怎样!你现在不是说什么身份低贱吗!”

  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我现在可以把塞列侬和朱利安的战斗算作背景音乐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松鼠在看着尤利安偷偷地踢塞瑞农的马,还在看着它爬上古树,下面传来踢石头的声音。

  “真丢脸…”

  卡西亚穿过没到脚踝的积雪,阴森地喃喃自语。

  她喜欢轻装战斗,而不是披上一层层的盔甲,这使得她的衣服单薄,看起来很冷。洁白的脸颊被染红了。

  “你还好吗,卡西亚爵士?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骑马。“

  我忧心忡忡地看着她。卡西亚是个平民骑士,不得不步行,这让我很担心。听到我的话,抬头看着我的卡西娅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在她那红得像草莓的鼻子上蹭了蹭,摇了摇头。

  “我不想享受特殊待遇。如果你是一名军人,你就必须这样做。“

  这是自尊心强,作为骑士的义务彻底的她所说的话。

  一半料到答案的我,简短地笑了笑,点点头。我尊重她。

  “可是……是不是从刚才就有味道了?”

  结束与尤利安的激烈口水战后回来的塞列侬闻了闻。听到这句话,卡西亚也跟着缩小眉头,深吸一口气。

  “真的啊。闻起来很甜。“

  我四处张望。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感觉到了不知是什么的甜甜的气味,但我猜是这个地方的名物冬天开的野花群落越来越近了,所以没有太在意。野花怎么走都不见了。

  “味道很熟悉”

  一种微妙的感觉扫过脊椎。我皱着眉头,努力回忆起既视感的真面目。

  “啊。”

  然后我意识到。

  “……指挥官。有什么事吗?“

  我停了下来,在稍远的地方赶马的乔纳森问道。因为我,整个志愿军都停止了。

  其中,我抱着不共戴天仇人的心情,只盯着天空。

  帕拉克。

  原本很细微的扇动翅膀的声音越来越大,气味也越来越浓。我嘴里嚼着脏话。

  “混蛋。这次也这样吗!”

  我毫不犹豫地拔剑举起。

  “大家防备袭击!”

  “袭击?”

  在马背上奄奄一息的尤利安被我的呼声弄得神色慌张。虽然同样是一脸慌张,但还是乖乖地跟着我拔剑的卡西亚,眼睛里好像进了什么东西似的,揉了揉眼睛。

  “等等,什么粉末……”

  咳,咳嗽的塞列农急切地仰望着天空。

  微粒的红粉从天空飘落。

  “夜行性魔修罗”,没想到现在会登场,所以才发现为时已晚。我咬紧牙关,自责。

  甜如蜜的气味。闪闪发光的红粉。优雅的翅膀。

  不知不觉间,天空开始被蝴蝶形的影子覆盖。

  “是基皮拉的袭击!”

  每次扇动产生幻觉的红粉时,都会喷洒出蝴蝶形态的魔兽,“红色噩梦”基皮拉。

  “大家用布捂住鼻子和嘴!如果把粉末灌入一定以上,就会产生幻觉!”

  我急切地撕开蓝色斗篷,遮住了鼻子和嘴巴。我已经对幻气免疫了,尽管我已经厌倦了幻气,但吸入太多还是很危险的。

  我对着惊慌失措的士兵喊道。

  “别散了!从天上来的!骑士们以不喝粉为首要目标,靠近就砍!”

  我咬牙切齿。

  志愿军中的检察官比魔法师多几倍。不能使用奥勒的普通剑士不能进行远程攻击,所以飞来飞去与基皮拉的上星是极其恶劣的。只能傻傻地等着基皮拉冲过来。

  徐益翼!

  尖利的毒针从天空飞快地射下来。

  “是沾有麻痹毒的毒针!防守!”

  拉上拉!

  跃起马背的我挥剑飞出了黑色的剑气。

  在扩大范围的“黑俄”上,大部分毒针被卷走并被剪断,但还是能看到一些士兵被还没来得及割的毒针击中后倒下。我试着镇定那颗响彻心扉的心。

  “该死,我怎么才能赢?基皮拉的弱点……!’

  就在勉强转动不转的头脑的一刹那,一条信息如闪光般在头脑中闪过。

  “水!快点,水!“

  “咳!什么?“

  虽然用布裹着脸,但塞列农还是反复咳嗽是否会进粉,反问道。我急切地回头看着魔法师们

  是的。

  “魔法师们向天空使用水魔法吧!基皮拉的翅膀湿了就不能飞了!”

  与普通蝴蝶不同,红粉并没有保护基皮拉的翅膀。水是基皮拉最大的敌人。

  哇!

  听了我的命令,魔法师们一个个地发动了水魔法。就在水流冲向天空的同时,覆盖着天空一片漆黑的基皮拉也扎堆掉下来。

  巨大的蝴蝶在水中蹦蹦跳跳的景象一看就吓人,到处传来干呕的声音。

  “但是这个太弱了。数量太多了!”

  “该死,要是下雪……!”

  最近无时无刻不下着鹅毛大雪的天空,今天却风和日丽。

  当我脑子发疯的时候。

  “如果是水,难道圣水也可以吗?”

  在我身旁,用洁白的衣襟遮住鼻子和嘴巴,安静的尤莉安问道。

  “圣水?”

  我猛地转过头看了看他。

  “无与伦比,无与伦比。新星力对付魔兽不是最好吗。水可以阻止基皮拉的移动,但圣水可以烧毁基皮拉的翅膀。圣水陨落后,红粉也会被净化,患幻觉的士兵也会康复,一石三鸟。”

  听到我的回答,泛着淡紫色眼珠的朱利安深深地深呼吸。

  “嗯,指挥官先生,虽然我来到了暖炉里,但…我们可以下圣水之雨。”

  “是真的吗?”

  我喜出望外。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这是最好的剧本。

  “你……!还以为什么也没用呢……!”

  “又来了……I”

  被惊魂未定的气氛所笼罩,同样显得晕头转向的塞列侬和卡西亚,向尤利安露出激动的表情。我跳到空中,抓住他的肩膀。

  “那就拜托了!快!  ”

  “他,可是有大问题!”

  尤利安打断我的话,喊道。他脸上露出要哭的表情。

  “…咒语…记不起来了……!”

  要冒出的洞是个洞,是个问题重重的洞。

评论
热度(13)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