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本想成为忠诚的剑 247-249


第247集

  “……求求你说你在笑话。”

  暂时失去了人类语言的我用刺耳的声音低声说。

  如果是开玩笑的话,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我会很生气地想说什么玩笑,但那还不如那样好。

  如果是真的,只有绝望。

  “我也希望是个玩笑。”

  抓住头发的朱利安紧闭着眼睛。甚至连他自己都很痛苦,那银色的睫毛在颤抖。

  我直觉到了不是推进就能出来的,我沉着地调整了一下呼吸,安抚了他。

  “你还记得什么吗?”

  “那个……!全能的莱西,用伟大的棍子……?直到现在在这个地方见到你为止,我还记得……!”

  “应该是权能之臂吧!那不是圣经上用的句子吗!是你的慈悲吗?“

  “啊!对了!”

  塞列侬刺伤了掉下来的毒针,他郁闷地喊道。朱利安爽朗地叹道。那一刻他的信誉减半了。

  “给你时间,你能想起来吗?”

  我紧紧抓住尤利安的肩膀。虽然不可靠,但他是解决这一事态的关键。尤利安呻吟着,乱拨弄自己的头。

  “该死,这就是我不想来的原因。指挥官说只用手暖气就可以了……”

  带着怨恨的抱怨是没有正义可言的。尽管如此,我还是等了他的答复。

  “给我十分钟。我会想起来的,如果咒语不行,那就祈祷吧。“

  因为他知道尤利安是个任性的人,而且虽然是个跑了好几圈的人,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并不是个逃避责任的人。即使这只是求生的自私。

  我点点头,回头看了看卡西亚。

  “卡西亚爵士!”

  “是的,指挥官。”

  “这周围一定有魔法师在操纵魔兽。暗中查出来,报告给我。你能做到吗?”

  “遵命。”

  卡西亚弯腰行礼,开始跑过雪原。我回头看了看乔纳森。

  “乔纳森·艾默里爵士。不管发生什么,替尤利安看守棺材。就像一个爵士的身体。“

  “……听从吩咐。”

  乔纳森低下了头,眼睛眨得很慢。我长长地看着他,抖了一下剑。就像树枝着火一样,刀刃上燃烧着黑色的剑气。

  “我和我走吧。”

  “是的,师傅。”

  月光在赛列侬的剑上闪闪发光。它还没有完成,但比第一次看到它更稳定了。我环顾四周,注视着开始慢慢倾泻的幻气。

  “呵亿!凯里,凯里!“

  “沙,救救我!求你了!你做错了。”

  遮住鼻子和嘴巴的程度并不能阻止产生幻觉的红粉。许多士兵已经在幻觉中挣扎。

  ‘在切断人的喉管的时候……绝对不能避开他的眼睛。’

  伴随着浅浅摇曳的视野,脑海中自动响起的思念的声音,我紧闭着双眼。

  讨厌我这样讨厌对付基皮拉。扑上去撕裂身体的魔兽们只是砍掉就算了……

  “杀了我,秀秀。”

  基皮拉的红粉勾起了最可怕的记忆。

  “捂紧鼻子和嘴,哈哈。”

  我更用力地压住那块捂住鼻子和嘴巴的蓝布,把它盖住,转过身去看塞列侬。

  他也可能是开始出现幻觉症状,洁白的额头上汗流浃背。有免疫的我也开始慢慢出现反应,这也情有可原。

  “可以吗?”

  可能是精神上的打击太大了,他的人生已经开始动摇了。听到我的问话,深呼吸了一口气的塞列侬开心地笑了。

  “是的,完好无损。”

  显然是个谎言。

  啪,啪!

  我没有加上别的马,而是聚集玛娜,作为踏空的跳板,以凛冽的气势奔向下降的基皮拉们。塞列侬跟着我。

  “你看到什么幻觉?”

  “什么?那个•••••••

  塞伦农被我的问题吓了一跳,在空中扭伤了。我很快抓住了他,猜想他有麻烦了。这似乎是个难以告知的回忆。

  我柔美地打开了嘴唇。

  “我看到我的老师死了。”

  ‘一定要扛起你夺走的生命之重……‘

  自从杀死卡拉肖后,基皮拉的红粉表现出的幻觉种类总是相同的。

  听到我的回答,塞列侬用复杂

  的眼睛看着我。我全神贯注地在空中奔跑,脸上带着不变的面容。

  “我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说得没事儿,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克服,但我再也不怕面对了。”

  像长疮蝴蝶一样的基皮拉们向我们露出牙齿。导致精神错乱的毒液从他们的牙齿上流下来。

  “你的生命是我救活的,你要活着”。

  “因为我比那时的我强多了。”

  我不再是那个一想到噩梦就会瘫坐在地上大哭起来的孩子了。

  徐益翼!

  他仰了一下身子,然后猛地拉了一下,利用其后坐力大刀阔斧地挥舞着剑。黑色的欧勒飞向巨大的波浪。

  基耶艾克!身体被割断的基皮拉们呼啸着坠落,像要被撕裂一样。盯着地面士兵的基皮拉们似乎改变了目标,向我们飞来。

  稀里哗啦。

  飞向我们,周围散射的红粉数量迅速增多。吸粉到嘴巴发涩,幻觉越来越浓。

  流淌在雪原上的红血。我无法承受的丑陋的牙齿和被我的剑刺得吐血的卡拉肖。第一个出现的黑色剑气。那天的噩梦又重演了。

  “累的话,不用硬撑也没关系。你下去吧。“

  嘿!

  我砍了基帕拉哈纳,他冲上来要咬塞列侬。塞列农现在手都被冷汗湿透了,不停地挥着剑。

  “……对我来说,我能看到我的母亲。”

  声音近乎低声细语。我砍了又砍,毫无还手之力地蜂拥而至的基皮拉。剑刃上布满了红粉。

  “当塞浦路斯伯爵家指责我没有成为皇太子是无用的时候,我母亲是唯一袒护我的人。我低声说,我一定会把权力交给你,看着被别人骂的母亲,我想起了什么也没做的无能为力。”

  到底有多少孩子要被大人的欲望所伤害呢?

  我想起塞浦路斯伯爵那张令人作呕的脸,憋着一口气。

  “不过,没错。”

  哇!

  爆裂的银色欧勒神秘地飙升,似乎净化了空中弥漫的红粉。

  未成熟的光柱。但有未完成时的美。

  “就像师傅说的,我不再像当年那么弱小了。”

  即使眼睛模糊,也要向前看的意志。塞列侬对我来说是个骄傲的学生。

  “你负责右边。请给我左边!“

  “是的!”

  我爽快地笑了笑,开始在空中搅动。

  沿着长长的剑气轨道,蝴蝶翅膀停止了运动,黑色的血液喷涌而出。红色噩梦在空中爆发。

  “瞄准,开火!”哗哗地说。在我的指示下,魔法师们再次一致使用水魔法击落了基皮拉们。在基皮拉们制造的团子里,鼻尖都发麻了。

  它们在远距离上是相当有威胁的敌人,但在近距离上,它们就像捕捉蝴蝶一样容易。

  “秀秀,我亲爱的门徒。”两个问题是,基皮拉的数量多得让人呕吐,而脑海中回荡的声音又增加了思念。我沉浸在怀旧中,叹息般地笑了。

  “师傅。现在休息吧。”

  夸昂!

  黑色剑气嚓嚓地把树砍下来。在下面感觉到了惊愕的目光,但因为没有受害者,所以没有去观察。

  “我会继承你的意志。

  该休息了。

  一连串的幻觉不再是我的障碍。

  “指挥官,你离任了!”

  就在枕着一小撮基皮拉满身粉末的时候,下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迅速往下看。

  “咒语!咒语!我想起来了!“那里有个和颜悦色的尤利安挥舞着他的手。可能是揪了头发,从银色的头发间能看到原本没有的包皮。

  “那个人类终于能当饭吃了。”

  塞列侬空笑了一声。与冷漠的语气不同,脸上充满了庆幸的表情。

  徐益翼!

  我把支撑着自己脚步的玛娜的跳板直接摔了下来,像坠落一样掉下去了。

  砰

  落地时,地面轻轻地响了起来,但我毫不在意,大步走向朱利安。

  “现在能用吗?”

  “呼,等一下。我很紧张,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尝试。“

  朱利安紧张地轻轻搓了搓我的手,张开双臂

  抓住了半空中。

  粗粗的。

  他白色的指尖爆发出散发着神圣气息的银色火花。

  “等等,指挥官!小心!”

  夸西克!

  而从塞列农急促的呼喊开始,基皮拉们开始无情地向尤利安袭来。我砍下了朝尤利安飞来的毒针。

  “感受到神圣力了吗?”那你就不能过来了,你应该逃跑。……看起来是魔法师操纵的。”

  虽然不知道在哪里,但似乎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并试图阻挠。我咬紧牙关,把剑竖起来。

  “我会保护你的。赶快发动!”

  朱利安被我的喊声刺透了眼睛,他紧紧地点点头,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是否像集中注意力一样缩小了眉头?

  花儿乐!

  他身上发出银色的光。

  “全能的莱西。举起你全能的臂膀,让我在这里看到你慈悲。“

  “神性力”向四面八方扩散,足以让全身的感觉崩溃。光是在旁边,就像在云端飞来飞去一样,产生了奇妙的感觉。本以为和L在一起,已经习惯了庞大的神圣力,但全力发动的时候却是另一种感觉。

  “谁能看见天空呢。你的住处在那里。有你眷顾天底下的人类,我们,死……不惧望谷。”

  中间虽有惊险的犹豫,但幸好安然无恙地度过了。我对剑气进行了猛烈的扫射。它们的翅膀被撕裂了。

  哗啦啦。

  短时间内匆忙拉起玛娜和过量服用红粉的副作用导致鼻血哗啦啦流。我用手背擦去了热液体。

  “你忠实的仆人踏在地上,仰望天空,等待你的慈悲。”

  一闪。

  紧闭双眼的尤利安睁开了眼睛。

  眼睛不分眼白和瞳孔,喷出浅蓝色的光芒,红色的血顺着眼角缓缓流落。这似乎是激发巨大神圣力量的副作用。

  帕亚特!尤利安屈膝俯身,用手掌扶着雪原,以他扶着的地方为准,光之柱直冲云霄。连接大地和天空的银色光柱既神圣又惊奇。

  我看着那样子,停剑叹息了一会儿。

  平时本来就很绕,所以忘记了生活,在庞大的帝国内部,尤利安也是极少数的大臣官之一。他的神圣性不可能是一般的水平。

  “我,在太阳面前恳求你”

  许忆,似乎力不从心,吸了一口气的尤利安,用锐利的眼睛望着天空。

  “现在,请把甘霖降在干旱的土地上。”霍莉·莱恩。

  他低声说。

  砰

  蔚蓝的雷声撕裂了天空。天空震动了一下。云彩瞬间染成银色,光气灯更强烈地闪动。那一瞬间,大家都惊呆了,仰望天空。像久旱逢雨的人们。

  就像神降临一样神秘的瞬间。

      哗啦啦啦啦

  天上下起了神圣的大雨。

  基耶艾克!

  向我扑来的基皮拉们一碰到银色的雨丝就尖叫着,连尸体都没有留下,直接烧了进去。圣水是净化一切邪恶的火焰。

  我伸手向天空倾泻而下的雨丝看了看。覆盖在手上的红粉被洗净了。

  皮肤上的水并不冷。温暖无比。

  感觉就像被圣水洗礼过一样。

  “哈哈,咳咳!我说过我能做到吧?哇!“

  我回过头来,听到一阵刺耳的咳嗽声,尤利安咯咯地笑着,擦了擦嘴边的血。他的脸色煞白。

  “该死,尤利安!”

  当时情况紧急,根本来不及多想,如果能让圣水从天而降,那肯定会给身体带来很大的负担。

  我急忙跑过去,接住朱利安双腿无力的身体。

  “指挥官。”

  “别说话!我要疯了,你的精力一团糟!治愈魔法师!新官!马上……!”

           啪嗒。

  冰冷的手抓住我的胳膊。回到原来的淡紫色的瞳孔向我弯曲。

  “嗯,有用吧?”

  干裂的声音撒娇地问。心里一沉。

  “我是说,我……”

  “该死,你!”

  “请好好跟雅丽娅公女说一声……”

  “啪……”牵着我胳膊的手无力地落下,眼睛轻轻地闭上了。

  我迅速察看了他的情况,支撑着尤利安,无奈地喃喃自语。

  “你只是在睡觉……不要说朗姆酒……”

  呛声,均匀的呼吸声传开了。

  尤利安睡得很好。

第248集

  “情况怎么样?”

  “所有的小伤口都治好了。精神已经稳定了,但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因为使用了太多的神圣力。“

  向新官得知尤利安的情况后,我松了一口气,把圣水还没干透的他的头发捋了过去。

  收拾完士兵,迅速移动位置,搭起营房后,才有空闲时间找到他休息的营房。

  魔法师没找到。虽然很可惜,但一开始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在没有死亡的情况下结束就很满足了。

  “对不起。我很乐意接受惩罚。”

  “没关系。在战斗中,我一有空就盯着看,但我发现他们不见了,所以他们似乎躲得很牢。”

  “要不要剖腹?或者连续一周站岗。”

  “你没在听我说吧?我说没关系。”

  我想起了像疯子一样乞求惩罚的卡西亚,摇了摇头。她对自己太严厉了。

  ‘殿下,胳膊……!’

  “哦,我很晚才发现有伤口,没有扎得很深,所以不用担心。我找了个治疗师,他们给我包扎过头了。”

  好不容易让她冷静下来后,塞列侬就成了问题。

  看到他胳膊上绑得严严实实的绷带,他惊愕地笑了。

  塞列侬主动提出帮助统领,但脸色不好,似乎不是过度诊疗,只好把他硬揉在棚子里让他休息,然后来到尤利安面前。

  “你什么时候能醒来?”

  我忧心忡忡地低头看着尤利安。

  他醒来后是否移动,反正到达也没多久,不管醒不醒,明天早上就出发,我都在考虑。

  “到神圣力恢复为止,估计需要一段时间。”新星力是一种充电式力量,像玛娜一样使用一定数量以上,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重新使用。”

   新官查看了图表。

  “我估计至少三天     ”

  “阿切!噗!”

  巨大的喷嚏声响彻营房。

  我和新官同时低头看了看床。

  “嗯……好冷……指挥官……没有棉被吗?”

  自称至少三天后起床的尤利安,倒地还不到5个小时,就睁开眼睛擦着流鼻涕,念叨着棉被。

  我和新官急切地交换了目光。

  “……不是说要三天吗?”

  “至少三天,最多两周,意料之中……怎么……”

  首席新官带着惊愕的神情四处打量着尤利安的身体。

  可能是睡醒了,忙得不可开交,朱利安说:“嗯?他呻吟着“嗯?”的困意,像纸娃娃一样跳动。

  “……神圣力恢复速度超乎想象。磨损的神圣力已经恢复了一半。”

  新官感叹道。新官似乎恢复得也很快。

  ‘是不是因为单纯就好得很快……?’

  看到朱利安,尖尖的向四面八方耸立,留着刺猬般的发型,打着哈欠,让人产生了合理的疑问。

  因为是属于亵渎神圣范畴的发言,所以虽然没有说出来。

  “身体还好吗?”

  不管怎么说,这是好事,我决定高兴。

  被咬了实习引信的我把椅子拉到尤利安旁边坐了下来。

  “是的……除了冷,我还好。”

  瑟瑟发抖的尤利安一把拽起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软绵绵地裹在身上。被被子埋着的样子像毛毛虫。

  “您马上移动没问题吗?”

  “只要不骑那匹该死的马驹。”

  可能是真的不喜欢骑来的马,他厌倦地皱起了脸。

  “好好的。”

  看着他随和的态度,我露出了一丝笑容。看到他流着血倒下的样子,我有些忐忑不安,以为是我要求的过分了,但似乎是没事的担心。

  在确认了他的情况,准备处理剩下的事情的一刹那,一个疑问浮现了出来。

  “但是你为什么要让阿丽娅好好说呢?”

  “咳咳。”

  尤利安咳了一声,喉咙好像被堵住了。

  “嗯  你知道吗    ”

  淡紫色的眼珠滚滚。他似乎在找借口。他偷偷看了我的眼色,胡言乱语。

  他的双耳尖都红了。

  “阿丽亚公主不是很棒吗?也觉得只是亲近一下就好了……”

  “不会是你……。”

  我完全放弃了这些明显是借口的借口,一下子皱起了眉头。

  尤利安脸上露出了偷巧克力时被抓的孩子般的表情,一下子咽下了口水。

  “被阿丽娅……抓到把柄了?”

  我带着真诚的担心看着尤丽安。

  阿丽娅对我来说是个天使般的孩子,但我经历了这么久,才发现我的天使并不像其他人的天使。

  “我要以两倍的价格卖掉我买的花边。嗯……有必要这么做吗?”

  高级花边是贵族的奢侈品。你为什么不打开那些有钱人的保险箱呢?”

  “是的,但是……

  “我还记得那些嘲笑我买蕾丝的人。我要三倍卖给他们。”

  我记得阿丽娅,她笑得像个小恶魔。阿丽娅是个不会先惹谁的孩子,但挨了一拳要把对方弄软才会退缩的孩子。

  “尤利安调皮捣蛋,得罪了阿丽娅,被抓住把柄,正在翻滚?有道理。“

  我脑海中播放着一部电视剧。

  朱利安面对我,脸上带着怀疑自己耳朵的表情,嘎吱嘎吱地点了点头。

  “就像个例子。弱点就是弱点。”

  “你能让我不要欺负你吗?”

  “不……没有必要,只要好好告诉我就可以了•艾尔那小子为什么总是发疯,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尤利安一脸狼狈。不知为何被骂了,心情不好,但首先还是点点头。

  “我会好好告诉阿丽娅的。杀身成仁地保护了志愿军。”

  “很好。给我加点香料。朱利安大臣官背后光环闪耀,什么的。你知道感觉吗?“

  “那个有点……

  “呸。”

  可能是聊了一会儿,营房门口传来动静。

  “指挥官。“我有一件事需要你确认。”乔纳森说。我起身了。

  “我得先走了。在你走之前好好休息。“

  “哦,是的。”

  要走的我被尤利安抓住了。回过头来看,有什么要说的,他嫣然一笑。

  “在战场上,指挥官比谁都靠谱。谢谢你们的守护。”这是一句轻松却真诚的感谢。

  我扑哧一笑。

  “我会继续守护你们。所以你还活着。”

  只要活着,谁都能保住。

  我们天一亮就上路了。虽然有些士兵留下了红粉和麻痹毒药的后遗症,但由于都是用圣水清洗的,所以没有不能移动的人。

  除了塞列侬想打肩挑天的尤利安之外,这次移动是顺利的。

  “我能看到村子。”

  在我旁边赶马的乔纳森指着前方。他骑的黑马呜呜地哭了。

  一个位于积雪森林中的小村庄。虽然不华丽,但看起来很团圆。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新的白色气息升上天空。

  我们的目的地是巴甫洛夫。

  “我一直在等。”

  一进村子,战士们的领头有个穿盔甲的男人欢迎我们。在北部入侵发生后,这似乎是被派往阿塔拉各边界地区的中央军。

  我从马上下来,站在他面前。

  “我是尤尼斯·雪莉。很高兴见到你。“

  “克什米尔克里西斯。”

  我抓住他伸出的手挨了一顿训,突然觉得很诧异。

  “不是检察官啊”

  老茧和检察官们不一样。

  也许是有点好奇,男人笑得很开心。他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人,那明亮的橘黄色头发,近乎黄色,面容慈祥。

  “远道而来,辛苦了。要休息了吧?我会带你从搭棚子的位置开始。“

  “谢谢你的好意。只是把营房交给士兵。“

  咔嚓咔嚓。

  把挂在鞍上的剑鞘取出来挂在腰间。

  “我想从与北部交界的河流开始。请带我去那里。“

  在北方军队随时可能进攻的时候,我们不能游刃有余。

  听到我的回答,眨眼片刻的尤尼斯点了点头。

  “好的。克里西斯爵士请跟我来。“

  我把士兵们交给乔纳森统领,回头看了看。

  “舍列侬陛下,卡西亚爵士,朱利安大臣。跟我来。”

  “哎呦,我也是?”

  与二话不说就下马的塞列侬和卡西亚相比,利用马具漂浮而来的尤利安似乎没有料到,说是讨厌蛋,选择的运输手段就是那个。我咯咯地笑了。

  “手炉掉了怎么行?快来吧。”

  事实上,因为这次霍利·雷恩事件,他意识到尤利安可以成为对付魔兽的强大战斗力,所以想把他带到高层。但他的态度是“如果那样说,就讨厌麻烦的事情”,但他的态度一清二楚,所以就转移了话题。

  尤利安不耐烦地呻吟着,却乖乖地跟着我。

  “我听说路上有袭击。你的部队没有损失吗?“

  “是的,只有几个人受伤。”

  “看来卿的指挥很厉害啊。”

  “您过奖了。只是幸运地遇到了熟悉的魔兽。”

  挪动着脚步,和尤尼斯交流了几句。是一个给人留下很温顺印象的男人,和印象一样性格也很爽朗。温和地引导对话,并加入适当的称赞,就像是一个了不起的高段位。我微微谦虚地说。

  “我听说您在中央会议上还提出意见,北方军队可能会把河冻下来。我从来没想过在那里,所以我想我会保护这个地方,但我知道我不会入侵,但我真的很清醒。”

  啪

  尤尼斯停下了脚步。

  我抬头望着眼前的河。

  “西丁的河只要能越过,就会成为最短距离的路。”

  清澈到可以倒入水中的江面上结着薄冰。

第249集

  我凝视着河。结冰的水面照亮了我的脸。

  “用作水源应该没问题”

  乍一看,河水看起来很干净,没有特殊的净水过程就可以饮用。看到有鱼在薄冰下游动,似乎也可以作为食物来源。

  这条河太宽了,肉眼很难看到河的另一边。我专心地看着它。

  容易搭棚子的平地,后面是茂密的树林。

  “那片树林和北部相连,这样的话,逃跑也很容易吧。”

  前面是河流,后面是森林。

  这里有食物、水和逃亡路线,是北方军队偷袭我们的最佳地点。

  只要能渡过这条河。

  “河背到什么深度?”

  “日出的白天还会结薄冰,但气温下降的晚上背得相当厚。”

  显然,太阳下山时,温度越来越低了。到了晚上,江面变得很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后面的尤利安瑟瑟发抖,把披着的斗篷裹了起来。

  “很有可能是晚上过来的。”

  只有等河再结冰的时候再来,魔法师们的损失才会少一些。本来兵力就少的北方军肯定会尽量珍惜这珍贵的魔法师。

  “你知道北方军队什么时候来吗?”

  “我们今天下午听到的消息是,在尤特斯和巴甫洛夫的十字路口地区发现了最后的踪迹。”

  “那么,以很高的可能性……”

  “你会来巴甫洛夫的。”

  我们必须尽快防备入侵

  我迅速环顾四周。不知不觉间开始下雪的雨雪覆盖了结冰的湖面。

  “北方用的是火箭。有过一次。距离很远所以这次也很有可能使用。我们最好在湖前设置路障和保护魔法工件。“

  “火箭……麻烦啊,还是有积雪,火势不会蔓延到村子里。”

  “无聊的眼睛也有帮助”

  不幸中的万幸。我转过头,看着卡西亚。

  “卡西亚爵士。”

  “是的,指挥官。”

  “我这次也会命令你找出操纵魔兽的魔法师。”

  他的蓝眼睛在朦胧的月光下闪闪发冷。

  “这次能找到吗?”

  我淡淡的笑了。因为卡西亚,我第一次知道蓝色可以那么热。

  火眼金睛的她用拳头拍了拍心脏附近,低下了头。

  “如果能给我挽回的机会,这次我不会让你失望。”

  她的声音中流露出坚定的责任感。我点点头,仰望着在云层间隐现的残月。

  战斗的时刻即将来临。

  之后,和尤尼斯讨论完马上急事的我,把志愿军一行送到营房,就往村子里赶。想看看村子的状况。

  “看起来不太难”

  虽然没有像首都一样大的建筑和华丽的造型,但也没有什么不足之处。因为雇佣兵的事情去讨伐魔兽,只看到了快要倒下的村庄,感觉比想象中的还好,所以很安心。

  夜深了,街上几乎没有人。久违地享受了孤独时光的我,无定所地走着,听到右边胡同里熟悉的动静,睁大眼睛转过头来。

  “好了,现在好点了吗?”

  “啊,我爬不起来了……

  低沉的嗓音让人觉得有点机械,显得很亲切。

  确认射杀车对象的面容后,我震惊不已。

  “我来扶你。病得很重吗?”一脸慈祥的乔纳森,不知是不是摔倒了,正扶着哭丧着脸的孩子,膝盖附近血迹斑斑。

  俗话说不能以貌取人……真的不适合……

  对孩子和蔼可亲的乔纳森,就像看到了小心翼翼插花的魔鬼。

  不知道是不是错过了搭讪的时机,也错过了装作没看见的机会,只是模模糊糊地呆着,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视线,两眼正好对视了转过头的乔纳森。

  “……指挥官。工作结束了吗?”

  随即,乔纳森一副平日的正色面孔,向他鞠躬致意。我觉得现在的他和刚才的他有很大的背离感,点了点头。

  “圆满结束。爵士为什么不停地出来。这孩子是谁?“

  我朝那个用惊恐的眼睛仰望我的孩子弯下腰,尽可能灿烂地笑了笑。吓了一跳的孩子可能对我的笑容有些奇怪,躲到乔纳森身后探出头来。

  “果然孩子们很难”

  孩子们比大人对危险更敏感,他们会本能地感觉到我的气息,害怕我的气息。孩子们一不小心就会被打碎,所以我也没有靠近他们。

  我觉得再靠拢一点只会让孩子更害怕,所以我站起身来面对乔纳森。他淡淡的目光接触到了皮肤。

  “是那个和我撞伤的孩子。我要送他回去。”

  “啊哈。”

  如果撞上乔纳森,他一定会摔得很重,因为他是个小个子,大约在乔纳森的腰上。有点苦恼的我立刻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和孩子对视。

  “伤口,要不要给你治?”

  “  什么?不,没关系,没关系    ”

  “因为在这里就能给你治疗。”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碾好的草药。由于战时没有足够的时间采摘和修整草药,所以急救所需的草药总是以随时可用的状态随身携带。

  “我不会伤害你的。也不会太久。”

  我把眼睛都瞪大了。那个紧紧抓住乔纳森衣角的孩子似乎很苦恼地转来转去地转着眼睛。

  “你能把裤子收起来一会儿吗?”在尽量柔和的声音中,孩子终于点点头,把裤子收起来了。磨蹭的样子很可爱。

  “等等。”

  当我屈膝伸手到孩子的膝盖上时,乔纳森抓住了我。

  “我来。给我吧?“

  “   是你吗?“

  “是的。”

  他的手抓住了我手里的玻璃瓶。即使在雪地上屈膝时,他的表情也很冷漠。

  “帮助指挥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屈服,这是副官的使命。”

  不经意而又深思熟虑的语气。他是个难以捉摸的人。

  “你知道草药吗?如何使用它?“

  “我在农村长大,大概知道。这不是卡索赫夫吗?“

  草药被碾压得无法辨认形态,乔纳森还是立刻认出了。

  “只在北部地区出,所以大家都不太清楚”

  我惊讶地看着他。

  用自己的手帕擦掉血后,他在孩子的膝盖上涂抹了满满的草药,并用新的手帕在膝盖上绑住固定。这不是一两次的手艺。

  他把裤腿都拉下来了,站了起来。

  “不要勉强。别再跑来跑去像这次一样撞了。”

  “……是的。”

  孩子可能是害羞把还没掉婴儿肥的胖乎乎的脸颊染红了。乔纳森看着那样的孩子微微一笑

  他第一次那样笑。

  “我带你去。我说房子在哪一边。“

  “哟!没关系!就在那里。“

  孩子的小指尖指着不到200米处的房子。也许现在我已经不害怕了,笑容满面的孩子向我和乔纳森嘭嘭挥手。

  “谢谢你的帮助,再见。”

  孩子们出奇地开朗。饱含着我从未经历过的童年纯真的双眼,总是让我同时感受到一种奇妙的满足感和怀疑感。

  孩子们很难,但我从来不讨厌他们。

  “爵士喜欢孩子吗?”

  连孩子完全消失的事情都看在眼里,然后问。同样,看着孩子背影的乔纳森在我的问话中缓慢地转了转眼睛。

  “不。不是特别喜欢。”

  “就那些而言,我和孩子是很般配的。”

  也许是想起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新态度,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乔纳森乌黑的眼睛闪闪发光。

  “保护和帮助小孩子不就是大人的使命吗?一个没有保护孩子的社会不配被称为文明社会。”

  这句话浓重而沉重。瞬间,他的表情起伏不定。我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回到军营吧。天气很冷。”

  乔纳森马上脱下斗篷,披在肩上。我本想说可以了,但没想到乔纳森会像机器一样回答“这也是副官的任务”,于是放弃了。

  “是的。回去吧。”

  天空倾覆着雪花。

  巴甫洛夫的早晨很美。从河那边升起的太阳就像一幅画。和往常一样,比任何人都起得早的我,坐在石墙上看日出,看到靠近的动静转过头来。

  “你很勤快啊。”

  尤尼斯微笑着向我走来。我礼节性地对他微笑。

  “尤尼斯爵士。现在还早,为什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再休息一会儿吧。”

  “我最近一直都不太擅长。一旦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既然你醒了,我们就早点和克里西斯爵士一起开始新的一天吧。”他客气地回答道。

  此后,我享受了短暂的沉默,说出了第一次见面时就有的疑问。

  “尤尼斯爵士,你不是检察官吧?”

  “……你怎么知道的?”

  尤尼斯惊讶地看着我。

  “敬的手和握剑人的手有点不同。”

  “你很敏感,是的。我是个矛手。”

  “捕矛者?”

  普通指挥官是检察官,但魔法师指挥官也不少。所以我料到他是魔法师,但他是个长矛手,确实很独特。

  “哈哈。你不相信吗?”

  “不。把长矛当作主要武器的人,我只是第一次看到,觉得很神奇而已。”

  人们普遍认为,长矛无异于学习剑,适当掌握使用方法的辅助武器。这是因为虽然有射程长的优点,但与剑不同,用于砍杀时比较模糊,而且因为“长”,反而容易读出轨迹。

  豪爽地笑着的尤尼斯,眼睛里闪着光。

  “当然。因为矛手并不常见,所以我要让大家看到,褥疮也足够强壮。”

  是自信满满的声音。是时候对这种自信产生兴趣,眯起眼睛了

  咕咕咕咕宫。

  不远处开始传来大地的响声。

  一下子神经紧绷。当危险的东西靠近时,它总是这样。我一下子凝视着河那边的陆地。

  积雪像尘土一样向四面八方飘扬。江河荡漾,陆地震动,树木乱作一团。我盯着越来越多露面的那群人。

  “啊。”

  而第一次露脸的男子也让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

  西格蒙德,混蛋。

  领导北方军的是希尔达·贝斯托,北方袭击军的队长,我在与北方的第一次战斗中没有杀就把他送走了。

  有多少人会因为我没有杀的她而死。

  他不断地向我提出两难的问题。


评论
热度(11)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