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被恶徒们抚养长大 17-18

第十七章

  女主角来已经一个星期了。 我也还挽救着这烛光般的生命。

  经过一周的思考,女主人公出现对我来说是件好事。

  "因为可以成为憧憬的女主人公的妹妹。’

  "姐姐!"

  "艾琳!"

  走在走廊上,跑向偶然发现的女主人公,女主人公张开双臂,小小怀抱住了我。

  虽然只差两岁,但女主角却比我大一个脑袋。

  "我的妹妹太可爱了。啊……"

  有一点特别之处在于她非常喜欢"妹妹"

  "的确,小说中每次都只有男性出现。"

  朋友也是男人,因为是角色,主演级别的各种男主人公当然也是男人,发球当然也是男人....

  "这样看来女主人公没有同性朋友。’

  呵,就是说我是女主人公中唯一地第一位同性朋友地机会吗?

  "阿琳的脸颊怎么这么像膨胀的面粉呢?"

  嗯 那是称赞吧?

  看着她幸福地捏捏着我的脸颊,虽然看起来并不讨厌。

  "姐姐 今天做什么?"

  "今天下午爷爷单独见面。 除此之外,自由!"

  "呜哇,原来如此。"

  我假装单纯地感叹,但不难看出女主角要去做什么。

  "应该是为了平息狂暴化吧。’

  埃塔姆的血越浓,谁都有狂暴化的危险。

  特别是直系血最浓,因此经常对广幅画的不安感到紧张。

  因此,女主人公定期与埃塔姆家族的一员见面。

  在原作中突然掉进埃塔姆家族,让人讨厌的女主人公在初期与埃塔姆家族急剧亲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真是的,姐姐。"

  "嗯,怎么了?我的妹妹。"

  女主角把我抱在怀里,不停地摸我的头和脸颊。

  "姐姐 你想当你的女儿吧?"

  "哦……?没有?"

  "那么我来帮你……… 哦……?"

  "真是的……我不想成为舅舅的女儿。 但是,如果想待在这里,就需要监护人。"

  女主角怪不得有点不情愿地说。

  "哦……"

  什么?

  本来就是这种性格吗?

  好像不是啊。

  "沙尔内,成为埃尔诺·埃塔姆的养女吧。 ”

  "爷爷,一定要这样吗? 他太可怕了。 而且好像也不太喜欢我。”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用担心了,那家伙太公平了,对所有人都是XX。"

  "什么?"

  "那家伙看上去就像一个对恶童毫无想法的混混,实际上也是如此,但他确实遵守了进入自己圈子的事实。 这正适合守护正式拥有接班人地位的你的安危。"

  "……嗯,知道了。 爷爷。"

  嗯,想想看,好像不是很喜欢。

  但似乎也没有出现如此不情愿的描写。

  我重新以新奇的面孔看到了女主角。

  '只要互相喜欢不就行了吗?’

  我用很严肃的脸蹭了一下下巴。

  女主人公从刚才开始就用欣慰的眼神看着我,看自己摆出这样那样的姿势。

  那眼神不知怎么地奇妙地痒得我偷偷地避开了视线。

  "啊,这么一看……… 不是马上就要发生那个事件的时候吗?"

  忽然想起来,我慢慢地歪了歪头。

  又名"遗物被盗事件"。

  这是女主人公来后埃塔姆家族发生的第一起事件。

  该事件使女主人公正式得到家族的认可,并受到埃尔诺•埃塔姆的关注,逐渐融入家族。

  "遗物被盗事件"顾名思义,是指不久后有人从埃塔姆家族盗走龙遗物的事件。

  因此,埃尔诺·埃塔姆险些再次暴走,女主人公阻止了这一点。

  以此为契机,埃尔诺埃塔姆对女主人公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女主人公被他领养。

  此次被盗的是艾塔姆家族的三件文物中的第二件文物"均衡碎片"。

  而且该文物的所有者就是埃尔诺埃塔姆。

  这就是埃尔诺·埃塔姆目中无人,米尔公爵也无法赶走他的原因。

  平衡碎片

  顾名思义,能够实现错位均衡的物品是<领养觉>初期支撑埃尔诺埃塔姆不完整的精神。

  均衡的碎片一般会选择继承你龙血最深的人。

  因为这是龙为了守护远远超越人类的签约者而给出的物品,所以选择最不稳定的人。

  所有的遗物都选择主人。

  第一件遗物"业火之炎"选择下代塔姆家族的家主作为主人。

  第二个说是表皮均衡的碎片。

  第三个遗物是"龙珠",这个遗物拒绝了所有主人。

  虽然偶尔会暂时借给女主人公力量,但最终并没有选择女主人公作为主人。

  "艾琳?"

  "嗯?"

  "为什么这么想?"

  可能是因为我失魂落魄地呆着,女主人公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嗯,没有."

  我摇摇头。

  "显然,在埃塔姆家族内部的帮助下,有人偷走了遗物……….’

  奇怪的是,虽然读了那么多小说,但记不清犯人是谁了。

  就像有人只用橡皮擦掉那一部分一样。

  "这个事件是女主人公和爱野爱腾亲近的契机。’

  其他的不知道,是不是不能像这个事件那样妨碍呢?

  "这次不是像上次那样死或者真的暴走……….’

  如果狂奔的话,女主角肯定会稳定宽幅度的。

  "女儿。"

  '所以说,没必要...… 我没必要拦着吧?’

  听到身后传来的熟悉的声音,我慢慢地回过头来想。

  "是的,阿瓦兹."

  "你在那里干什么?"

  "和姐姐黄了!"

  "布丁,想吃,怎么样?”

  "晕!"

  我不知不觉地用双手捂住了嘴。

  布丁? 这个忍不住

  别的不说,艾塔姆家族的布丁是我死后也绝对不会忘记的味道。

  "姐姐,走吧。"

  以为当然要一起去了,想和女主人公牵手,但身体一下子被掏空了。

  "爸爸?"

  "女儿,那个孩子应该去家主那里了。 不是那样吗?”

  "啊……"

  说今天和米尔公爵单独见面了。

  一脸遗憾地放下视线,女主人公皱着眉头盯着埃尔诺埃塔姆。

  "姐姐吗?"

  "啊,嗯。对。到了单独见爷爷的时间了。 下次一起吃布丁吧? 既然是两个人。"

  阳光般的女主人公劝我。 那灿烂的微笑我立刻点了点头。

  "好啊!"

  "好吧,下次再联系你."

  "嗯!姐姐,你好。"

  我轻轻地挥手。 越看越觉得女主角就像天使一样。

  "女儿。"

  "是的,爸爸."

  我圆睁着眼,温顺地回答。

  "现在是爸爸傻瓜的女儿。’

  他没叫他出去,恐怕戏还没演完。

  "女儿喜欢那个女孩吗?”

  "什么?什么!"

  因为是女主人公,所以不可能讨厌。

  "比我还?"

  "……嗯?"

  "他问我,他比我更喜欢那个女孩。"

  我把夹在肋下的老虎娃娃搂得更用力,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意图?'

  该不会是要试探我吧?

  我苦恼了一会儿,笑开了花,摇了摇头。

  "不!阿琳是阿凡奇最胆小的! 阿凡吉在采高。"

  "……嗯。"

  "真是的!"

  因为我现在的角色是饰演爸爸傻瓜女儿的角色。

  "是吗?"

  "是的!"

  他轻轻一笑,像往常一样抚摸我的脸颊。

  "你叫我爸爸,不要忘记这一点。 听说你是我的女儿。"

  这是温柔的声音。 听了那句话,眼睛不由自主地瞪大了。

  '这么说的话 感觉就像真的一样。’

  反正是在兴趣消失之前短暂的游戏。

  埃尔诺·埃塔姆真的是个坏男人。

  "但是现在有点危险。 心脏差点掉下来了。’

  我连连摇头。 瞬间被迷惑,差点忘了我的位置。

  只要过了这次事件,女主人公肯定会满意埃尔诺埃塔姆的。

  "是的,爸爸."

  我开怀大笑,顺从地回答。

  但是,奇怪的是,那天吃的布丁竟然没有现在吃的那么好吃。

    *

  和平。

  他咧着嘴吃着迈拉给的布丁,想到这个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因为直到不久前,为了出门还收拾行李的我竟然过着如此豪华的生活,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小姐,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吗?"

  迈拉刚吃完布丁时突然听到的问题,不由自主地倾斜了头。

  今天是什么日子?

  "在原作中好像没说什么。’

  回忆起往事,我偷偷地看了一下迈拉的眼色.

  今天就是从埃尔诺·埃塔姆那里得到布丁后过了三天。

  "是的!"

  不管怎么想,迈拉也没有什么理由让眼睛闪闪发光。

  他和我一起吃饭,和他一起吃饭后,和女主人公在院子里散步聊天.

  还有在原作中今天…….

  "今天是小偷盗走文物的日子。"

第十八章

  今天是月亮消失的"朔月之夜"。 在朔月的夜晚,埃塔姆的血睡着了。

  埃塔姆的任何人都不会狂暴化,稳定,也不敏感,能够进入深度睡眠的日子就是今天。

  龙为获得难以承受的力量的人类准备了安息日。

  当天,无论是直系还是旁系,都是继埃塔姆的血之后,他们的力量最弱的一天,也是埃塔姆警备最强的一天。

  埃塔姆的嫡系当天都不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

  准确地说,只说睡觉才是正确的。

  当然……

  "我很正常啊。’

  睡觉连个鼻屎都没有。 虽然听说旁系是有点浑身乏力…….

  "我甚至还很精神。’

  什么懒洋洋的,真是活蹦乱跳。

  只有埃塔姆家族的血没有一滴混合的事实变得明确。

  "迈拉,今天……… 什么日子? 我不知道。"

  "今天是埃尔诺的生日。"

  "……嗯。"

  是埃尔诺·埃塔姆的生日吗?

  偏偏在朔月之夜?

  小说中有这样的设定吗? 我用惊讶的面孔歪了歪头。

  "预计下周有生日宴会。 或许,礼物准备好了吗?”

  "没有啊?"

  有这样的活动吗?

  我不由得皱起眉头。 根本没有关于生日的话题。

  "唉,小姐是埃尔诺公爵的唯一女儿。 应该最先给你送礼物。”

  "呜,骄傲的……….”

  是朔月之夜啊?

  大家都睡着的时候能送什么礼物呢?

  "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方法吧?"

  "很远啊?"

  怪不得感觉怪怪的。

  我极力压住微妙的心情反问。 迈拉和往常一样和蔼可亲.

  '但是真正的犯人是谁来着?’

  分明不是那么厉害的人。

  "我有公爵经常戴的耳环。”

  显然,他的角色并不重要。

  "你知道那个其实是珠子的形状吗? 如果把这些都收集起来,埃尔诺公爵就不会变得可怕了。”

  只是负债累累,需要钱的临时演员…….

  "我知道其余的碎片在哪里。"

  另外,同样是欺骗没有比重的临时演员,让正在拉开的女主人公和埃尔诺·埃塔姆走得更近的一种装置。

  "如果小姐把那个拿过来,她肯定会更疼爱小姐的。"

  …看来那就是我。

  突然想起了像被某人追赶一样消失在分馆后面的迈拉。

  '为什么不知道呢?'

  我摸了摸额头。

  "想起来了,我被赶出去的决定性理由。"

  按照原来的小说,我被查出是蜥蜴人,所以应该接受血亲检查。

  血亲检查至少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得出结果。

  在小说中,现在是我作为缓期期限停留在这个宅邸的时候。

  而且,很明显,他是因为这件事被赶走的。

  "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呢?’

  奇怪。

  看了几年的小说怎么会只记得特定的场面呢?

  而且,似乎要消除这种怀疑,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了小说的一个场面。

  “小姐,如果能够进入埃尔诺公爵的户籍,就不会被赶出家门。"

  "……但是。"

  "如果送我这样的礼物,一定会代替新来的人领养小姐的。"

  "……那么能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当然可以,小姐."

  精神恍惚的时候我摸了摸额头。

  "原来犯人就是迈拉啊。’

  我镇定了一下心跳加速的心脏。

  我苦恼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事实上没有什么可苦恼的。 就是想到了该说些什么。

  "讨厌,你这远方的牛仔。"

  我嗤之以鼻地回答了。 这时迈拉的眼睛吓了一跳,变大了。

  不管原著有多好,也没到想赌上我的性命的程度。

  "小姐,我对您那么好……… 我说的话当中对小姐有什么坏处吗?”

  "说不定我会不小心把小姐说成是蜥蜴人。”

  那句话让我有点吃惊。

  迈拉怎么知道我是蜥蜴人呢? 好像没有被发现过

  "我照顾了那么长时间的姑娘,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迈拉这样说,他的表情充满了厌恶.

  直到昨天为止,女佣的表情是很温柔。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但是,真奇怪。 本来应该在新年会议上解决人性化问题。 听说这是在南大陆给罪犯使用的效果很好的药。"

  迈拉像往常一样亲昵地说道。 他笑得很白,就像我记忆中的那样。

  难道那个也是?’

  后脑勺有点麻麻的。

  "知道什么啊。’

  反正被赶出去是预定的事情,不管是否被查明,都不是我所知道的。

  我转过身来。

  "你会后悔的。"

  "你等着吧."

  "很期待明天的早晨。"

  "嗯,反正你两周都给你了。"

  我像个孩子似的回敬着回到了房间。

  实际上也是迈拉……, 不是,是原作中出现的那个临时演员死在了小说中的反面人物身上。

  一言以蔽之,遭到了兔死狗烹。

  "…虽然迈拉最终会偷耳环。"

  这是原作原原本本的故事。 因为只有这样女主人公才能让爱诺艾坦发挥自己的能力。

  所以这至少不会是我的错吧。

  但是,似乎有必要准备离开。

  "今天连女主角都没有。’

  女主人公也是因为天生拥有大量艾塔姆的血,所以今天会进入长眠。

  "还是打包行李吧。’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俯视着夹在肋下的老虎娃娃.

  "哎哟哟!"

  人生总是不如意。

  "要把老虎带去。’

  因为这是我收到的礼物。

  当然,说是打包行李也只有这个玩偶。

  第二天,迈拉终于交了事.

    *

  "那个孩子真是……?”

  "天啊……迈拉不是像保姆一样照顾那个孩子说。

  "恩将仇报!"

  "敢是埃塔姆家族肮脏不堪的……….”

  今天埃尔诺·埃塔姆没有来。 当然也没有迈拉。

  因为不能饿肚子,所以不得不为了去餐厅踏踏实实地走过去,耳边传来的声音非同寻常。

  "好像又闯祸了。"

  当然,这样看来,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公开了蜥蜴人这个事实而已。

  传闻和背后议论是很熟悉的事情。 与在学校经历的事情相比,这里没有恶意。

  "小姐。"

  我以为影子会垂在头上,但有人挡在我面前。

  "是谁啊?"

  "我是埃塔姆的管家,凯洛。"

  话虽说是管家,但就像米尔·埃塔姆的右臂一样。

  "他的到来意味着……….’

  米尔公爵的耳朵里也加入了该事件。

  "啊,这样。”

  "……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的耳朵很窄。"

  "……原来如此。”

  我乖乖地向前走,凯洛很快就跟过来了,站在了前面。 他用长腿给我步调一致。

  "您进去就行了。"

  他打开会议室的门说。

  里面并不是只有米尔公爵一人。

  有埃尔诺·埃塔姆和守护在他身边的女主人公,还有埃塔姆家族的家臣和旁系等主要人士。

  然后看到了站在会议室一侧的迈拉。

  看到她拿着湿漉漉的手帕,眼睛红红的样子,至今为止对她好,让我感到肚子疼。

  "我把所有的情报都告诉了你。"

  即使我不帮忙,迈拉无论如何都会活下来。

  "临时演员反面角色会坚持到需要的时候。’

  《领养觉》中迈拉存在的理由是连接埃尔诺·埃塔姆和女主人公的角色。

  实际上,女主人公牵着埃尔诺•埃塔姆的手,似乎正在抑制她的狂暴化。

  "他是傻瓜吗,不知道如果尽到临时演员的效用最终会死掉。’

  我缓慢地深呼吸了。

  "你们好。"

  我的问候也没有人回答我。

  "没关系。"

  因为是熟悉的事情。

  在学生时代,不是没有一个人接受我的问候吗?

  不,其实不只是学生时代。 家人也一样。

  "你,从现在开始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吧."

  "是的."

  我预感到了米尔公爵严厉地瞪着眼睛的威吓,乖乖地回答了问题。

  "听说你勾结穿黑衣服的人偷了这个耳环,这是真的吗?”

  “…….”

  "你知道那是什么耳环吗?"

  哇,把这个交给我?

  看到因荒唐而哑口无言的迈拉抬起头,悲伤地哭泣着。

  "你是蜥蜴人这件事怎么样?"

  “…….”

  我一开口,米尔公爵就拳打脚踢桌子。

  幸好这次桌子没有劈成两半。

  "老实回答吧! 不是的话就说不是,没错就是没错!"

  "虽然是…….”

  虽然是蜥蜴人,但是想回答没有偷耳环,但是好像等了很久一样,身体开始发热。

  "哦……?"

  猛然间迈拉的唇边慢慢画出了弧线。

  '什么情况?对我做了什么?‘

  这是认为他确实做了很多事情的瞬间。

  扑通-!

  视野一下子变低了,眼前变得昏暗了。

  人性化被解开了。

评论
热度(22)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