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被恶徒们抚养长大 19-20

第十九章

  "……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什么?

  突然在这里这么人性化吗?

  "首先要回到原来的状态。’

  我迫不及待地想重新变成人的样子。

  问题是……

  "怎么办呢?’

  我没有以我的意志解开人性化或重新人性化的记忆。

  周围一片漆黑。

  我挣扎着先设法从黑暗中挣脱出来。

  好不容易摆脱推测是我的衣服的瞬间,比我长得更大的老虎娃娃就在旁边。

  '老虎娃娃这么大吗?'’

  不,应该是我一下子变瘦了吧。

  在我意识到现实的瞬间,周围的人似乎也意识到了现实,开始变得嘈杂起来。

  "啊啊啊啊!蜥蜴人!"

  "肮脏的蜥蜴人竟敢到哪里去………!”

  "爬虫类兽人,下级中的下级……….”

  嗯,话说回来,计划有点泡汤了。

  嗯,不,可能有点搞砸了。

  计划完全泡汤了。

  "首先……"

  要溅出来啊?

  扑腾

  呕吐物。

  我转身拼命地滚了四脚。

  扑棱扑棱棱。

  可能是因为会议室瞬间陷入沉默,小脚踩大理石的声音相当大。

  "砸吧!"

  我正要逃出会议室的时候,士兵们和家臣们站起身来开始追我。

  "来,抓住!"

  "我,我讨厌蛇!"

  不是蛇 是蜥蜴!

  '额啊啊啊!'

  他们无情地跑着。

  "这样下去真的会被踩到!’

  哐当-

  "啧……!"

  果不其然,尾巴被踩了。

  不知是悲鸣还是什么,传出了奇怪的声音。

  喷出生理上的眼泪。

  "抓住了!"

  身体反射性地挣扎,尾巴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啊,这么一看,蜥蜴还能把尾巴扔掉。’

  因为掉下去了,所以疼痛稍微减轻了一点。

  哒哒哒

  我急忙爬上了墙。 往下看,可以看到周围的人。

  当了蜥蜴不知怎么还是喘不过气来。 远处看到了埃尔诺埃塔姆。

  "应该很失望吧。"

  果不其然,他用僵硬的脸看着我,慢慢地向我迈出了脚步。

  当他走近时,人们纷纷散去,仿佛发生了摩西的奇迹。

  走到我面前的埃尔诺·埃塔姆慢慢地向我伸出了手。

  "……往这边走。"

  我为了躲避向我伸来的手,嗖嗖地往后退了一步。

  "又痛又委屈。’

  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虎娃娃已经被人们践踏得一塌糊涂。

  "……这是平生第一次收到的为我准备的礼物。’

  看到被践踏变脏的老虎娃娃,无缘无故地流下了眼泪。

  '蜥蜴也会哭吗?’

  对不同想法的回答很快就得到了解决。

  哗啦哗啦

  因为流下的眼泪完全掉在了埃尔诺·埃塔姆的手掌上。

  "你……"

  埃尔诺 ∙ 埃塔姆的手伸得稍微远了一点.

  "我不想死。"

  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拜托,无论去哪里都行,请让我离开这里。’

  那一瞬间,眼前一片雪白。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不再在埃塔姆家族了.

    *

  在发出白色光芒的同时,孩子突然消失了。

  就像瞬间移动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孩子的样子让周围人心惶惶。

  "到底去哪里了……….”

  "要尽快找到。 那种东西不能在家里到处走…….”

  "……不是吗?"

  听到那小小的喃喃自语,有人惊讶地反问。

  "什么?"

  咔嚓-

  一声惊心动魄的响声把他那凉飕飕的亮光射到了迈拉身上。

  一只胳膊在地上乱滚。

  埃尔诺·埃塔姆不知不觉间离开了人群,站在米尔公爵旁边的迈拉面前。

  而且还是拿着滴血的剑。

  这是谁都没有察觉到的快速变化。

  "啊啊啊啊!"

  后来,迈拉察觉到自己胳膊的一侧变轻,发出喘不过气来的尖叫声。

  "我女儿不是哭了嘛。”

  "哎,埃尔诺公爵! 那个,那不是你女儿…….”

  "我管那孩子叫女儿……….”

  金黄色的眼珠看着迈拉,失去了焦点。

  "啊啊啊!"

  "还需要更多的理由吗?”

  他动了剑。

  "你说说看."

  惊悚的声音连连响起。

  直到迈拉一动也不动的时候,血淋淋的魔鬼才慢慢回头。

  他的目光投向了围在艾琳身边的家臣。

  " 吵死了, 你不说话了吗?"

  他短暂地叹了一口气,迈出一步的瞬间,他已经再次站在了某个男人面前。

  他的剑又动了一下。

  "我的女儿哭了。"

  话音刚落,踩到艾琳尾巴的男人就在地上翻滚。

  "啊啊啊啊!"

  大家都吓得脸色发白,闭上了嘴,开始悄悄地退出。

  "生怕女儿被吓到,所以特意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埃尔诺·埃塔姆,太过分了。 够了。"

  无法观察事态的米尔公爵从座位上站起来开口了。

  "啊……好像开始狂暴化了。 看我这把剑是拿不住的。”

  他缓慢地吟诵着,把剑轻轻地挥向空中。

  他的剑尖惊险地掠过米尔公爵的眼前。

  "如果当初没有发生这样的事………, 啧。"

  他转过身来。

  "有一段时间我离家出走,您就那么知道吧。"

  "去哪儿啊! 你这个没脑的东西! 你小子要是出去闹起狂暴来……!”

  "这都怪主吧。”

  "当初明明不会当养女,却为了推翻自己的内心而四处奔走! 再加上爬虫类兽人………. 是埃塔姆家族血脉的可能性也很小。"

  正在外出的埃尔诺·埃塔姆的剑准确地向米尔公爵的头顶飞去。

  米尔公爵用手中的钢笔轻轻地移动,改变了剑的轨道。

  哐当-!

  墙上裂了一个大洞。

  "这是我决定的事情。 没有当养女,只是暂时想了一下而已。"

  他冷冰冰地说。

  "但是以这种方式被抢,真让人生气。"

  埃尔诺·埃塔姆低声吟唱。

  "马上回来! 你不知道你的身体是极限吗!"

  "所以在我暴走之前,最好把女儿送到我面前。 我相信您知道通信坐标。"

  埃尔诺 ∙ 埃塔姆离开了他的位置.

  "那个,那个……!没有常理就搞悖论的家伙………!”

  米尔公爵粗暴地砸了圆桌. 圆桌被正确地劈成两半,又坍塌了。

  "……这次您有点过分了。

  走到后面的老板,凯洛说。

  "你小子也那样吗!"

  "您不是知道那个侍女是'明月'的爪牙吗?"

  "我只是想亲自去确认一下而已!"

  "在孩子看来,这似乎是胁迫吧。 主人散发出的气魄有时我也会感到脊梁发麻。"

  "胡说!"

  "但是,您不是会找吗?"

  "……不知道!"

  "是的,我要启动'泰雷姆'。"

  "我说我不知道。"

  米尔公爵大步离开了会议室. 凯洛看着乱七八糟的会议室,叹了口气.

    *

  "这是什么?蜥蜴和…… 玩偶?"

  面容秀丽的少年微微地歪了歪头。 长发飘飘飘地飘落下来。

  飘落的紫色头发越到发梢色素越淡。 男孩的眼珠子弯弯了,好像觉得有意思。

  一只银色的吊坠耳环在男孩的右耳上叮叮作响.

  "尾巴扔哪里了? 真是笨蜥蜴啊。"

  男孩伸手轻握一只小蜥蜴。

  身体冷了。 男孩从怀里拿出一块破手帕,把蜥蜴裹起来.

  "正好需要宠物, 要不要用这个?"

  虽然看起来不像动物。

  "我很喜欢。 你没有尾巴,我没有父母,我们挺像的。"

  一个低沉的少年手里拿着冰冷的蜥蜴走下了山坡。

  "幼芽时代孤儿院。"

  男孩正在进入的,方方正正、五颜六色的建筑物前牌子上清晰地刻着字。

第二十章

  "好冷……"

  神志恍惚。

  身体很冷,而且感觉不到裹得圆圆的尾巴。

  "太冷了。"

  再次想到的瞬间,仿佛等待已久一样,温暖的东西缠绕在身体上。

  沉浸在仿佛进入火炉的温暖中,在那怀中撒娇了许久的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才意识到这一切的感觉都是陌生的,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眨巴眼儿

  打起精神来,眼前一亮紫水晶。

  "哦,睁开眼睛了。"

  "?-!"

  这不是紫水晶,而是人的眼睛。

  吓了一跳,惊叫一声,漏出了奇怪的哭声。

  "蜥蜴也在哭啊?"

  "……蜥蜴?"

  难道我还是蜥蜴吗?

  急急忙忙转过头去,旁边就是一面小镜子。

  "真的还是蜥蜴啊……….’

  瞬间说不出话来。

  身上围着粉色鳞片的奇妙的蜥蜴正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

  而且非常小。

  "太不像话了……….’

  没想到到现在还没回过人。

  "到底怎样才能重新成为人类呢?’

  紧闭双眼,无论身体怎么用力,都没有回头的迹象。

  '该不会一辈子都要这样吧?’

  顿时害怕起来。

  在那一瞬间,少年突然把脸推到眼前,用食指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

  "如果死了,本来想把它用作实验体,幸亏活下来了。"

  “…….”

  被这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吓了我一跳,嗒嗒嗒地后退了。

  "什么啊, 你去哪儿?"

  是个比我大两岁的少年。

  少年头发越往下色素越淡,有着深紫水晶色眼珠。

  很难见到的长发就像…….

  "……让人想起了谁。’

  例如,肯定在幼苗孤儿院的男二号之一的"理查德·科林"

  '什么...啊 他不是理查德·科林吗?!'

  不常见的长发,不常见的发色,还有印有不常见的图案的耳坠!

  这些设定谁看都不是可以给临时演员的。

  而且据我所知,除了临时演员之外,拥有这种外貌的人只有一个人。

  理查德·科林

  如果说埃塔姆家族有埃尔诺·埃塔姆,那么魔塔就有理查德·科林。

  这个少年才是预定成为未来马塔柱的壮观的叙事诗的第二个疯子。

  埃尔诺·埃塔姆虽然被冠以稍微参考名字的"safa etam"(?)的可爱绰号,但读者们称呼的理查德·科林只是"疯子。

  因为……

  【"啊哈哈哈!再疯狂一点! 再热一点!脚掌热的话,不是更应该跳舞嘛!"】

  "什么?救命? 啊哈哈哈,好啊! 因为我是慈悲的魔塔主。 10秒内把那棵树碰一下再回来,我就让你活下来。 开始! 10, 9, 8, ……, 0! 失败了。"

  "数字错了? 不是啊?是那个没错 为什么? 我说对。”

  "喂喂,你不好奇吗? 人类要度过几次生死关头,才会说宁愿死呢? 我想做实验了! 怎么样?我们一起做实验吧? 我是研究员,你是…… 好,就当实验鼠吧! 别担心,我不会杀你的!"】

  因为他只是个疯子。

  希望你不要忘记。 该原著原本是17禁育儿物。

  当然,那个疯子也是有理由的。

  他小时候被奴隶贩子到处出卖,长大成人后为了报复他,到处去灭族三代相关人员。

  "……看来小时候还挺正常的啊?’

  比起在描述中看到的,他的印象更加温和。

  的确,小说中正登场的时期几乎是在青少年时期即将成年的时候。

  我记得当时才知道理查德是在科林家族失去的小儿子。

  当然,除了女主人公之外,很多主演都有悲伤的故事,然后由女主人公拥抱的故事展开。

  后来,理查德·科林的性格也会有所改变。

  【"沙尔内,我来保护你。 所以只待在我身边 知道了吧?狗X一样的家伙们,我会全部收拾的。”

  "……不要做吗? 好,如果接吻的话我会那样做的。"

  "沙尔内说不要做………, 干脆就当做没发生过吧? 如果世界上没有了,就没有别做的事情了。"】

  所以…就是从疯子到以女主人公为中心的疯子。

  "要不是我,你就死定了。”

  他笑眯眯地向我伸手。

  坐在书桌前轻轻托着下巴的样子真的比描述中看到的还要漂亮。

  经常听说只看背影的话会经常和女人混淆,但是她的外貌完全可以理解。

  "因为我救了你,你是我的。 所以以后在我身边吧。”

  他再向我伸出手掌。

  苦恼了一会儿,我小心翼翼地挪动脚,爬到了他的手掌上。

  我爬到他的手掌上,理查德 ∙ 科林的表情变得明朗起来.

  "没有尾巴,有点不舒服。’

  身体消失的感觉很微妙。

  "难道是因为没有尾巴才被别的蜥蜴欺负的吗? 排斥与自己不同的东西,无论是人类还是爬虫类都一样啊。"

  听到理查德 ∙ 科林的声音,我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他.

  "我会让你坚强起来的。 下次去报仇吧。 证明即使没有尾巴也能健康地比任何人都强。”

  如此看来,他也一直生活在诸多偏见之中。

  他比别人头脑聪明,比别人美丽,比别人有出众的才能,而且与别人不同,没有父母。

  "是啊,没什么不同。 小说里…… 还是现实吧。"

  无论时代还是场所,最终都会在某处诞生丑小鸭。

  我伸出一只小小的手,将一只小而冰冷的脚掌,啪地放在理查德 ∙ 科林的脸颊上.

  拍了两下,理查德 ∙ 科林的眼睛就圆了.

  "什么呀,你好神奇啊。 好像能听懂话一样。 难道是因为没有尾巴,头脑变得聪明了吗?”

  嗯,但是他好像从刚才开始就有一个错觉。

  "应该很不方便,要不要给你做个尾巴模型?”

  我的尾巴,会重新长出来地。

  也许吧。

  "因为是蜥蜴才会长吧?’

  我滴溜溜地转动眼珠子。

  "啊,在那之前应该先定一下名字……… 什么好呢?"

  明明有名字 怎么又说是名字呢

  但是,现在却不能说话。

  我静静地待着,理查德·科林似乎苦恼了很久,眼睛一闪一闪的。

  "皮肤是银色的,白石?”

  我惊愕地从理查德 ∙ 科林的手掌上后退.

  "哦哦,呀,你掉下来了?"

  我急忙摇头。

  "不要……?那么,嗯。因为是银色,所以是银色………?”

  “…….”

  到底是谁知道的呢?

  这个疯子起名的感觉已经跌入谷底。

  当我惊愕地一动不动时,理查德·科林可能也觉得不怎么样,不好意思地开口了。

  "那么斑斑...…?”

  “…….”

  猛扑过来的上勾拳让我低下了头。

  "哦,我喜欢这个。 那就用这个吧! 请多多关照,斑斑。

  就这样我变成了斑斑。

    *

  "啊,真麻烦。 又是训练时间。”

  "几乎每天都在训练啊?’

  我当时歪着头,不知怎么想的………, 不是,理查德·科林补充道。

  "对我来说根本没用。 斑斑在你看来也是这样吧?"

  这么说来,里哈特显得十分疲惫。

  到这家孤儿院来足有三天了。

  此前,我未能实现人性化,并发现了该孤儿院和理查德·科林的意外。

  该孤儿院是目前在圣马大战中大获全胜,行踪不明的战争英雄阿尔比翁经营的孤儿院。

  一生都是平民的他,在圣马大战爆发后,受到神的启发成为了英雄。

  也就是说,从未杀死过什么东西的人必须在战场的最前线杀死什么东西。

  但他似乎证明自己受到了英雄的"圣痕",将战场引向了胜利。

  "但是,我经不起战争后的情况。’

  在惨不忍睹的尸体和失去家人、痛哭的人们之间被尊为英雄,对此感到幻灭的他静静地消失了。

  因为他成了英雄,他不得不失去妻子和女儿。

  于是他开始召集战争孤儿等孤儿进行照顾。

  这样建造的地方就是这个"幼苗时代孤儿院"

  他在这里努力传授自己在战场上滚来滚去亲身学到的所有知识。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10年后这个孤儿院里经常出现很多有名的人士。

  "我讨厌和笨家伙们一起听课。”

  "但还是要听。 里希特。"

  从后面传来的干涩、毫无感情的声音让理查德·科林肩膀一颤一颤。

  坐在他肩膀上的我的身体也跳了起来,然后又回来了。

  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修长的普通男子。

  一头亮褐色的头发,长着如同枯萎的田野般的绿色眼睛……….

  他是该孤儿院的院长,也是圣马大战的英雄"阿尔比翁"。

评论
热度(1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