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被恶徒们抚养长大 67-70

<67话>

  起头的侍女很生气地扫了几下脸,把脸埋在了手掌上,甚至深呼吸也很大。

  "那个……后面,有那个……….”

  "那种?"

  "他,科林公爵,阁下……… 像埃塔姆公爵阁下这样的人……… 那个,侍奉的…… 应该说有地方吗?”

  "有请吗?"

  "所以说……那些人的玩偶、照片、模型,或者和他们使用过的产品一样的模型,好像都是便宜的……… 只是……有些人热衷于收集关于自己喜欢的人的东西……….”

  侍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项链里面拿出了吊坠。 吊坠内有科林公爵的照片。

  不是像往常一样犀利的视线,而是用稍微温柔的眼神看着某处,嘴角微微上扬的表情。

  "这是限量版'米凯尔·科林'公爵阁下收藏品中只有7个的吊坠之一。 有的地方把这些都集中起来卖。"

  "……你喜欢爸爸吗?"

  理查德·科林带着震惊的表情看了侍女.

  侍女慌张地摇了摇头。

  双手连摆手 她跺着脚,低下了身,甚至把视线对准了理查德·科林.

  "啊,不是那样的………. 不是有那种嘛! 帅气的玩偶不是想收藏起来吗? 就像那样,科林公爵阁下既帅气又帅气…… 应该说是模仿那个的玩偶或将这样帅气的场面制作成照片,让憧憬的人之间共享……?”

  当时,正在解释的侍女几乎要哭出来。 满脸通红,泪汪汪。

  可能是因为羞耻心,看到连耳垂都烧得通红的她,理查德挽着胳膊点了点头。

  "是说不是异性吧?”

  "是的!当然了。 太太也在,少爷也在。 不是理性地喜欢。 对无法触及的憧憬或...… 嗯,羡慕!就是这样的。”

  "是吗?"

  理查德点了点头.

  "所以那个和这个有什么关系?"

  "那里……还有这样的系列。”

  "这个?"

  "是的,是叫'艾琳'的兽人吧? 最近正在成为'商店'的新兴人气人气正旺。 周边产品的数量也逐渐增加。"

  "竟然还有这种?"

  理查德·科林举起一块精致的蜥蜴形状的木片说道.

  "是的,有缝制玩偶,也有最近的照片。 如果进行卖家注册,也可以自己制作销售。"

  "……是吗?"

  理查德的眼睛微微往下低垂.

  "如果斑斑不在,会很孤独……….’

  买一个软绵绵的娃娃不就行了吗?

  "好,我带你去吧."

  "……什么?"

  "向导,我得去看看。”

  傲慢的男孩摇着下巴说。

  "让我带路,那个市场还是什么?"

  没想到我会把我侍奉的少爷带到那里,所以侍女满脸哭相,嘴唇一个劲地裂开。

  "不做吗?"

  在凶狠地瞪着眼睛的少年威胁下,侍女终于勉强地点了点头。

  后来,理查德·科林以"爱心"的昵称在"市场"中名声大噪。

    *

  "艾琳。"

  从早上开始找来的卡兰·埃塔姆满脸欣慰地突然向我露出了脸。

  "拜托的都好了!"

  "已经……?"

  "嗯,已经!"

  才过了一周啊?

  一脸新奇地看着他,卡兰·埃塔姆就嘻嘻哈哈地看着我。

  '啊!'

  我立马抱住了他。

  这时,卡兰·埃塔姆抱着我,原地滴溜溜地转。

  "虽然有些困难和复杂,但也不是做不到的! 因为你的哥哥很了不起!"

  "嗯……!哥哥最棒!"

  卡兰嘻嘻地笑了。

  "是吧?我是最棒的吧? 西利安什么都没做。 都是我做的。"

  看到他用拳头砰砰地捶打胸部的样子,我点点头。 他抱着我匆匆忙忙地朝院子后面走去。

  后院有一个白色透明的花坛环绕着.

  里面冻结着雪白的冰川,上面盛开着白霜的花朵。

  这是一碰就会融化的带有稍微透明的叶子美丽的花。

  不是一朵,而是盛开在花坛上的雪冰花,好像能超过一百朵。

  雪冰花白松花盛开的景象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我决定遵守约定!"

  "嗯!从今天起,我一个晚上都去你哥哥的房间."

  "好……!我会准备热牛奶的。"

  卡兰·埃塔姆嘴角颤抖着,高兴地点了点头.

  如果是白松,数量就足够进行研究。

  "但是这个要做什么?"

  "嗯,要做什么花的种子呢?"

  "花的种子?"

  卡兰·埃塔姆用奇怪的表情看着我,好像有什么感觉似的点了点头。

  "加油!我要睡一会儿。”

  "嗯,谢谢!"

  没想到会做到这种程度,再抱他一抱,卡兰·埃塔姆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我更感谢他。 你帮我的事更多。"

  卡兰·埃塔姆可能真的累了,摇了摇手,很快就不见了.

  然后那天下午,我真正地收到了大量的艳玉花和深海花。

  卡兰·埃塔姆的雪冰花白松等简直就是可爱的水平。

  “…….”

  "怎么了, 不满意吗?"

  趾高气扬地来接我的米尔公爵一脸凶相地问道。

  "啊,不是的。"

  埃塔姆家族的空地一侧出现了火海和水海。

  仿佛被施了特殊的魔法一样,装在透明玻璃箱子里的巨大大海和巨大的熔岩不由自主地哑口无言。

  "爷爷… …这个….”

  "因为不能转移火山,所以转移了熔岩。 在里面施了魔法,可以维持温度。"

  “…….”

  "这只是把大海带过来的。 是很简单的工作。 只是因为有点远,所以花费了点时间而已。"

  米尔公爵用轻松的语气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像把深海捞上来一样,箱子里面真的还有看起来像深海鱼的鱼。

  然后到处都能看到我要找的花。 问题是我拿不出来。

  "能看到这里的按钮吗?"

  难道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吗?

  米尔公爵把我带到一个透明的玻璃箱子的墙壁上,指着某个地方.

  有一个像小传感器一样可以把手掌放上去的地方。

  "如果把手放在这里,就会出现一朵朵花。"

  "……有新鲜的花自动售货机啊。’

  在比科学发展的21世纪大韩民国更未来的幻想世界里,我只是哑口无言。

  "但是你要用这个做什么?"

  "我要做花!"

  "花? 什么花?"

  "德拉戈尼亚!"

  话音刚落,米尔公爵的表情就变得阴沉下来。

  "爷爷?"

  "……德拉戈尼亚草药是万灵丹,你想用它来挽救二皇子吗?"

  "是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说不定能救活。"

  "是的,也许不会。"

  米尔公爵俯视着我,抿了几下嘴唇,咽下了话,微微一笑。

  然后用大手轻轻地抚摸我的头。

  "希望一切顺利。"

  那样传来的声音一次都没听过,虽然很亲切,但怪不得看起来很苦涩…… 我的眼睛睁得圆圆的。

  他的态度就像是在给还不成熟的孩子打气一样。

  "是的."

  我静静地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从那天起,我和莉莉安几乎每天都见面,让她学习花朵,结出果实,并反复种植。

  在此期间,埃诺什也没有联系我。

  但是,卢西尔翁经常独自被叫到皇城。

  虽然不知道在聊什么,但他每周都会去见埃诺什两三次。

  莉莉安送给我的礼物或信也整整齐齐地拿走了。

  在此期间,我不得不经常与理查德交换信件,为了遵守与卡兰的约定,我和他一起睡觉,并上了希洛丝曼特的课。

  在秋天即将到来之际,成功修改阎玉花和雪冰花的我们成功获得了"雪玉花"

  那年冬天到来之前,我们成功修改了"雪玉花"和"深海花",并种下了100个种子。

  然后进入冬天的入口时…… 我们终于得到了德拉戈尼亚的种子。

  这是长期辛苦的结果。

<68话>

  但成果丰硕并不是这样的。 朴素无比。

  虽然挑战了100朵花,但得到的种子只有8颗。

  我和莉莉安决定每人拿4个. 他们各自决定用各种方法来培养幼苗。

  就这样冬天正式来临了。

  "所以那个德拉戈尼亚药草不会生长吗?"

  "是的,其他药草字典里也没有德拉戈尼亚………, 养的方法也被撕掉了…….”

  我小声说。

  除了从皇城收到的词典以外,没有其他地方记载德拉戈尼亚。

  但是,只有一个人哼哼唧唧,再也找不到答案,最终还是到了埃尔诺·埃塔姆那里。

  虽然也试探过米尔公爵,但他只是含糊其辞,没有给我正确的答案。

  "现在只剩下一个了………. 只能找爸爸了吗?"

  用过这样那样的方法,种子都发芽不了,只是腐烂了。

  剩下的只有手里拿着的东西。

  莉莉安哭着说自己养的都坏了,回去后。

  “…….”

  尽管我问了,埃尔诺·埃塔姆还是安静地沉默了半天。

  他神情凝重地思考怎样才能把这件事讲好。

  "获得种子真让人吃惊……….”

  埃尔诺·埃塔姆静静地抚摸着我的头. 他像挑马一样半天没有开口。

  "据说这种药草不会再在这片土地上生长了。"

  "……为什么?

  ”

  "世界上已经没有培养这些材料最重要的材料了。"

  埃尔诺·埃塔姆久违地宣告说。

    *

  德拉戈尼亚

  那个统称为龙之草的"传说中的植物"早已销声匿迹。

  让格德拉戈尼亚发芽所需的正是龙。

  只有龙才能养的花就是德拉戈尼亚。

  平凡的人再怎么纠缠和努力也得不到。

  获得种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敏感的生命体是白天黑夜,需要照顾,而且必须严格地培养。

  但是连埃尔诺·埃塔姆都没有想到他会完成这一切并走到今天。

  "爸爸也,不,可以………?”

  "……好吧,对不起。"

  埃尔诺·埃塔姆用双手俯视着那个抱着花盆的孩子. 看着绝望的眼神,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完全没有龙的痕迹……….’

  如果有埋藏的骨头,就会要求将骨头磨碎后用作肥料,如果有古老的腐朽血液,就会要求撒上这些骨头。

  艾琳偏偏在得知要救"德拉戈尼亚"的米尔公爵和埃尔诺·埃塔姆看不见的地方到处奔走,但最终没有取得成果。

  拥有被稀释的龙血的他们也无法培育出花朵。

  埃尔诺·埃塔姆熟练地掩饰了手掌上的伤痛,看了看孩子的后脑勺.

  "皇帝为什么要抱着这样的书籍……….’

  埃尔诺·埃塔姆一边哄孩子,一边在心里咂着舌头。

  如果不是皇室的话,关于德拉戈尼亚的信息就不会留下。

  对此毫无想法地献出的皇帝甚至露出了苦笑。

  “…….”

  艾琳无力地低下了头。

  我知道不管是晚上还是白天,孩子无时无刻不容缓。

  也知道每天都和莉莉安英爱见面聊天,一起蒙上泥土。

  "是的……"

  艾琳跳下他的膝盖. 怀里仍抱着未发芽的花盆。

  "知道了,写了……….”

  艾琳低下了头。

  然后,他笑着看了他一眼,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似的。

  熟练地隐藏着表情的孩子像孩子一样笑嘻嘻地往门走去。

  "被告出来,早点回去吧,爸爸。”

  艾琳低着头离开了房间.

  埃尔诺·埃塔姆目不转睛地看到了孩子离开的痕迹。

  垂下的尾巴露出了拖在地上的痕迹。 埃尔诺·埃塔姆扫了一眼脸。

  他并不是那种能对他人的痛苦产生共鸣的人。

  因此,他也不知道如何有效地安抚孩子。 只是多选一些话,慎重选择单词而已。

  但是看着自己的孩子垂头丧气的时候,心情并不好。

  "泰雷姆。"

  "是的."

  "二皇子的状态如何?”

  "好像不是很好。 也许最长能撑过明年春天就是万幸了……….”

  面对俯伏在他面前的男子汉的回答,埃尔诺·埃塔姆安静了下来。

  "打听过医院或病吗?"

  "是的,天生脆弱的身体是没办法的。 我对这种病名也一无所知。"

  即使想提供帮助,也无法提供帮助。

  "……好吧,艾琳的亲生父亲是?"

  "那个,干脆就漂到了国外,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一个月了,好像已经给了很多时间。"

  "……是的,对不起。"

  特雷姆的话音刚落,埃尔诺·埃塔姆就摇了摇头. 特雷姆不见了踪影。

  "……我不想看到女儿哭。"

  他叹了一口气。

  感觉一生没有休息的叹息最近急剧增加。

  "真陌生。"

  这是在培养卡兰和西利安时完全没有感受到的感觉。

  "因为是女儿吗……….”

  无论做什么都感到不安。

  只要孩子的尾巴垂下来,脑子里就一片空白。

  就像不知道该怎么做的人一样。

  "希望能有活着的龙。”

  抓住一只龙成为龙蛇,比起看到女儿忧郁的样子,心情会更加舒畅。

    *

  "……果然不行啊。"

  在心里的某个地方,我觉得这就像是一个虚幻的梦。

  ——在认为最需要的时候,运气最好的有关万能药的信息?

  时机太合适了吧。 这是一次可怕的偶然。

  "是的,不可能成功。’

  我不能改变既定的命运。

  我呆呆地俯视着花盆。 心里肯定想到了不行的概率。

  "最终还是死了。"

  无论如何也没有改变。

  如果幻想小说中存在灵丹妙药的话,当初女主人公就已经解决了。

  因为买不到那种华而不实的灵丹妙药,所以埃诺什死了。

  哗啦哗啦

  眼泪完全掉在了适当湿度的花盆上。

  "对不起……"

  我对莉莉安和埃诺什都感到抱歉.

  给莉莉安带来了无谓的希望,使她陷入了更大的绝望,埃诺什可能因为我而迷恋莉莉安。

  如果没有办法,最好还是装作不知道。 如果帮不上忙,就不应该见面了。

  真是傲慢。

  "大家一起,只是想再开一次茶话会而已…….’

  只是有这样的愿望而已。

  他们是第一次交往的朋友。

  我一直没有朋友,但是有了像朋友一样的朋友。 对此感到兴奋,没有想到对方。

  哭了出来。

  这是对委屈、抱歉和痛苦交织在一起的、无力的眼泪。

    *

  "哎呀,天啊。 小姐!"

  "呜……"

  来叫醒我的罗兰目瞪口呆地张开了嘴。

  "天哪,你整晚都有什么事?! 这漂亮的脸蛋…….”

  她真是煞有介事,到处打量我的脸,自己哭丧着脸。

  轻轻转过头看镜子,觉得这是什么怪物。

  眼睛、嘴巴、脸颊、呼呼吹气,仿佛在看一条深海鱼。

  连眼睛都睁不开。 我自己看都不像话。

  "但今天……….’

  因为是露西尔去皇城的日子,所以一定要去。

  所以……

  '我该做什么呢?’

  只要像往常一样进行对话就好了。 希望埃诺什好起来。

  "哎呀,我马上去拿冰块。 到底熬夜发生了什么事? 你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吗?”

  罗兰指使另一个侍女急忙拿来冰袋。

  "呜。"

  如果是梦,那就是可怕的梦。

  因为我的梦想是破灭的梦想。

  "今天身体格外热啊……….’

  好像也有点发烧。 我的心情有点怪怪的。 罗兰把冰袋拿过来后,心情变好了。

  "我们去看看卢西利翁吧。’

  也许正在慢慢准备出门。

  我急得直跺脚,要求罗兰快点给他穿衣服.

  没有完全冷却我的脸的罗兰最终没能战胜我的胡萝卜,给我穿上了衣服。

  "我要带花盆。’

  我抱着放在阳光充足的地方的花盆,只能僵硬。

  因为埃尔诺·埃塔姆曾断言无法培育的种子中萌生了非常小的芽。

<69话>

  '什么情况?'

  不是说不能养吗?

  虽然和卢西利翁一起坐在马车上,但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

  "那是什么种子, 主人?"

  坐在对面的卢西利翁紧贴着脸问道。

  "听说是德拉戈尼亚。"

  "德拉戈尼亚……?啊……….”

  卢西利翁轻声吟唱,随即发出一声小小的赞叹。

  "但是爸爸说这是再也不能养的了。"

  一想到埃尔诺·埃塔姆是混球,聪明伶俐的设定,他不可能出错,但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不愧是……"

  卢西利翁静静地窥视着非常小的芽,小声地喃喃自言自语道.

  "嗯?"

  "也许世界上只有主人才能养。"

  "是什么玛丽?"

  "没什么大不了的."

  卢西利翁温和地笑着走过来坐在我旁边.

  "江野西没事吗……?”

  "嗯……,感觉坚持不了多久。"

  "……这朵花应该长得快…….”

  卢西利翁没有说任何话。 我只是闭着嘴安静地握住我的手。

  这就像一个和蔼可亲的安慰,我尽力不去见他

  快速移动的马车不久后到达了皇城。

  我紧跟在卢西利翁后面,但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切都不确定。

  "主人,刚才也说过,皇子殿下在各方面都很敏感,可能不会欢迎你。"

  "……没关系。"

  我想把花盆传给他。 一直坚持到花都长好为止。

  所希望的只是这些。

  "皇子殿下,我进去了。"

  卢西利翁并不像她那样用相当郑重的语气敲了敲门。 从里面没有听到答案,但他毫不在意地往里走了。

  啪-!

  门打开的同时,枕头飞了过来,打在他的胸口上,哗啦啦地滑倒了。

  "我不答应了!"

  虽然传来的声音很尖锐,但声音和沙土一样干涩。

  从卢西利翁的肩膀上看到了因瘦得足以看到骨头而散发着忧郁气氛的埃诺什的肩膀上露出了骨头,散发着忧郁的气氛。

  眼睛下方凹陷,手腕比最后一次见到时纤细,绝望的瞳孔里比起生机,只有郁愤填膺。

  少年似乎无法忍受迫在眉睫的死亡,高喊着"想用全身生活"

  心脏仿佛扑通一声跳了下来。

  在我和莉莉安努力寻找种子的过程中,埃诺什显然与死亡作斗争。

  "为什么进来,为什么! 我不允许,到底为什么!"

  埃诺什把脸埋在手掌上,田边喘着气.

  他周围垂着手帕,扔到地上的手帕都沾满了血。

  尖锐的东西或危险的东西在房间里任何地方都不存在。

  能扔的东西除了枕头以外什么都没有。

  "咳咳……"

  低吟的埃诺什揪着自己的头深深地低下了头。

  盖上被子坐在床上的少年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不来的话就会抱怨我们不来。"

  卢西利翁似乎很麻烦,低着头捡起枕头,轻轻扔向埃诺什。

  羽毛枕头挨着埃诺什的脸簌簌地掉下来。

  "一个冷酷的家伙。 你要什么时候不恭敬皇族,傲慢自大?"

  "先不扔。"

  卢西利翁瞥了我一眼,大步向前走去. 埃诺什这才慢慢抬起头来。

  凹陷的脸颊展现了这段时间的辛苦,干瘪的脖子和干枯的树枝般的手甚至怀疑是不是我所知道的埃诺什。

  "……什么啊,你。"

  埃诺什接近卢西利翁时,他的目光转向了我。

  "你好…….”

  "……面团。"

  我难为情地笑着打招呼。 那一瞬间,埃诺什的脸变得雪白,立即咬紧牙关。

  "你!谁在没有得到身体允许的情况下让我进来?! 不是说联系之前不要来吗! 谁随便进来…….”

  我拿着花盆,嘴唇一眨一眨的,然后大步走向他,把花盆放在一边,然后抱着埃诺什。

  "就是……看,真没劲。"

  埃诺什似乎有些慌张,睁大了眼睛,紧咬着嘴唇。 然后把我的肩膀推开。

  "不需要同情……….”

  "没有,只是…….”

  我在他的肩膀上小心地蹭了一下额头。

  "你眼睁睁地看着."

  身体散发的药品特有的刺鼻气味和药物气味让人头晕。

  胳膊上满是注射痕迹,干嘴唇上只有咬伤的痕迹。

  "你是来嘲笑我的吗?”

  "没有。"

  "那你来干什么?"

  "因为不想看。"

  淡淡地回答,埃诺什咬紧牙关。 手从后面伸过来,把我抱在怀里。

  被抱着的身体一下子掉了下来,心里很慌张。 我眨巴着眼睛,回头一看, 卢西利翁正抱着我。

  "卢西……"

  "是的,你要抱到什么时候?”

  倔强的声音使我眯起了眼睛。 他搞不好气氛。

  "……好吧,看到我快死了,你满意吗?”

  埃诺什用红眼睛问道.

  "不……但是…….”

  更讨厌这样永远见不到面,认为丢失是没办法的事情。

  "嗨哟,一直陪在身边。"

  "我不要,滚开."

  "……莉莉安姐姐非常敬仰。"

  那句话让埃诺什的肩膀大为震颤。 他扭曲着脸瞪了我一眼。

  "……让我忘记。"

  "为了救活你,我会加油的。 我也是,姐姐也是。"

  "救救我?帝国所有议员都看见了我,还说不行! 听说很难度过这个冬天。 春天是最极限的了。"

  也许是我的话触动了他的逆鳞,他愤愤不平。

  但是,在愤怒中,哭声开始混杂在一起。

  我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你要怎样救活我?”

  "这个……"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花盆。

  "这是什么?"

  "听说是灵丹妙药。 只要花长出来就行了。 那样的话……我会好好用的。"

  "哈……"

  他虚脱地笑了。

  看着傻傻的孩子,他的视线中甚至包含着轻蔑。

  "当然,我知道这听起来不像话…….’

  无论是米尔公爵还是埃尔诺·埃塔姆,都没有否认这种花的存在。 只是说世界上已经不存在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功效是真正的排气。

  "呀,我…….”

  埃诺什把手掌沾上了自己的脸.

  "更,讨厌。 我不想期待,也不想失望。 拜托……不要给我种虚幻的希望。"

  被折了几次,现在连那根装得坚硬的树干也开始动摇的少年,无法承受重量,低下了上身。

  "让我安静地死去."

  埃诺什终于崩溃了。

  坚强地堆起蜡烛芯支撑着的孩子,在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最终变成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的人。

  我张着嘴唇,然后低下了头。

  "我来到了这里…….’

  不能放弃。

  发芽意味着总有一天会开花。

  所以说…

  "那是什么话……?”

  又棱角

  整齐的步伐声使埃诺什的肩膀明显晃动. 我也吓了一跳,转过头来。

  "莉莉安姐姐?"

  "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

  莉莉安大步走进里面,眼睛留下了红肿的痕迹。

  "……莉莉安英爱? 这里怎么…….”

  "这并不重要。 现在殿下说的话是无视为了救你而费尽心思的所有人的努力的发言。"

  "……好吵,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他避开莉莉安的眼睛,抽动着嘴唇. 然后,他把被子拽过来,转头就躺下了。

  "我要睡了,全都回去吧。 不要再乱闯了。"

  "殿下。"

  "真吵,真吵! 别说客气话了。 所以我现在好点了吗?! 不是啊!拜托,拜托!不要管我,我…….”

  哗啦哗啦

  转身躺下的埃诺什头上落下了阴影,眼泪很快就落到了他的脸颊上。

  “…….”

  埃诺什的眼睛变大了。 他慌慌张张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在他转头的床对面站着莉莉安。

  "……怎么了,英爱哭了吗?”

  "我想继续和殿下见面。”

  “…….”

  "和殿下对话、吃茶点、聊些琐碎的事情,希望几年后能作为搭档一起去我的出道汤店。"

  "莉莉安·英爱。"

  "就这样,以后……….”

  莉莉安露出了真心,她的脸颊也湿漉漉的。

  "即使不能那样,即使留下回忆也不够,为什么…… 为什么殿下总是...….”

  莉莉安总是显得坚强和毅然,她软弱的样子让埃诺什大口吸气,慢慢地向她张开双臂。

  "对不起。"

  枯干的树枝般的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搂住了小女孩的头。

  "我错了."

<70话>

  我不能一直呆在那里。

  拿着花盆溜溜地离开了座位。 露西尔看着我微微一笑,但并没有跟着出来。

  "心情有点怪怪的。’

  我认为,因为某人即将死亡而大哭一场是小说或电视剧中的故事。

  "那些人死也不会哭吧。’

  也许他痛快地认为终于死了。

  "嗯。"

  一想起来就郁闷。

  没什么,顶多有了一个新家庭,何必闷闷不乐呢。 还是好好养花吧,送给埃诺什吧。

  "啊,头疼。’

  奇怪的是头发热乎乎的。

  "该休息一下了。’

  身体来回扭动感到奇怪,我大致地摇摇晃晃地走进看得见的房间

  "这里是接待室吗……?’

  慢慢地闭上眼睛,喘着气。 看见了松软而宽敞的沙发。

  我把花盆放在沙发桌上,我爬上了沙发。

  "睡一会儿吧。"

  要是平时的话,无论如何都要回家了,但现在眼皮沉得受不了。

  感觉浑身软绵绵的。 尾巴无力地耷拉着。

  "花盆,谁也不会拿走……….’

  想都没想完,精神一下子就暗转了。

    *

  呼噜呼噜的呼吸声在宁静祥和的客厅里响起。

  土堤

  就像出现裂痕一样,随着一声细小的声音,花盆里的嫩芽开始逐渐长大。

  花盆狼吞虎咽地从艾琳身上流出的银色魔力。

  看起来像是找到了优秀的养分一样,像是强制拉来了艾琳的魔力。

  幼苗瞬间长成树干,立刻扎紧树干结成了苞片。

  成长速度令人难以置信,直到刚才还是小指甲大小的嫩芽。

  但是,越是这样,艾琳的身体越小。

  原以为人性化逐渐消失,但很快完全变成了蜥蜴的样子。

  艾琳的背部比刚开始时大得多,她的背部凸出两个圆形的肿块.

  不久,花盆里的花蕾完全停止了盛开并吸收魔力的过程。

  无力地呼出各种气息的小蜥蜴几乎被埋在了衣服上。

  除了在礼服上稍微凸出来一点之外,只有尾巴稍微凸出来一点。

  化身为蜥蜴,四肢张开下垂的艾琳睡得不舒服时,接待室的门露出了缝隙。

  "……主人。"

  那就是卢西利翁。

  就像已经知道艾琳在哪里一样,自然而然地进来的少年望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开花的熟悉的花盆。

  然后看到散落一地的衣服,就在衣服中间找到了艾琳。

  "…你看,主人果然不是普通的蜥蜴。"

  果然不出他所料,艾琳是应该消失的古代残渣了。

  他把衣服折好,放在不知从哪里拿来的包里,怀里抱着蜥蜴。

  "对龙知之甚少。’

  真是难堪。

  其存在和信息在遥远的过去消失。

  也有传闻说,被利用无数次的龙为了不让自己的信息留在世界上而消失。

  他把一手拿的花盆放在埃诺什的房间里。 两人还在互相拥抱着进行对话。

  如果莉莉安看到的话,一眼就能认出这盆花是什么,所以没有留下说明。

  结束一系列工作的卢西利翁为了直接离开皇城而迈出了步伐。

  逐渐发烧的艾琳的身体感觉和平时有些不同。

  不知怎么的,掩饰不住不安的感觉。

    *

  "呀,姐姐。 真的不想起来。"

  "你又在这里?"

  '那么哥哥呢?'

  我耳边的声音非常熟悉。 洒落的阳光刺眼了。

  面熟却不怎么想念的声音。

  '为什么我在这里?’

  第一次可以思考了。 感觉富裕的精神恢复了一点。

  '什么来着?'

  想起来的只是一瞬间的记忆。

  "啊……"

  好像就在家睡觉呢

  不是吗?出事故了吗? 好像被一辆巨大的翻斗车撞了。

  一想到这儿,脑袋就一阵发热。

  "只是习惯而已。"

  清晰的声音特别刺耳。

  明明刚才还在做什么啊 做什么来着?

  好像被埋在深海一样,浑身没有力气,湿漉漉的。

  一直像系着秋叶一样沉重的眼皮第一次开始慢慢移动。

  "真的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她折断颤抖的眼皮用力打开后,被洒落的阳光稍微痛苦一点,再次紧闭眼睛。

  "……嗯?"

  "又怎么了?你上次也这么说….”

  "呀,姐姐好像刚睁开眼睛。"

  "说什么呢,上次也是最终...….”

  喧闹声敲响了耳朵。 有点烦人的感觉。

  明明在阳光下睡得很香,但现在觉得这阳光太强烈了。

  "姐姐,起床后请睁开眼睛。"

  我再次睁开了眼睛,因为那双手紧握肩膀,身体颤抖着。

  正好有人拉上了窗帘。 女婿稍微黑一点,就慢慢睁开了眼睛。

  “…….”

  "姐姐?"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青年脸上,我皱了皱眉头。 不愉快的感觉支配了全身。

  "呀,姐姐吓我一跳。"

  在背后拉拽的手中突然露脸的他退出了。

  “…….”

  怎么,我在这里?

  对有规律的输液感到恶心。 眼前的诅咒脸都快吐出来了。

  "不……"

  感觉呼吸都停止了。

  我不可以在这里。

  我要待的地方不是这里。

  "姐姐,我去叫医生,稍等…….”

  "滚开,滚开!滚开!滚开!!"

  我急切地强行取出了输液针。 血从针迹中涌出,滴答滴答。

  "不是这样的。"

  不是想生活,不是想在这种地方生活。

  "呀,你疯了吗?! 为什么要抽这个!"

  "你这个疯子,姐姐!"

  抓住我血淋淋的手,连名字都不想记住的老二威胁了我。

  "别碰我的身体,给我滚,滚!给我滚……. 求求你……让我回去吧。"

  我抓着头发喃喃自语。 令人眩晕的酒精气味和医院特有的气味都很可怕。

  "还我,还我哪儿去!"

  "房子……"

  "医院可以马上出院。 可以回去了,冷静一下,姐姐。"

  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还不如留在那里呢。

  "我要回家。"

  眼圈好像变热了,眼泪马上往下掉。

  "姐姐,你在哭吗?”

  他们惊恐地看着我,但那并不重要.

  看到我哭的样子,不知想到了什么,两人用柔和的声音安慰我。

  "啊,我们家很快就能到……, 等一下,医生马上就来。”

  "不,那是你家。 这不是我的家啊。”

  我捏住脑袋说。

  那个地方从来都不是我的家。

  心脏跳得很快,好像齿轮的某个地方错开了。

  "什么?"

  "我要回我家里,家里有我的家人。”

  低着头,我呆呆地吟诵着。

  没有剪下来的头发散发了,手背上渗出了很多血。

  "什么声音? 姐姐的家人不是我们吗? 你要回哪儿去?”

  "如果是那个自炊房的话,我会让你马上回去的…….”

  两个男孩的话使我嗤嗤地笑了。

  "我和你们不是家人。 没有当过家人啊。 我是个不速之客。"

  如果人生能起题目的话,也许正好有这样的名字。

  因为仅凭"不速之客"这一个单词就可以定义我的生活。

  "爸爸……"

  精神恍惚,仿佛置身于门外。 仿佛置身于他人身体中,我茫然自言自语。

  "爸爸……在哪里…….”

  "爸爸现在在公司…….”

  我抓住他那哄我的衣领。

  "求你从我眼前消失,我…… 你和你爸爸你老妈都很可怕...….”

  "艾琳……"

  远处传来的小声音使我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爸爸。"

  我急忙拉上被子,重新闭上眼睛。

  现在不睡觉,总有一种回不去的感觉

  "姐姐!"

  "听说病人醒了……!”

  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让我入睡吧。

  拜托你了。

  让我再次入睡。

  "呀,姐姐!车美秀!"

  就像实现这个愿望一样,精神瞬间沉入谷底。

  啊,咔嚓,咔嚓-

  仿佛梦和现实再次颠倒,发出奇异的声音 就像齿轮的流向颠倒一样。

  但似乎留下了随时可以返回的缓期,令人不安的声音。

  我在黑暗中漂浮了很长一段时间,好像要重新修补被错误夹住而出了故障的东西.

  在空中舒服地游着泳,又游着泳,不知从何时起,突然有种必须睁开眼睛的感觉。

  就像咬了一口柠檬一样,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 吓了一跳,睁开眼睛一看,看到的是埃尔诺·埃塔姆。

  埃尔诺·埃塔姆的帅气脸庞让我眨了眨眼睛.

  他吃惊地瞳孔微微变大。

  "呜呜……"

  眨眼的工夫,传出了意想不到的奇异声音。

  我好像躺在软软的坐垫上睡着了。 卷成一个圆圈,把睡着的身体稍微舒展一下,闷沉沉的身体更舒畅了。

  "好像做了很长的梦…….’

  做了什么梦来着?

  完全想不起来了。 我打着长哈欠环顾四周。

  "睡得好吗,艾琳。”

  "咕咕!"

  微妙的嗓音有些粗。 为了打招呼,他抬起前爪,前爪不知怎么也长高了。

  "好大啊"

  与其说是蜥蜴,不如说是巨蜥? 感觉手掌像木头一样。

  不知为什么,鳞片比平时更闪亮,而且感觉大小也变大了。

  我啪地用四只脚站了起来。

  视野比记忆中的要高很多。 蹦蹦跳跳地坐了下来,甚至还可以做出坐着的姿势。

  "...蜥蜴坐着的姿势?"

  如果这个世界有"世界上这样那样的事情?!"的节目,我肯定会出演的。

  我歪了歪头,他低低地笑了。

  "听说孩子在成长期睡觉,等了很久。"

  "莫?"

  "欢迎回来,女儿。"

  我笑容满面地飞到他张开的怀里。

  扑棱扑棱

  "…飞吗?"

  我怎么在飞?

  这是脊梁发凉的瞬间。

评论
热度(17)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