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魔法学院的特工教授 29-31 看到的人,解决的人


  <29>


  艾丹和利奥只看着对方的眼睛。将席恩推入混乱的罪魁祸首现在就在他们面前,但他仍然是一只幼崽。就连咕噜咕噜的声音也清楚地表明,他在某处受伤了。


  “我前一阵子偶然发现了它。”


  特蕾西脸红了,好像她为这个事实感到羞耻,她立即抬起鼻子。


  “你怎么看?我赢了赌注吗?


  “你刚刚找到它。赌注不是抓住了它吗?


  在特雷西的这一点上,特雷西立刻变得愤怒起来。


  “是吗?然后我,现在...!


  “特雷西,等一下。”


  艾丹把特蕾西拉了回来,因为她正要下到盆地里。


  “你在干什么?”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对一个女人不是太粗鲁了吗?”


  “这不是现在重要的事情。


  “那它是什么?”


  一丝笑容从她的嘴唇上掠过,仿佛特蕾西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呵呵...艾丹 你是不是因为我发现了那个狼人而急躁?你偷偷地假装不这样做,但你也担心输给我。


  “特雷西,你不是觉得奇怪吗?”


  当一个严肃的问题回来回答挑衅时,特蕾西噘着嘴唇,好像她已经失去了动力。


  “什么?”


  “那边有一只狼人幼崽。不管狼人有没有可能生一只幼崽,那边的幼崽现在看起来受伤了。我似乎无法正常移动。


  “是的。但为什么呢?


  “看,周围到处都是落叶。此外,这是一个聪明的位置,人们在这里没有注意到。无论席恩有多宽,我从未听说过森林里有这样的地方。


  “不,我的意思是,这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那个小狼人独自一人在这里定居,收集落叶吗?”


  听说特蕾西意识到了什么,就闭上了嘴巴。受伤的狼人幼崽不可能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听起来好像还有其他东西帮助了他。


  “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是谁。也许。。。。。。可能还有另一个狼人。


  即使艾丹这么说,他也没有把目光从狼人婴儿身上移开,因为无论如何,他都可能注意到他们的存在,并突然攻击他们。


  虽然他是一只幼崽,但他比大多数大型犬都大。不能排除危险因素。


  “嗯?”


  艾丹正在仔细检查狼人,他注意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在狼人的脖子后面,长满了落叶,只露出半身像,仿佛他看到了月光下闪闪发光的东西。


  “那是个项圈......””


  在那一刻,艾丹认为狼人不仅仅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


  “艾丹?你在干什么?


  利奥说了起来,觉得艾丹的表情很不寻常。


  艾丹滑下盆地,仿佛下定决心要做点什么。


  “艾丹!嘿,嘿!


  特雷西感到困惑,特蕾西也感到困惑。两人匆匆忙忙地跟着艾丹,艾丹来到了5米多高的盆地中心,慢慢地走近狼人幼崽。


  “艾丹!你 现在做什么!太危险了!


  “这有些奇怪。


  艾丹想用自己的两只眼睛来证实这一点。就在这时,狼崽睁开眼睛,盯着艾丹。


  艾丹停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走近。他们的目光纠缠在空中,一种令人窒息的紧张感挥之不去。


  “咕噜咕噜。


  艾丹吞下干涸的唾液,慢慢地伸出手。


  “没关系。我是说没有坏处。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看到了狼人的眼睛,没有敌意或杀戮的意图。那双透明、清澈的眼睛盯着他,里面充满了一只乡村狗的天真。


  一个狼人用那双眼睛袭击了人们,把他们送到了医院?


  艾丹不这么认为。


  利奥和特雷西无意阻止艾丹。盯着他的幼崽立刻转过头,又闭上了眼睛。


  艾丹向内叹了口气,向幼崽靠近。不出所料,他很安静。他甚至发出咆哮的声音,因为艾丹用手扫过他的头发。


  “这很疼。


  “说了起来,艾丹看着落叶外露出的伤口。


  “不是被动物咬了?”


  他身上的痕迹不是因为被其他野兽攻击。相反,它更像是一个切口。


  他用一直抚摸着头的手摸了摸脖子,感觉到一种坚硬、冰冷的金属的触感。


  “我以为他只是一个狼人,但还有更多的东西。


  当艾丹在黑暗中思考时,听到了接近的声音。首先意识到异常的利奥喊道。


  “艾丹!小心!


  艾丹一听到声音,就朝声音的相反方向飞去。紧接着,一个巨大的冲击击中了他的身体。


  “大!”


  艾丹弹跳了3米多,在地板上滚了起来,纠正了他的头晕,看着那个把他吹走的未知实体。


  “狼人!”


  这是一个成年狼人,比幼崽狼人大1.5倍。他瞪着艾丹,好像要杀了他一样,然后站着好像在保护孩子。


  “哎呀,一个成年狼人。”


  特雷西浑身颤抖,然后,仿佛做好了准备,举起魔杖,产生了神奇的力量。狼人还瞪着她,如果她认为特雷西在做某事。


  “你在干什么!?”


  利奥试图阻止她,但特雷西没有听。一个狼人,席恩所有混乱的根源,就在她面前。如果她能处理好这件事,她就能重振崩溃的家庭。


  那个挣扎着微笑的母亲的形象说,这对她和垃圾般的人来说是可以的,他们转向他们通常坚持的话题,一旦他们的家庭崩溃,她就变得更加激动。


  “只有我能让修道士们复活。眼前的狼人只是一块垫脚石。


  只猎杀一个狼人并不能复活一个被摧毁的家庭,特雷西知道这一点。从莱瑟维克那里领取赏金并建立她的声誉是可以的。为此,她学会了魔法,并来到席恩那里取得成功。


  “我......””


  狼人向特雷西跑去,速度很快,威胁很大。试图施放咒语的特蕾西犯了一个错误,因为狼人冲向她。


  因为她的不耐烦,勉强收集到的魔法被白费了。


  除了魔法的消失之外,还看到了狼人的身影,它的牙齿正对着她。


  “这是结束吗?”


  当他想到这一点时,特蕾西感觉到她的身体被推到了一边。狼人的锋利爪子在她面前的空中穿过。当她和某人一起翻地时,特雷西惊呆了。


  “嗯,嗯?”


  “特雷西,你还好吗?”


  是艾丹把她从危机中拯救出来的。他是一个她一直烦恼并坚持与之战斗的男孩。如果他来不及推她,特雷西的头就会被吹走。


  “我很高兴你平安无事。


  “你,你。为什么是我...”


  “我的朋友处于危险之中,我不能袖手旁观。


  朋友,一句话,特雷西就无言以对。艾丹看着狼人,没有注意到特雷西的反应。


  “他的动作有些奇怪。我认为它受了重伤。也许这就是我们能够避免它的原因。


  不出所料,狼人的胸膛上有三个大的未闭合洞,在黑暗中显露出来。艾丹咽下唾液,张开嘴。


  “对不起。这不是故意的。我们无意对你的孩子造成任何伤害。


  “艾丹?你 现在做 什么!狼人不可能理解你!


  特雷西从后面喊道,说他真是个傻瓜,但艾丹是认真的。艾丹继续说话,用不可动摇的目光盯着眼前的狼人。


  “你。你能理解我们吗?


  “什么...”


  利奥和特雷西看起来很困惑。然而,狼人的反应很奇怪。他盯着他,好像要杀了他,但冷静下来,回到了幼崽身边。


  观看了现场的利奥并没有闭上嘴巴。


  "......这有意义吗?


  “不久前,它反应过度,因为它担心幼崽会处于危险之中。


  “但他袭击了两名学生。现在,他因为幼崽而安静下来,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露出他的真面目。


  利奥的观点是有道理的,但艾丹觉得有些难以形容。他知道这一点,因为他非常接近狼人幼崽。当他看着孩子的眼睛时,艾丹感觉到了什么。


  “他说请帮忙。


  “特雷西,特雷西,我知道我说的是无稽之谈,但相信我一次。”


  艾丹这样说,慢慢地走近狼人。


  推测的母亲看着艾丹,威胁他露出牙齿,但艾丹举起双手,做了一个手势,说这并不危险。


  “没关系。”


  随着这一点,距离逐渐变窄,瞪着艾丹的狼人也不再表现出敌意。相反,这是因为婴儿的状况不好。


  “用这个。”


  艾丹从他通常随身携带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这是一种非常基本的治疗药水,是在服用诅咒和药物课程时完成的。


  由于他的技能不足,它可能无法正常表现,但至少它足以帮助改善目前正在喘气的幼崽的状况。


  就在这时,一道纯白的光芒从什么地方飞了出来,穿透了母亲的身体。


  “嗯,嗯?”


  正在慢慢接近的艾丹,以及从后面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幕的利奥和特蕾西,震惊不已,不禁惊慌失措。


  穿透狼人的身体的是一块闪亮的银色金属。起初,它被认为是一把锋利的长矛,但最终它的形状坍塌了,变成了一张网,束缚了它的身体。


  就在大家惊慌失措的那一刻,一个黑影从天而降。


  “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是他们非常了解的人。


  “鲁德格先生?”


  鲁德格用突然袭击制服了狼人,他眯起了眼睛看着三名学生。


  “艾丹、利奥和特雷西·弗里德,我的学生在这么晚的时候在这样的地方干什么?”


  他们三个人在叫名字时颤抖着。他们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被老师抓住后,他们无法逃脱惩罚,特别是因为是鲁德格抓住了他们。


  “我稍后会让你们三个人对此负责。退后一步。


  特雷西和利奥也紧随其后,但艾丹则不同。他在鲁德格和狼人之间进行干预,阻挡了鲁德格的踪迹。


  “等等!”


  "...艾丹,你在干什么?”


  艾丹的身体在鲁德格冰冷的声音中颤抖着,但他没有退缩。


  “鲁德格先生,等一下!”


  “你希望我等一等吗?”


  “那个狼人有些奇怪!不,我的意思是,确切地说......你似乎理解人!所以请重新考虑杀死那个狼人一秒钟!


  艾丹像一门速射炮一样吐出他所学到的东西。否则,他以为鲁德格随时都会让狼人喘不过气来。


  “你现在在说什么废话?”


  “这不是胡说八道。也许是那个狼人......”


  “我讨厌听到它。退后一步。


  “鲁德格先生!”


  “我叫你走了。”


  艾丹没有下台,尽管鲁德格的警告。


  当鲁德格凝视着艾丹时,他注意到一个狼人婴儿的身影在他的肩膀上,用舌头舔着他母亲的脸。没有任何恶毒,他只是纯粹担心他的家人。


  躺着的婴儿站了起来。当覆盖整个身体的落叶被推开,身体的其余部分暴露出来时。鲁德格看到了,眉毛抽搐了一下。


  “嗯?”


  盯着鲁德格的艾丹立刻注意到了鲁德格身上如此微妙的变化。


  “老师为什么会这样?”


  艾丹试图不假思索地转过身来。那一刻,他的身体在空中飞过,仿佛被什么东西强烈地拉扯着,轻轻地落在地上,没有受伤。使用风力的缓冲效果,这都是鲁德格的工作。


  “老师?”


  艾丹正要说些什么的那一刻,鲁德格的魔力显现出来了。一场瞬间爆发的炽热火焰,吞噬了两只狼人,向四面八方散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即使他很远,他也能感觉到热。这显然是一种攻击魔法,肯定会杀死对手。


  没有被火焰吞噬的狼人的尖叫声。因为没有时间,甚至没有感觉到痛苦,他们变成了灰烬,消失了。


  当魔火被彻底熄灭时,狼人甚至只剩下一丝痕迹,只剩下黑色的灰烬。


  “回宿舍去。”


  鲁德格这样说,没有回头。


  “你们明天会为自己越轨行为负责。


  他的声音里没有情绪。


  <30>


  鲁德格站着不动,盯着狼人以前去过的地方。他无影无踪地烧毁了这一切。所有证明他是测试对象,而不是真正的狼人的证据都消失了。


  “现在结束了。”


  但鲁德格的心一点也不放心。直到其他从远处打开魔法灯的老师一个接一个地来到现场,鲁德格一个地站着不动。


  * * *


  让席恩学院骚动的狼人事件在新老师鲁德格·切尔西消灭了狼人时结束了。


  几名学生认为,这一事件只是一个夸大的谣言,但鲁德格在满月下的建筑物屋顶上与狼人的血腥战斗已经在学生中传播开来。


  学生们已经在<生命之书>中谈到了这一事件。


  -这次是真的狼人吗?


  -我真的看到了。在实验楼的屋顶上,新老师正在与狼人战斗,这真的很酷。


  -这不是谎言吗?


  -实际上,实验室3号楼的屋顶的一部分被打破了,并且有打架的迹象。


   -哇。那么,真正的新老师抓住了狼人吗?


  - 即使他是一名新老师,据说他也是一名前士兵。然后这是可能的。


  -真棒。


  因此,有一个问题,关于狼人是什么以及它出现在哪里。有些人甚至认为,狼人实际上是被黑暗中的某个人控制的。然而,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这种观点只不过是八卦。


  -啊。我被抓住了,得到了5个记分。


  -我也是。


  -是的。我不介意5分〜。我提前拿到了功绩点。


  – 你住在哪里?


  这次出去抓狼人的大多数学生都被抓获了,并接受了记过的洗礼。


  所有学生中有130人,狗中甚至有三年级学生,所以很吵。


  他们开始成为英雄,但他们得到了惩罚,所以大多数学生都因为后悔他们为什么这样做而砍掉了头。


  艾丹、利奥和特雷西也是如此。


  “啊!它被毁了!毕竟,这是鲁德格先生拿走的!


  目前,这三人已被叫到面试室与校长会面。


  艾丹有一张严肃的表情,仿佛还在想着什么,但特蕾西却不一样,她坐立不安。


  她本来就不应该想到利用漏洞重建家庭,但这次狼人事件并没有弥补,反而被鲁德格消灭了。


  特蕾西出于愤怒,瞪了艾丹一眼,但随后她咬了咬嘴唇,疯狂地揉搓着头发。她不能责怪艾丹。毕竟,是艾丹把她从狼人的攻击中赶走,救了她。


  “是的。我只是,那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


  特雷西觉得自己太傻了,用颤抖的手抓住了制服的裙子。10分钟就这样过去了吗?


  面试室的门打开了,坐在一起的三名学生,艾丹、利奥和特雷西跳了起来。


  校长外表有一头纯白色的头发,但里面却有一头不寻常的粉红色头发,她带着微笑走进面试室。


  追随校长脚步的是一个印象清醒的人。是鲁德格·切尔西,他在前一天晚上打败了狼人。


  鲁德格看起来一如既往。他的着装是一件红色的长外套,不是他过去穿的黑色连体外套,但他坚定不移的清洁仍然在那里。


  “现在。你们三个人都坐得很舒服。


  在校长的话中,艾丹和其他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又坐了下来。


  校长也坐在空椅子上。


  “坐下,鲁德格先生。


  “我会站在这里。”


  “好吧,如果这是你觉得舒服的。所以,让我们直奔主题。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们三个人吗?


  没有人匆匆忙忙地回答,但他们知道。他们三个人在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们近距离目睹了狼人,并被卷入其中。


  特蕾西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校长,她认为鲁德格真的很坚定,咬了咬牙。告诉校长不要只给罚分是什么意思?这难道不是一个宣言,它永远不会以普通的纪律结束吗?


  “该死!”


  她拼命地忍住眼泪。从那天起,她从未忘记自己发誓,她再也不会哭了。最重要的是,艾丹和利奥随意坐着的方式也让她很兴奋。


  “你好吗?”


  校长先开口,但当她说话时,艾丹的目光并没有离开鲁德格。


  “你以为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


  "......这似乎不仅仅是为了给我们扣分。


  “没错。”


  就在这时,鲁德格张开了嘴。


  “你们三个人无视席恩的警告,一路走到森林里,要把自己弄得一身危险。如果情况稍微改变一点,这个地方的人就会死了。


  他们三个人闭上了嘴巴。


  “没有发生意外,也没有人死亡,但我认为你应该确切地知道你们的疏忽行为有多严重。这就是为什么我向校长提出建议。


  他们知道,这些话对他们来说绝对没有好意。当一股浓重的气氛在采访室中徘徊时,校长用双手拍手。


  “现在,现在。每个人,不要看起来世界正在崩溃,积极思考。鲁德格先生,你的话有点刺耳,吓坏了学生。”


  “校长,这不是像那样传递的东西。”


  “当然,由于鲁德格先生的解救,确实没有人受伤,学生们表现得自满也是事实。但最终,它结束了,不是吗?”


  "......我不明白。


  “他们还是孩子,鲁德格先生已经向我解释了情况。艾丹?


  “是的,是的!”


  当他的名字突然被叫到时,艾丹急忙回答。


  “我听说你介入是为了救特雷西脱离危险?”


  “哦,不,那是...只是。”


  “学生之间的竞争很重要,但互相帮助生活比这更好。你也和艾丹呆在一起,一起面对危险。”


  一声从校长口中传出的赞美之词,艾丹、利奥和特雷西的脸上挥之不去。校长为什么会这样?


  “你的行为显然是错误的。所以我决定接受鲁德格先生的意见,每人给你10分的罚分。


  10分是其他学生获得的分数的两倍。


  “但是。”


  那一刻,校长清晰的声音唤醒了他们三人的思绪。


  “你在那个危机时刻的行为绝对值得赞扬。所以我要给你们三个人十个功德点。


  “是吗?”


  “哦,这是真的吗?”


  10个惩罚点瞬间消失了,但校长的讲话并没有就此结束。


  “艾丹。在危机时刻,你表现出了在自己的身体面前想到同事的勇气。我会再给你10分。


  “呃!”


  “特雷西。即使在紧急情况下,你也没有忘记冷静地把握局势,你故意在这里留下一条线索,以便其他人可以跟随。


  “怎么样...”


  “我会给你10个额外的功绩点和特雷西·弗里德。


  “是的,是的!”


  “在不逃跑的情况下与狼人战斗的勇气,有些人会说你很天真,但你可能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事情。我希望你能永远保持那颗不动摇的心。


  “是的,是的!好吧!


  “我也会给你10分的功绩。


  结果,他们三个人各获得了10分。


  “鲁德格先生,你有什么抱怨吗?”


  "......如果这就是校长想要的。


  鲁德格后退了一步,画了一条他没有异议的线。


  “恭喜你。将来继续努力。


  “啊,是的!谢谢校长!


  “但不要做得太过分。好吧,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三名学生离开面试室时,感觉自己还在做梦。最后一次出去的艾丹停下来,看着鲁德格,但鲁德格甚至没有看他。


  “鲁德格先生当时的反应如何?”


  艾丹带着未解决的问题离开了面试室。门关上了,只有鲁德格和校长在面试室里。


  “鲁德格先生,你现在满意了吗?”


  校长说,当她完全看不见学生时。


  “我真的很惊讶。鲁德格先生本人要求我照顾这些孩子。


  校长头向后倾斜,双腿挥舞着,半睁着眼睛瞥了鲁德格一眼。


  “再说,要像我一样做所有这些事情。


  “因为这不是一张很好的照片,就像我在那里所做的那样。


  “我知道。你是说好警察就是坏警察吗?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恶棍吗?你不后悔吗?


  “我只是选择了最有效的方法。


  “哦,是吗?好吧,你很好,所以我不会再问了。最后,这对学生来说是一件好事。


  校长从她的座位上跳起来,走近她能看到席恩的窗户,用她纤细的指尖擦拭透明的窗户。


  “鲁德格先生。你说你自己和狼人打过交道?”


  “是的。”


  “你在那里看到了什么?”


  “你什么意思?”


  “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


  尽管校长的话似乎有些尖锐,但鲁德格的表情并没有改变。


  “我没有这种感觉。


  “好吗?”


  “是的。我只是追捕狼人并将其移除,因为害怕对学生构成威胁,就像我在军队中所做的那样。


  “嗯。好吧,那我就无能为力了。


  校长没有提出任何其他问题。鲁德格对学生和与狼人作战的保护已经足够出名,可以传遍整个学校。


  “无论如何,我必须再次感谢鲁德格先生。谢天谢地,没有人死。


  “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


  “如此自豪的态度,我喜欢。我能指望你将来能得到更多吗?


  鲁德格一言不发地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当鲁德格靠在椅背上坐下时,他想起了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他惊讶地发现,隐藏在别人尚未发现的落叶中的狼人幼崽的尸体,显然是一个没有动物毛发的人类孩子。


  “沙姆苏斯学派没有利用狼作为创造狼人的臣民。


  相反,情况恰恰相反:他们使用人类。他们没有将人类的基因代入狼,而是捕获了人类,并强行将其与野兽的元素混合在一起。


  狼人的怪异行为,在紧急情况发生时用手扔碎的碎片,现在已经可以理解了。他想知道为什么他的头旋转得如此之好,以至于他看起来不像一个没有理由的野兽。


  “一只幼崽和他的母亲?”


  让莱瑟维克和席恩吵闹的三个狼人是一个家庭。孩子和两个父母,只是普通人卷入了一件不幸的事件。鲁德格亲手杀死了三人。


  他握紧了拳头。


  “我不后悔自己的行为。


  如果他回到那个时代,鲁德格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否则,他就会处于危险之中。所有受试者都必须被消除,他参与这种情况的线索必须被抹去。别无他法。


  已经有狼人死亡。他们杀人、吃人,所以他们被杀了。是的,就是这样。


  “瞳孔。


  婴儿最后舔着母亲时回头看他的那双清晰的眼睛。即使在他准备施展魔法杀死他们的时候,盯着他的眼睛里也没有对鲁德格有任何责备或愤怒。


  "......"


  鲁德格站了起来。


  <31>


  艾丹、利奥和特蕾西坐在一个安静花园的长凳上,他们认为刚刚发生的事情就像一场梦,还没有回到现实。


  是特蕾西首先醒悟过来的。


  “我们真的没有受到惩罚。这仍然感觉像一个梦。


  “我知道。”


  “我不敢相信校长挺身而出并支持我们。


  “我知道。”


  一直与特蕾西进行尖锐对话的利奥,这次完全同意她的观点。


  他们两人的眼睛最终转向了艾丹。


  “嘿,艾丹。艾丹?


  “是吗?呃,是的。


  “你在想什么?”


  与两个乐于获得功绩积分的人不同,艾丹一直面容严肃。


  “艾丹,你在担心什么?”


  “不。这应该是一个问题吗?那。。。。。。现在来说这样的话有点奇怪。


   “这是什么?别吝啬,告诉我!


  当特雷西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时,艾丹犹豫了一下,然后他向朋友们吐露了自己的担忧。


  “这太奇怪了。


  “奇怪吗?有什么奇怪的?


  “你可能没见过,但狼人的脖子上有一个奇怪的银色束缚。”


  “什么?!”


  “嘘!”


  随着特雷西的声音响起,利奥立刻告诉她要安静下来。


  “安静。如果有人听到,你会怎么做?


  他们三人环顾四周,看看是否有其他目击者,然后把头凑在一起,用平静的声音说话。


  “继续说话。这是真的吗?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试图阻止鲁德格先生。”


  “你是说狼人不是普通的狼人吗?”


  “我想知道它是否真的不是某人故意创造的。”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再严重不过了。利奥也张开了嘴,表情沉重,仿佛在想什么。


  “我最近也听到了一些消息。”


  “什么?”


  “有可疑的人躲在席恩。”


  “可疑的人?那是什么,某种秘密组织?这不就是学生的秘密俱乐部,或者谣言吗?”


  席恩的学生举行秘密会议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利奥对特雷西的问题摇了摇头。如果只是这样,他甚至不会说他很可疑。


  “我甚至不确定。然而,似乎可以肯定的是,一个尚未被揭露的秘密组织已经渗透到席恩。我在观看狼人事件时意识到了这一点。


  “等一下。那么席恩里有危险的人。


  “它仍然处于怀疑阶段,但我认为是的。艾丹,你也这么认为吗?”


  “是的。说实话,怀疑某人不是一件好事,但他肯定与此有关......”


  艾丹正要说些什么,然后摇了摇头,咬了咬嘴。


  “不,不。”


  “什么?”


  “是因为鲁德格先生吗?”


  艾丹忍不住对特雷西尖锐的话语点了点头。


  艾丹之所以有一段时间心潮澎湃,是因为鲁德格前一天表现出的激进行为。


  “我不想怀疑鲁德格先生,”她说,“但我昨晚见到的那位老师有些可疑。


  “他可疑吗?”


  “你们可能没有看得清楚,因为你们在鲁德格先生的身后,但我从前面面对着他。鲁德格先生看到了什么。


  艾丹没有错过鲁德格的反应,但在他提出要求之前,鲁德格强行将他带走,并放火烧了狼人。


  听了艾丹的话,利奥咬了他的下巴。


  “这意味着鲁德格先生试图销毁证据?”


  “什么?鲁德格先生?这有意义吗?


  “那是什么傻事?”特雷西问。


  “这还不确定。然而,我一直认为鲁德格先生可能知道一些事情。当时的老师似乎不顾一切地想隐瞒什么。


  "......"


  "......"


  也许这是一种错觉。席恩老师不可能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但是,如果它是真实的呢?如果鲁德格·切尔西属于一个秘密组织,甚至太危险而无法谈论,该怎么办?


  如果狼人真的被杀是为了销毁证据呢?


  “你傻吗?不管怎么说,你走得太远了。


  特雷西斥责了两人,把手放在腰上,摇了摇头。


  “鲁德格先生一定有什么想法,当我们早些时候见到校长时,你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吗?”


  “嗯?什么?


  “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呃...愚蠢的家伙。你还记得校长赞扬我们时说了什么吗?她给了我们每个人一点点暗示,我们做得很好,我们做了什么。”


  “哦,对了。我甚至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我担心其他事情。


  “想想看。当时不在场的校长怎么会知道这一点呢?”


  “呃,那是...”


  “当然,有人告诉校长一切。谁能告诉她我们做了什么呢?


  鲁德格·切尔西是唯一一个知道的人。


  “鲁德格先生肯定看到了我们所做的一切。如果他试图责骂我们,他就不会告诉校长我们做得好的地方。


  “啊。”


  听到特雷西的话,看起来确实是这样。


  只有校长和鲁德格进入面试室,当校长说她会给他们功绩点时,鲁德格退后一步,做出了让步。


  “你是说这都是鲁德格先生的计划吗?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尽管如此,鲁德格还是很体贴我们,只对校长说了好话。说实话,怀疑鲁德格先生是不是太牵强了?”


  艾丹和利奥无话可说,即使他们有十张嘴。


  如果鲁德格是一个可疑的人,他会教他们第一堂课上突破性的魔法源代码吗?


  一个人,谁必须隐藏自己的身份,而不是试图暴露自己,是矛盾的。


  “是吗?”


  艾丹挠了挠头,但无法摆脱他对鲁德格的微妙怀疑。


  他绝对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师,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是的。特雷西,我认为你是对的。现在甚至考虑它都是毫无意义的。


  “呵呵。知道也没关系。


  “我饿了。你们吃过吗?


  “还没有。”


  “特雷西?”


  “为什么是我?”


  “如果你没吃过饭,我们为什么不一起去吃饭呢?”


  “什么?”


  听着艾丹的话,特蕾西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吃饭?和我在一起?为什么?


  特雷西一无所获,用指尖扭动着头发,脸色潮红,喃喃自语。


  “和朋友在一起...”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吗?”


  "......!"


  看到艾丹看着她时灿烂地笑了,特蕾西也把她的耳垂染成了红色。从侧面观看这一幕的利奥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看来,他们的席恩生活在未来会是多事之秋。


  * * *


  “啊!鲁德格先生!


  在我回宿舍的路上,我遇到了赛琳娜,她跑向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学生,而不是老师。


  “你真的不是在谎报年龄吗?”


  “你下班了吗?”


  “是的。”


  “我听到了这个消息。昨天,我听说鲁德格先生抓到了一个狼人。


  “是的。我照顾好了。


  “哇。真的吗?


  赛琳娜老师用沉重的目光看着他。不过,她也是一位新老师,但我认为她抬头太多了。


  “最近,我只听说过鲁德格先生。你是怎么抓到狼人的?


  “等等。”


  “是吗?”


  “我今天有点忙,所以我们稍后再谈。


  在我坚决的话语中,赛琳娜微微点了点头,脸色苍白,像一个被大人骂的孩子。


  “哦,对不起。你很忙。


  “不。没有达到那种程度。赛琳娜,请好好休息。


  “是的。鲁德格先生也是。


  我和赛琳娜告别,并与她分手。


  与其他老师不同,她是一个关心我的好人。然而,我无法接近任何人,因为我处于一个困难的境地。


  可以作为一个群体一起吃饭,但仅此而已。最重要的是,我现在有一件事要做。


  当我回到我的私人住宅时,门口有一个包裹。收拾好包裹后,我走进屋内,检查了里面的东西。


  这是汉斯寄给我的材料,关于失踪人员和某些人最近聚集在莱瑟维克的地区。


  在轻轻检查内容后,我前往我的个人书房。书房的一面墙上挂着莱瑟维克市的地图,到处都是钉着的图片。


  我从文档中剪下了一些内容,并将其固定在地图上的一个角落,一个充满莱瑟维克废弃工厂的区域,附近有一个实验室。


  在完成这项工作后,我立即拿出一个便携式水晶球。


  [兄弟,你检查了我发来的所有材料吗?


  “是的。”


  [正如哥哥昨天告诉我的,我检查了这个地区。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大约十个强壮的男人来来回回。我很确定它在那里。


  “对。”


  [我检查了你亲自告诉我要找出来的东西。一些工人最近在城市郊区失踪。


  “他们中间有三口之家吗?”


  [有。这是整个家庭消失的唯一案例。警方没有做太多的研究,就放手了,但邻居们应该很着急。


  "......我明白了。


  我留下了这些话,切断了沟通。


  在专心致志地盯着墙上的地图看了一会儿后,我穿着一件暗淡的棕色外套走出宿舍,与往常不同。


  * * *


  莱瑟维克的工厂区,由于天空中的厚厚云层,甚至星星和月亮的光线也消失了。


  工厂的烟囱高高耸立,没有排放烟灰,本身就是一块墓碑,以纪念那些在城市阴影下死去的人。考虑到有些人实际上在困难的情况下死亡,墓碑这个词并不是特别错误。


  被称为废弃区的贫民窟区没有路灯,给人一种强烈的荒凉感。他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只老鼠,它迅速地扫过地板。


  鲁德格到达了连流浪汉都放弃了乞讨并逃脱的地方。


  “你在这里吗?”


  汉斯先来,正在等待,他向鲁德格打招呼。


  汉斯看着鲁德格的走路,摇了摇头,伸出舌头。虽然他外表看起来很随意,但鲁德格已经全副武装。


  从他身上流出的寒意中,汉斯觉得自己已经为战斗的到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你一个人去吗?”


  “如果我寻求帮助,你会帮我吗?”


  “不,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能够独自处理它们。


  “独自一人就足够了。里面的家伙呢?


  “大约有四十个。然而,这些家伙知道他们的脚着火了,正在慢慢地试图逃跑。如果我只迟到三天,他们就会消失。


  “他们有什么能力?”


  “很高兴看到即使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也至少有一把枪。嗯,我哥哥是个巫师,他不喜欢火器,但其中大约有三个人穿着加固的盔甲。


  “精英力量?”


  “两个术士。”


  “对。”


  正要直奔实验室的鲁德格停下脚步,问汉斯。


  “汉斯,我问的那个家庭。


  “是的。”


  “孩子多大了?”


  汉斯背靠着墙,抬起头来,仿佛想起了什么。


  “他当时七岁,真是个小孩子。


  "......七岁。


评论
热度(1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