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本想成为忠诚的剑 233-235

第233集

  从阳台出来到回到住处,记不清是什么情况了。只想起了一路上遇到的每一个人看到我的表情都吓得躲开的情景。

  “疯子……”

  扑通。

  我跨坐在床上,这次又念叨了一百多遍了。西格蒙德瞬间移动的那一瞬间,我的精神也跟着移动了,所以很难清醒过来。

  对身体接触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我周围的人都习惯于身体接触——就连那冷漠的莱纳都能亲吻手背,天性本身就很淡然。

  所以,如果是别人那样做的话,虽然还是会惊慌失措,但也不会受到如此大的冲击。

  但是和西格蒙德的一吻,阿耶灵魂似乎在加速。当然,与其用“吻”这样可爱的词语来命名,不如用嘴唇攻击来命名。但无论如何,他会做的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淡淡的月光下,他满脸鲜血地笑着,就像……。

  “振作起来。”

  右脸颊被拳打脚踢。一阵沉闷的疼痛扑面而来,脑海中回放的画面被迫停止。

  ‘见鬼,这样太伤自尊心了……!’

  我把头把住了。

  如果是别人做了这种事,他会暂时考虑是否对我有好感,但如果是西格蒙特,他就没有疑问了。我记得那双紫色的眼睛,从我嘴唇重叠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瞪着,连眨眼都没有。

  其中包含的绝不是爱情,而是连爱情这个词都让人感觉很薄的浓烈的疯狂。“即使劈开我的头骨,拨开脑髓,也要把自己钉进去”的执著。

  俗话说“虎死留皮,人死留名”,其基础是人类渴望被记住的本能。

  西格蒙德假装只有我会记住他。但即使他死了,很多人也会记得他。这种态度使我困惑。

  “我现在这样做应该是他故意的吧。”

  我正在迷惑,正像西格蒙德的意图那样,老老实实地。我觉得这太可怕了

  我想跳下去。

  虽然想捏一捏什么,但为了发泄怒气,即使打了墙,也肯定会看到隔壁的样子,所以只能紧紧抓住膝盖,在心里发泄怒气。

  嘀嗒。

  从窗户传来一阵动静和敲门声。

  半夜窗户里的敲门声。我的房间位于相当高的地方,所以可以作为奇谈怪论的开头,但幸运的是,靠近的主人是我熟悉的人。

  下拉。

  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

  “帮我打开”

  在那里,利奥倒着吊着,他用锋利的手写体在一张用气制成的画纸上写字。

  写在上面。

  看着那张脸,喧闹的心情好像稍微平静下来了。小时候还以为是只让人头疼的小马驹——当然现在也很像小马驹,现在被他治愈了,真是奇妙。

  我扑哧一笑,欣然打开窗户。

  利奥转了一圈,稳稳地落地了。纯白的头发在空中轻轻飘动。

  “来。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小姐?”

  大步走过来,上身一沉的利奥像打开了一样,眼睛闪闪发光。

  她的脸像孩子一样开朗,还以为她心情很好,但走近一看,她似乎有点生气。

  “额……你今天真是帅到了尽头。”

  “我一直都很帅。还有。”

  “你看到我昨晚在睡梦中洗脸时弄坏洗手台了吗?对不起。“

  “在浴室里埋地雷,在上面跳踢踏舞,只要不伤到你就无所谓了。不是那个。“

  虽然好像有想要的答案,但其实脑子没转好。我看了一眼眼色后,露了一笑的利奥把我的刘海捋了过去。

  “我怎么会被这么无心的女人缠住……

  他的声音充满了哀叹。我皱起眉头。

  “除了这些,我不会再犯错了。”

  “你一定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利奥用轻柔的声音说话,像说服孩子一样,紧紧抓住我的两颊,拉长了我的双颊。看到他毫无虚名的身体接触,是不是吐了一笑,他模糊地弯起了眼角。

  “你把我忘了。“

  这句话让我在脑海中迅速闪过他和的对话。我微微张开嘴。

  “我不是说要陪你跳舞吗?”

  不知从哪里滚进来的混蛋的嘴巴太强烈了,都忘了。

  明明说要做搭档,却一个人消失了。我还觉得自己像垃圾一样惊愕,但表情不自然的利奥却痛痛地按在我的脸颊上。

  “好不容易抓到的机会,在哪里消失了,就会沾上别人的味道。”

  他用食指慢慢地扫我的下唇。那是西格蒙德的伤口。利奥俯视着洁白指尖上的血迹,脸上带着莫名的表情,笑眯眯地笑了。

  “我甚至被狗咬了。”

  轻轻地按着伤口的手,微微地皱起了鼻梁。我呻吟着,扶着额头。

  “那……对不起。和流浪狗玩一下。”

  “啊哈。忙着跟流浪狗玩?”

  “……就这样了。”

  因为不能说是因为受到了试图与间谍接头的北方领导人的嘴唇攻击,所以编造了借口。我觉得也是无稽之谈,所以我悄悄地避开利奥那凶狠地凝视着他的目光,嗤之以鼻。

  “那是魔兽德维拉吗?或者克尔韦罗斯?哇,我不知道世界上有一只快得让你无法逃脱攻击的狗。你应该把它绑起来。养一只看家狗吧。不,我不需要咬主人的狗。”

  利奥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轻轻地擦了擦我的嘴唇。这是非常执着的手。然后叹了口气,把手帕揉进了自己的口袋。

  “秀秀。”

  利奥低声低语着我的名字,他把脸靠在我的肩膀上。

  “不管我是你的第十个还是第一百个都可以,但你不需要给我看。”

  在被肩膀遮住之前,乍一看,他的双眼荡漾着爆炸性的愤怒。

  “……舍不得?”

  稍显犹豫的我抓住利奥的两颊,抬起利奥。因为表情不好,和我对视了一眼,他似乎有点慌张,但马上就像小狗一样,把白皙柔软的头发在我的额头上蹭了蹭。

  “嗯。舍不得,姐姐。”

  “很会利用啊”

  看着自己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称呼的样子,简直令人气愤。我知道狗也会笑着走,但我也不能恨它。

  “那我们现在跳舞吧?”

  我把利奥引到窗前。

  宴会也结束了的深夜。虽然房间很宽敞,但和社交场所相比显得很挤。

  只有静谧的月光代替了辉煌的吊灯,利奥换了衣服,穿着轻便的衬衫。

  “既不华丽,也只有两个,但如果可以的话……

  我笑了笑,把手伸向利奥。

  “你想跳一曲吗,亚历山大·罗阿塔拉。”

  如果和利奥在一起,“隐秘的月夜”的舞姿也不会太差。

  即使在黑暗中也像打开了荧光一样,明亮的眼睛直勾勾地凝视着我。他的眼神带着朦胧的气息和欢喜,像是面对仙境的少年。

  “……我以为贪心的是我,现在看来是你们。”你要再蚕食我多少才会满足”

  握手言和的握力很强。他轻轻地拉着我。

  “你给我一个温柔的领航。我是第一次。“

  利奥恶作剧地笑了笑,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低声笑了笑,把胳膊搂在他的腰上。

  “你的第一支舞就这样微不足道地度过了吗?没有甜美的华尔兹。“

  “有什么微不足道的。你在的地方。“

  他的声音充满了欢乐。

  “没关系。因为只要和你在一起,哪里都是舞厅。节奏用你的呼吸就够了。只要有你,你走到哪里都无所谓。”

  他淡淡地说出了一些恳切而浪漫的话。我调皮地吐着舌头,在他的肩胛骨附近。

  紧紧抓住了。

  “跟上我的节奏。我会带你体验一段美妙的舞蹈。“

  对等待与我共舞的他来说,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成功完成简单的月夜之舞。

  我开始慢慢地跳着舞步,脑子里播放着华尔兹的曲调。

  “哦,还挺能跟上的。”

  “因为我学到了。

  有趣的是,利奥看起来很熟练,因为他很慢地开始了,因为这是他的第一次。我感叹,他调皮地闪着眼睛。

  “为什么。因为帅会被迷住吗?”

  哈…

  我不假思索,乖乖地首肯了。

  扭伤。那一瞬间利奥的舞步被拧了一下,身体大幅度地摇晃起来。

  “等等,喂!”

  我急切地抱住他的腰。两人好不容易躲过了腿缠在一起摔倒的险恶场面,却变成了抱在一起的姿势。

  “一夸就错?都不敢恭维了。”

  我恶作剧地骂了他一顿,然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关系。这是我第一次犯错。“

  利奥看起来很害羞。他沉默了一会儿,不经意地抬起头来。

  “我觉得要怎么做才会更着迷。”

  “嗯?”

  “因为跳舞跳得好,感觉会被迷住。画完之后。如果我在你面前大刀阔斧地清洗那些积弊贵族,你会完全迷住他们吗?“

  “什么?你……不会一有空就肃清,还像个暴君吧?”

  我真的很担心利奥。

  担心那些会因此死去的人,更担心的是他对谋杀完全迟钝,担心他周围的人都走了,会被孤立。

  “现在这不是重点啊!你觉得你会爱上我吗?“

  甚至连舞蹈都停止的利奥抓住我的双肩,把我的脸伸进去。

  本来给人的印象也是颓废感很强,但可能是洗完没多久,透明的皮肤就变得红红的,皮肤上散发着柠檬的香气。

  我有点畏缩,尽量泰然自若地开口。

  “嗯……如果你幸福一点。”

  “……幸福?”

  利奥眨了眨眼睛。我抬起头,看着窗外的雷霞雕像。

  “是的,当你完全站着,不再做噩梦的时候。”

  我在脑海中画出了利奥真诚地笑着的脸。

  事实上,我没有想象。咽下嘴里苦涩的口水,我又把目光转向他,温柔地笑了笑。

  “你可能会爱上它。一个能真诚微笑的人,本身就有吸引力嘛。”

  用调皮的口吻窃窃私语。利奥沉默了一会儿,眼睛弯了。

  “我只有因为你才能幸福,所以还是要结婚。”结婚啊。想起以前的对话,我笑了笑。然后用食指用力推他的额头。

  “再大一点,争取过来。”

  那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第234集

  “我肯定会来到尤特斯地区。别无选择!“

  “塔提诺地区明显被打通了?白痴也会选择这条路!”

  “他们会采取愚蠢的策略吗?你怎么能只向前看呢?”从两边涌来的尖锐的声音就像在掏我的耳朵一样。利奥也露出厌倦的表情,我叹了口气。

  在阿塔拉进行的第一次会议热闹非凡,让人觉得杂乱无章。

  “停!”

  砰!

  利奥拍了拍桌子。贵族们把马停了下来,直到震感四起。他扶着我的额头。

  “也有远道而来的客人,请不要大声喊叫。”你不觉得羞耻吗?”

  利奥冷冰冰的一句话让看眼色的人都低下了头。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觉得头骨要碎了,感谢他制止了这场骚乱。

  在这次会议上成为烫手山芋的议程就是北部入侵镜。

  虽然有这样那样的说法,但其中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途径是尤特斯和塔蒂诺。

  “两个都有道理”

  我用舌头在苦涩的嘴里捋了捋,往下看桌子上那张大大铺开的地图。

  尤特斯是与北部地区相连的地区,它可以从北部走来。

  当你打开地图,让你寻找啊塔拉的破绽时,这里是任何人最先发现的地方。从某种程度上看是定式的,从某种程度上看是显而易见的。

  塔蒂诺则相反。虽然是与北部相连的地区,但中间有弯曲的峡谷,只要穿越过来,就足以让士兵们疲惫不堪。

  但如果你问它是否不可能,它不是。我可以越过它。

  而且选择艰难的路径也有对方难以预测的优点。因为就连我也觉得如果北方选择这条路线会很惊讶。

  你可以把它写进小说里

  我按了按令人作呕的太阳穴,翻看了“精灵之夜”原作的记忆,不干了。那本垃圾小说里不可能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如果这本小说落在我手里,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它当作导火索。

  预测不到入侵路径并不会立即导致战争失败。但是初期的兵力部署在某些情况下也成为了很大的数目。调动部队总是很棘手。

  “乔纳森·艾默里爵士。你觉得呢?“

  气氛变得更加平静,我用手指敲着桌子,问坐在我旁边的乔纳森。

  乔纳森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立刻盯着地图看。可能是惊慌失措的表情历历在目。黑眼睛在地图上滚动,无法区分虹膜和瞳孔。

  “……当然,尤特斯也有可能,但我认为塔蒂诺更有可能。”

  “为什么?”

  “这太明显了,但如果你闯入尤特斯,你就没有地方作为水源了。但在蒂塔诺地区,有一条长长的溪流。“

  的确,尤特斯很容易入侵,但由于没有合适的水源,所以它不是一个可以打持久战的地方。在不知道战争会持续多久的情况下,选择那里是愚蠢的。

  “现在尤特斯很危险!”

  砰

  比尔·赫尔姆拍了拍桌子。他一直声称北方会入侵尤特斯,他一脸不安和焦虑。我想起了乔纳森给我的情报。

  “威廉的领地是尤特斯地区。”

  那么如此执着地主张“尤特斯”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会希望部队进入你的领地,保护你的安全。

  这不是坏事,但轻率的想法和当地的利己主义情绪不是尼领导人的正确态度。

  “别那么固执了。蒂塔诺那边是对的!”

  “什么?你说你知道什么?“

  此起彼伏,呼声越来越高,第二轮比赛开始了。尖声四起。我第一次知道,一向高调的贵族,竟然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我说的话是不是像马一样?”

  最后,利奥又出手了一次。他把一把匕首扔到桌子中间,桌子像地震一样裂成两半。考虑到桌子的质地非常坚硬,这是一个可怕的威胁。

  大家都像蛤蜊一样闭嘴。我很高兴暂时没有与利奥为敌。

  “很清楚,尤特斯和塔蒂斯是有力的,而且各有根据。但这不是只能猜测就能结束的事情吗?你必须确定。“是的。我们不能一直吵架。

  就在昨天,阿塔拉为志愿军的到来举行宴会表示欢迎,但第二天,阿塔拉让我做这么难的事情,这让我叹息不已。

  “克里西斯指挥官。你觉得呢?“

  “我?”

  正在沉思的时候,威廉喘着气转过身来。突然被溅起的火花打得我有点惊慌,把视线锁定在地图上。不由得叹了口气。

  我对这一事态不轻易发表意见,比其他人更加复杂的原因是另有原因的。

  “西格蒙德·海德,你这个狗娘养的……”

  在希尔达的交易中,西格蒙德透露了入侵北部的路线。如果是真的,情况就简单了。

  但西格蒙德真的说出了事实吗?在这种情况下说假话也不足为奇。

  如果你预想到我会故意排除这个地区,因为我认为这是谎言呢?真是完美的行动。如果是西格蒙特的话,那种药可能会用招数。

  “早知道就别问这个了”

  我盯着西格蒙德说的那片区域,好像要烧了。

  如果是完全荒唐的话,我会认为疯子会说谎,然后就过去了,但完全撇开对他的思念,看了又看,也觉得有道理。

  但也没有达到“分明就是这个地方”的强烈感觉。

  西格蒙德告诉我真相了吗?

  我在打一场脑筋急转弯。

  就在我动脑筋的时候,等待我回答的比尔·赫尔姆皱起了脸。

  “你在想什么,怎么这么晚才回答。”

  性急的他催促道。

  “如果你不知道合不合适……你可以先吐出来,然后一起思考

  我终于开口了。

  “说不定不是那两个地区,而是其他地区。”

  “什么?”

  比尔·赫尔姆把脸弄皱了。乔纳森皱起了眉头。

  “不是两选一定的吗?”

  “不能轻易做出判断。所以,如果……

  国。

  我点了地图上的一个地方。

  “如果是在这里。”

  那是巴甫洛斯地区的国防,那里有一条巨大的河流穿过。

  “……你在开玩笑吗?你认为他们会去那里吗?“

  比尔·赫尔姆气坏了,脸色变得很难看。我隐藏着复杂的心情,摆出一副堂堂正正的表情,抬起头来。

  “意见不是可以自由发表吗?”

  “哈!因为他们疯了,他们就会过河来吗?什么,用树叶做帆船?“

  可能是一辈子在北部和魔鬼们打口水仗,口才尖刻。我叹息着消化了他七嘴八舌的话,把在脑海中漂浮的一个假设说出来了。

  “也可以把河冻起来再来吧。”

  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都投向了我。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嚼着嘴里的肉,却在脑海中描绘出了来这里之前作为速成学习过的阿塔拉的地理和生态。

  “轰隆轰隆地把好端端流过的河冻住是疯了吧。但是巴甫罗斯是一个寒冷的地方,一到初冬河水就会结冰吧。如果能渡过,河流就会成为很好的水源。有一条宽阔的路通向王城,便于向中央渗透。这是一条完美的入侵路线。“

  “但是……!初冬的时候,部队就不会冻得那么厉害了!“

  乔纳森急切地反问。我抬头看着他扩张的瞳孔

  噗地笑了。

  “在水中挂冰魔法是高难度的,但是把已有的冰强化的坚硬,就算是初级魔法师也能做到,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虽然用沼泽的汁液很难制造出想要的形态,但是用粘土就能制造出任何东西。

  如果想完全冻结河流的话,大魔法师应该会来,但是已经冻结的表面可以支撑兵力的话,几个初级魔法师就已经足够了。

  虽然觉得异想天开,但并非不可能。这就是我无法摆脱西格蒙德那一句话的原因。

  “真有趣。”

  利奥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新的意见引起了周围的骚动。

  “我们将要入侵的地方是帕夫洛斯地区的边境”。

  我想起了低沉的声音,低声说着不知是假是实的内容。

  撇开那句话的可信度不谈,如果是他的话,应该先不信任再看才对。怪怪的。真的很奇怪。

  “我是相信你吗”

  我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混乱的会议结束了,我精疲力尽地一个人走出了会场。

  最后还没有决定在三个地点中的哪个地点部署志愿军。人们普遍认为,从情况来看,现在还留有时间进行第二次侵略,所以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在结尾处,我提出的意见以微小的差距获得了最多的力量,也许如果我积极支持,志愿军就会立即前往巴甫洛斯,但我没有。

  因为没有把握,所以是不了了之的态度,所以没有决定就泡汤了。

  我原以为坐在这么重的位置上会有什么好处,但我还是不够好。

  “你应该推帕夫洛斯吗……不,就告诉我帕夫洛斯吧。

  早知道不输了……

  我把头发揉得乱七八糟。最近切身感受到指挥官这个职位的分量有多重,感觉要脱发了。

  “我得去散散步了”

  就这样进去的话,总会充满思绪,所以是时候把脚步转向庭院了。

  “哦。”我看了看熟悉的动静。

  “秀秀。”

  急着追我的男子就是在会议现场也见过的利奥。他的头发被风吹得微微蓬乱。

  “有什么急事吗?”利奥叹息地笑了。

  “我没忘了我约你一起去见银色狼兽人吧。”

  “啊。”

  我简短地叹息。我不会忘记的。在帝国酒馆又偶遇利奥时与他的约定。

  利奥抓住我的指尖。

  “现在走吧。不是现在就走不了了。“

  利奥看起来很着急。

第235集

  “知道了,慢慢说吧。什么事。“

  我握着利奥的手安抚他。

  焦虑的利奥很陌生。他有点厚颜无耻,狡猾,游刃有余。

  “一旦你决定了援军将去哪里,你就会去那里。是的。“

  “是的。因为我是指挥官。”

  虽然对理所当然的问题摇摆不定,但还是乖乖地回答了。长长地吐着气的利奥捋了捋我的刘海。

  “那就没有机会了。之后是不可预测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战争。”

  的确如此。如果搬到别的地方,情况可能会怎样,而且利奥必须留在王城,不能像现在这样靠近。

  想要见到银色狼兽人,必须早一天离开。

  “但是……你知道在哪里吗?”

  有点迷茫的我摸着下巴问利奥。

  正确的名称是“银色狼兽族”。但是因为它的颜色会随着在哪里看而变化,所以被称为“月光狼水人族”或“灰狼水人族”。

  一百多年前的兽人大屠杀事件导致大陆上存在的大部分兽人灭绝。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兽人都失散了,无影无踪,唯一一个以种族形式留下来的兽人就是他们。

  银色狼靠首领的智慧勉强维持命脉,躲进了大陆西北的树林里。但信息仅止于此,没有人知道它们到底栖息在哪里。

  森林是辽阔的,非常危险,他们的安全是严密的,准确的位置仍然是神秘的。

  “如果国王利奥和指挥官我在那里徘徊了几个星期,那就太麻烦了。”

  如果利奥和我下定决心,挽起双臂,开始寻找,说不定真的能找到。但这太消耗了,而且阿塔拉的国王职位和志愿军的指挥官职位都空缺了几个星期,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就算花很多时间,三天内也得完成”。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离开的时间最长也只有三天。

  “自从我知道蕾莎是银色狼兽人后,我就一直在调查。动用我所有的情报力量。因为我很想用我的手收尾。其实之前没什么收获……

  利奥一边调整着颤抖的呼吸,一边继续说话,紧张的神情历历在目。我对他的样子很陌生,没有催促他就看着他。

  “今天早上有消息。他们找到了栖息地。”

  他那双嫩绿的眼睛,毅然决然地闪闪发光。

  “信息是确定的吗?”

  “听说有人亲眼见过银色的狼兽人,我觉得可以肯定。”

  “那你得走了。”

  一方面是想帮助因为蕾莎而要去找的利奥,另一方面也是想得到他们的合作。

  “如果银色狼兽人帮助战争,可能会更容易取得胜利。”

  人和兽血混合,拥有超常力量的兽人。银色狼兽人被称为兽人中最强大的一族。

  作为单一个体,他们的强壮令人垂涎,被称为除了龙之外的种族中的佼佼者。我想得到帮助。

  “是的,我得走了……

  利奥把目光移开。他紧握的手微微颤抖着。

  “你……害怕啊。”

  我低声嘀咕,他把脸埋在我的肩膀上。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如此软弱了。

  “万一见到雷霞的家人怎么办。”

  想找珍贵的人的遗属,根本无法想象。说什么也很谨慎,犹豫了很久的我拍了拍利奥的肩膀。

  “我会陪你的。”

  我没有什么可以代替的,但至少在那一刻我可以和你在一起。

  “如果不是现在,我可能再也不敢鼓起勇气了。”

  利奥低声说。我想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叹了口气,点点头。

  “是的。走吧。”

  银色狼兽人族。是时候去见他们了。

  “如果我和你不在王城的消息传开,敌人就会找个空子。所以,我想我最好还是隐秘地去一趟,只告诉身边的人。”

  “好啊。”

  “你有什么特别需要通知的吗?”

  “嗯,好像没有。”

  虽然赛列侬、朱利安、卡西亚被选中,但最好还是尽量不要给自己留下口风泄露的缝隙。我决定回来给他们送个无聊的苹果,把草草包好的行李都塞进了阿贡根的口袋里。

  虽然决定得很快,但其实考虑得还挺深的。

  虽然利奥经常离开宫殿,大家都很熟悉,但我又没有国王般的权力,擅自离开宫殿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我连两个身体都没有,我不得不判断哪件事更重要——

  不是听命而行,只能由我自行决定,我最终得出结论,收买银色狼兽人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当时已经被派遣,可能不知道,但现在志愿军在宫里受到了安全的保护。

  虽然我是指挥官,但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离开几天还不至于有太大危险。

  “只要告诉副官,走就行。”

  “那个……像被火熏黑的黑乎乎的男人?”

  我对利奥对乔纳森尖刻的称呼笑着点头。

  是。

  “是的。那个人。”

  “看起来有点不吉利。”

  利奥不情愿地说。

  “还是我的代理人。”

  我不在的时候是我的替代品。利奥对我果断的回答凝视了一会儿,他耸了耸肩。

  “我能抗拒你的话吗?随你的便。”

  我从口袋里掏出通讯道具。

  其实没想当面告诉你。话长了会让人头疼,也很难详细说明。

  [出去两天就回来了,情况很难说明很长,有急事就马上向我报告吧,拜托你了。]虽然我觉得自己写的时候也相当厚脸皮,但也无能为力。把愧疚的心努力折起来,把剑鞘系在腰上。

  “走吧。”

  利奥向我伸出手。

  再次走向未知的路。

  我什么都不确定,但我很高兴有人陪我。因为是利奥所以更开心。

  “是的,”我毫不犹豫地握住了他的手。

  他使用瞬间移动技术移动到森林的正前方。如果能直接移动到银色狼兽人的根据地就好了,但森林里有限制魔法使用的结界。

  魔道公学极其发达的阿塔拉人,只要下定决心就能攻破结界,但在结界被攻破的瞬间,他们就会立刻察觉并开始警戒我们。

  与其那样,还不如徒步旅行。

  啪,啪,啪。

  我和利奥踩着伸向空中的树枝,踩着树枝飞快地移动着。

  知道位置的利奥带头。他在茂密的树林里奔跑的背影显得很踏实。

  “再从这里走半个小时,就会出现狼兽人根据地。这晚闯进去也不方便……今天就在这里露营吧。”

  利奥停下来的地方很适合露营。在没有野兽痕迹的平地上,我感受到了经验。

  本以为一辈子在王宫长大的王子不会知道这些,但在逃离兄弟姐妹的过程中过着艰难的生活,让人心疼。

  “我想起了当雇佣兵的时候。那时露营是家常便饭。”

  熟练地打着帐篷喃喃自语。虽然已经不做雇佣兵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但搭帐篷的程度身体还记得。利奥低声笑了笑。

  “你知道每次你出去干外援工作很久不回来的时候,一个人留在小屋里有多担心吗?”

  “都是为了养活你才工作的。”

  “不是因为我,应该是因为你弟弟吧。”

  “你说什么让人这么舍不得?都是顺便的吧。”

  我们一边开玩笑地说话,一边生火。

  两个帐篷,他和我都可以宽敞舒适地使用。利奥正用相当熟练的手法煮汤,他瞥了一眼我的帐篷。

  “晚上害怕了,可以去找吗?”

  “炸开了锅。那么大的年纪你还睡不了自己吗?”

  “你到了那个年龄还看不懂吗?”

  同时,哄堂大笑。温馨亲切的气氛让人自然而然地放松下来。

  当我吃完饭时,太阳完全落山了。

  我们打了个招呼,然后走进各自的帐篷。不需要岗哨。他和我都有敏锐的嗅觉,一听到靠近的动静就立刻惊醒。

  “银色狼人族会怎么样”。

  躺在床上的我闭上了眼睛,满怀忧虑和期待。

  虽然和平时住的房间相比是破旧不堪的宿舍,但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度过的,所以非常熟悉。

  意识渐行渐远的时候。

  ‘……睡得很安稳’。

  我痛苦地睁开了眼睛。

  只有外面点着的篝火作照明的黑夜。即使四周被帐篷堵住了,我也能感觉到。

  让人发痒的警告,野兽的气味越来越近。

  把放在旁边的剑悄无声息地拿起来。盯着对面帐篷的动静看,利奥好像也醒了。

  我屏住呼吸,盯着动静接近的方向。

  闪现。

  帐篷薄薄的布外,月光照射下的紫色眼睛闪烁着荧光物质般的光芒。

  滋滋滋!

  砰

  帐篷被尖锐的东西撕裂的同时,我跳起来,拔出了剑。一只大脚在我所在的地方砸了下来。地面凹陷,气势杀气腾腾。

  克尔楞     

  野兽的嚎叫低沉地响起。

  在月光下闪烁着神秘色彩的毛发。虽然长得像狼,但比普通狼大1.5倍左右。瞳孔竖直撕裂的神秘罗云紫色的瞳孔。

  四只银色的狼兽围着我和利奥的帐篷。

  “嘿,你醒了吗?”

  “当初都没睡。”

  走出帐篷的利奥和我一样,拔出了剑。我简短地叹了口气,笑得最好。

  “如果我要求对话,你愿意听吗?”

  克昂!

  一只狼嚎啕大哭。看来没有战斗就结束了。因为是预料之中的部分,所以并没有失望,但战斗不知何时何地,总是让人头疼不已,不由自主地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那就从身体的对话开始吧。”

  狼群的毛都竖起来了,我在剑刃上又抹了一把黑色的乌勒!哭着,短地低下了头。

  “初次见面。克什米尔克里西斯。“

  啊啊昂!

  从问候开始,狼群从四面八方扑过来。

评论
热度(1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