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忙忙忙累累累
禁止搬运转载

本想成为忠诚的剑 241-243

  


第241集

  “打起精神……打起精神来。”

  “哈... ”

  利奥笑了起来,把头蹭在我的肩膀上。平时看起来冷酷尖锐的脸,现在重新完全放松了,像一只温顺的绵羊。

  他像树懒一样紧挨着我的胳膊。

  “……”

  “什么……这个疯了的情况……?”

  与他的体格相比,我的胳膊只不过是一根细细的树枝,但像救生圈一样拼命地吊着的样子让人感到非常陌生。长着长睫毛的他带着蜜酒的气息低声说。

  “我喜欢你。世界上最喜欢你,秀秀。”

  ‘这家伙……这是表达爱意吗?’

  我扶着额头。

  这是我第一次和利奥喝酒,我不可能知道。展示出平时看不到的轻松气氛,用美丽的脸庞说出了让人心动的告白的话,真是让人发疯。

  “他没事吧?我一个人倒空了一罐。纳克卓尔与人类的酒不同层次的毒辣。”

  列宁吐了吐舌头,把自己空空如也的一罐。罐子里滴不出一滴液体。

  我拍了拍额头。

  “……这里有解酒药什么的吗?”

  “有是有,但因为是狼用的,所以对人类会有点毒性。”

  看著吊在那里嘻嘻哈哈地走着的利奥,他心急如焚地吸了一口纳克塔尔,利农微微地往脸上斜著头。

  “刚才就很好奇,他是你的小妾吗?”

  “咳!”

  我差点把水像喷雾一样喷在利奥的脸上。我没有忍住差点吐出来的东西,而是呛得田地直咳嗽,无奈地望着列宁。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是说你是剑术大师吗。有能力的狼有很多妻妾。“

  “人类一般都是一妻一妾……而且这是国王,所以就算娶妾也很有可能是她。”

  “这有什么关系?你比他强壮。所以他是你的小妾。啊,难道是情妇?”

  这是我知道了我不太想知道的狼群文化的瞬间。

  也许是因为出生后一次也没去过外面的世界,他对人类的文化完全无知。

  “我的梦想是成为菲莎的小妾。”

  列宁羞涩地斜视着菲莎,对我低声说。虽然说悄悄话声音很大,菲莎应该也听到了,但菲莎可能已经知道了,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地倒着杯子。我摇摇头。

  “反正利奥和我不是那种关系。”

  “嘿嘿。”

  尽管我一口咬定,列宁还是不相信。也许是因为笑脸可恶,所以收窄了眉头,我的胳膊拉力增强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

  “你说你最好。”

  酒气使我耳边发痒。利奥的眼角在白皙的皮肤上微微发红。

  “你也得说你喜欢我。”

  他的背后产生了狐狸尾巴在微微晃动的幻觉。

  ‘他……不能随便在哪里喝酒’。

  一开始,剑术大师喝醉的可能性很低,但如果他喝醉了两次,他就会吸引所有的人。我微妙地拨弄着发火的耳朵,发出了病痛的声音。

  “喝醉了,利奥。”

  “我没醉。要背一下阿塔拉历史书吗?全篇地。“

  “是的,是的。”

  散发着蜜酒味的声音说出的都是醉汉们的常言道。我心不在焉地回答,把利奥扶了起来,把他的胳膊搂在我的肩膀上。

  “住哪儿行?”

  “竖起红柱的洞穴。因为是客人用的宿舍,所以不会缺少什么。两个人用起来也不是很窄。自从安泰雅之后就没有人写过了,所以可能有些灰尘。“

  就像我们浪漫小说的主人公一样,菲莎饶有兴趣地观看,她指着一个洞穴。是时候好好地叹一口气,把利奥领走了。

  “不要。在我告诉你之前我不会去的。“

  带着矫情的声音,脚步一下子停住了。稍早还摇摇晃晃的利奥已经站在座位上了。惊讶地看着他,利奥睁大了眼睛,垂下了眼角。

  “你能不能说我喜欢你?”

  比至今萦绕在嘴里的内克塔尔的甜味更甜美。

  “哇。他说他不是妾。“

  “太吵了。”

  看着笑眯眯的列宁,扶着额头。他从来没有这样对我,因为他不喜欢当孩子。因为与平时间隔较大,所以影响也更大。

  ‘喜欢这个词一直很简单’。

  对我来说,大部分人都进入了“好”和“坏”中的“好”领域。因为我不享受用不喜欢的东西来消费感情,我爱上了我的人,也爱上了这个世界。

  因此,“好”这句话总是可以轻易说出来的,但这次却不知何故犹豫不决了。感觉会有特别的意义。稍微焖了一会儿,我满怀期待地打开了列宁的双眼,装作不知道。

  “……我喜欢,我不可能讨厌你啊。”即使犹豫不决,也没有谎言。

  “哇。”

  “你也会这样吗?”

  “我算什么?”

  瞥了一眼扑哧一笑的菲莎,她装模作样地转过头,我努力缓和着有些发烫的脸,催促着利奥。

  “现在可以了吧?走吧。”

  说这次也不去,他就像土豆袋一样背了过去,但他还没等我拉就挪了步。

  “我也是......”

  伴随着如垂下的胶卷般低垂的声音,洁白的头发在我的肩膀上轻拂。利奥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红扑扑的脸上笑眯眯的。

  “我也是,我也太喜欢你了,简直不知所措”,没有一丝美言的直球。清淡明朗的爱意表达。

  这是一个少年最天真无邪的时刻,甚至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都不象个孩子。

  扑通。

  高大的身体坠落在草丛中,草丛堆在柔软的毛皮上,是什么野兽的。我帮利奥把躺着也提不起精神的身体修好了正姿势,轻轻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下次喝醉了,我还会把它放进箱子里站。”

  阴森的喃喃自语填满了昏暗的洞穴,我听了也是如此。

  我倒在另一根稻草捆上,喘口气。把利奥拖到山洞里对身体来说并不困难,但他总是想滑倒,他必须小心翼翼地拖住他,这消耗了他相当大的精力。

  “对,你这个和尚。”

  明亮的眼睛把我装进了眼睛里。略带哀伤的声音好像是想确认我在这里。

  一脸迷路的孩子,让我重新意识到他还不成熟。心疼他的我站起身来,把他乱七八糟的头发捋了过去。

  “是的。在这里。”

  一个人紧握的手显得很孤独,松开拳头把我的手叠在一起。他看起来需要一个地方抓住他。

  “秀秀。”

  利奥用低沉的声音吟唱着我的名字,他把我的胳膊围在我的脖子上。

  “很多时候,即使把安眠药灌到喉咙里,也睡不着。每次我都叫你的名字。我只有这些东西可以抓。“

  声音中流露出无法估量的孤独。

  一只手扶着床,静静地听着利奥的话,他笑得前仰后合。

  “所以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对你的心已经岌岌可危的情况而造成的一瞬间的打击吧。”我没有去见你,是因为我想在夺回王位后见你,也是因为我想整理一下我的想法。“

  也许是真的,酒后人会变得坦率,利奥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稳重。阿卜生特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令人着迷。看着他,连我都陶醉了。

  “我害怕再见到你。我想我会把你歪曲成完美的救星。但是不是。当我再次看到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利奥比我想象的更细心。他的脸在新月光的照耀下显得神秘莫测。

  “你是一个耀眼得令人窒息的人,即使我走过了与现在截然不同的路,我也会束手无策地被你迷住。”灿烂的笑容让我的心滚落。我停止了呼吸。

  月光黯然失色地闪闪发光在我身上闪闪发光的是本人。听起来很有趣。

  “喜欢你,秀秀。”

  不是酒后轻吐。这是借酒才能吐出的恳切而直率的告白。

  他在我脖子上的手臂上用力,我毫无抵抗地被带到他身边。

  扑通一声,扶着床的手无力了,他的身体和我的身体重叠在一起。不知是因为酒还是别的什么,他的体温比平时要热得多。

  体温像风一样蔓延到我身上。

  “如果不喜欢,现在就推开”,低声低语结束,他千千万万地和我配合起来。

  发痒的感觉使我浑身发痒。一个人的呼吸足以生存,但他的呼吸也顺着嘴唇缝隙进来了,感觉会有过度呼吸。蜂蜜酒的味道和他的体香混合在一起,非常甜美——

  我吸了一口颤抖的气。

  软如绒毛的白发,使我的额头发痒。当他微微打开头的角度时,他的嘴里塞满了软糖

  我有一种感觉。我有点急促地抓住他的肩膀,紧闭着他的眼睛。

  嘴里弥漫着一股甜味。难怪我不喜欢甜食,但我不反感。

  我能感觉到他近距离的嘴唇。从以前开始就觉得不适合我的过于松软的感觉的爱称今天变得更加奇妙了。

  模糊地抬起眼皮,眼睛与盲目发光的阿卜生特色的瞳孔对视。

  “......秀秀。”

  扑通。

  伴随着柔和的力量,姿态迅速逆转。我躺在床上,他看着我。他那结实的手臂

  他扶着洞穴。

  “哈……

  利奥打开了衬衫上的一个纽扣,他的脸似乎被酒熏得发红。骑着青筋线、直而长的颈线,汗流浃背,看来真是热的样子。

  “我……

  拉长的声音。朦胧的眼睛。

  他的身体重叠在我身上。

  新额新额。

  脖子上有均匀的呼吸。我坐在利奥坚硬的身体下,紧紧地望着头放在我肩膀上的仁英,露出了干笑。

  “睡着了,疯子……

  我瞬间把脑海中闪过的奇怪的想法都抹去了。这是一个同时感到宽慰、无奈、遗憾和平和的瞬间。

  “完全睡着了。”

  他假装没事,但旅途中似乎累了。我叹息般地笑了笑,抚摸着利奥在我怀里酣睡的白头发,低声说。

  “晚安,利奥。我也喜欢你。”那是一个寂静的夜晚,只有一缕月光照耀。

第242集

  桔黄色的阳光拍打着眼皮,我睁开了眼睛。虽然辞去了雇佣兵的工作,但凌晨睁开眼睛的习惯依然存在。在柔软的毛皮上揉了一会儿脸颊的我,就被身旁的温暖转过头来。

  “晚安……”

  利奥像洋娃娃一样抱着我,酣睡着。天使般睡着模样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他,我沉浸在回忆中微笑。

  “嗯……

  利奥短暂地呻吟了一声,沙沙地翻了个身,轻轻地睁开了眼睛。清新嫩绿的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清明。

  呆呆地转着眼睛的他,很快就和我对视了。

  “秀秀.……?”

  利奥面容呆滞,显然还没睡醒,他低沉地喃喃自语。

  “起来,臭小子。”

  想起昨天受苦的事情,我一下子就抽打了他的后背。

  眼睛眨了几下的利奥,一脸莫名其妙地往洞里看了一眼,然后交替地看着我、自己和我们躺着的床。

  “你怎么在这里?”

  我从那个令人困惑的问题中很快就能感觉到。

  “这家伙,断片了”

  表达爱意,然后失忆。真是个酒鬼。

  “看着办没什么好处。”

  “没有,还有别的床,为什么站在这里……

  “安静点,直接起来。”

  “啊,啊啊。”

  拉着利奥的耳朵起身,他吐出麻木的呻吟起身。也没拉疼,肯定是虚张声势。

  “里面还好吗?”

  “嗯?好好的。但自从我昨天喝酒后,我就不记得了。”

  利奥对我的问题摇头。不知是不是宿醉了,白皙的脸庞光溜溜的。

  “应该说是庆幸吧”

  回想起昨天,不由得脸红起来。

  “我要回去了,我在准备。我有地方要去。“

  “你去哪?”

  大概是整理好衣服准备出去的时候,急忙起身的利奥问道。我淡淡的笑了。

  “去被自己招来的灾难压垮。”

  我有觉悟了。

  “你的床还好吗?”

  “是的,还不错。”

  等候在宿舍前的菲莎,靠在墙上的身子立了起来。他被利奥缠住了,稀里糊涂地躺在床上,顺便睡着了,虽然不能说床好,但出于礼貌还是点点头。

  菲莎轻转着银色的短发,轻轻地拍了拍我的手,好像要我跟着她。我跟着她移动脚步。

  “现在介绍的魔法师是什么样的人?”

  “阿丽莎?”

  早晨的森林有着与夜晚的森林不同的魅力。和煦的阳光闪耀着树叶,村子里鸦雀无声,似乎印证了狼是夜行的说法。

  “在苏人大屠杀中立下汗马功劳的狼之一。她的魔法一次就引发了海啸和地震,在对抗人类攻击时,这是非常重要的战斗力。”

  “那不是大魔法师吗?”

  我惊奇地回头看了看菲莎。菲莎低声笑了笑。

  “与人类对魔法师不同。他们在达到那个境界之前需要很大的力量,但是只要调整玛娜就能产生近乎无限的力量吧。但是我们的巫术是可以快速学习的,但是风险“大”。如果你用它,你的灵魂就会被吃掉。“

  菲莎神情凝重。她穿过洞穴密集的街道,走到一个角落,仰望着天空。

  她说:“年纪轻轻,为了一族献出灵魂,发动了巫术。他是我们的英雄,但活不长。因为使用巫术的副作用,睡觉的时间总是增加。那样

  总有一天他们会永远沉睡

  有多少兽人因为人类的狭隘而被牺牲。我悄悄地估计了一下。我们失去了多少英雄?

  “今天是起床的日子,可以无所顾忌地对话。”

  整理完表情的菲莎停住了脚步。

  离村子很远的地方。她前面是一座歪歪斜斜的锯齿状塔。

  ‘什么……这种建筑都有吗?’

  我厌倦地看着塔。森林深处的塔看起来很安全。住在这里的人显然是个怪胎。

  “阿丽莎是个怪胎,”我不禁叹息道。

  砰砰!

  菲莎大声地敲门,让看起来很惊险的塔摇摇欲坠。

  “阿丽莎!马上出来!”

  可能是和阿丽西交情很深,她那铿锵有力的喊话中透着亲切的语气。我不安地看着摇摇欲坠的塔。

  “你又睡着了。让我保持清醒。”

  菲莎啧啧地抬起了腿。我惊讶地回头看了看她。

  “好吧,等一下。你在干什么?“

  “做什么呢。”

  砰

  木门被她一脚踢碎了。不知踢得有多用力,不是裂开的程度,而是碎成碎片。木头碎片在空中飞翔,菲莎淡然地迈着脚步。

  “不出来就得砸进去。”

  以这种性质,在对苏人大屠杀时没有下定决心扼杀人类,真是万幸。我迷迷糊糊地躲过木头碎片,走进塔里。

  “哇,这是……

  “是的,”然后环顾内部,感叹道。

  “真是一团糟。”

  塔里乱七八糟地乱着,让人觉得是不是可以住。

  塔内到处散落着魔法阵、魔具、写有魔法公式的纸和生活必需品,在怪胎魔法师的研究室和狂人的家之间惊险地走钢丝。我揉了揉脸,抖掉了粘在鞋底上的不明液体。

  “让我收拾收拾生活,他也不听话。哦,你要小心,因为它是一种毒药,你的皮肤会融化。“

  虽然对家里为什么会有能溶解皮肤的毒药感到疑惑,但还是决定先交出。

  他们是从障碍物林立、犹如危险丛林的塔里挖了进去的吗?

  啪。

  驻足的地方,是一张只有一个房间大小的大床。

  在连时钟滴答声都听不见的塔内,均匀而恒定的呼吸声扩散开来。床上,一个洁白的银发中年妇女闭着眼睛,死一般地沉睡着。

  满脸伤疤,一脸平静,好像死了似的。她是一个在名画中登场的高雅的女人。难怪神秘莫测地一直凝视着她,肆无忌惮地爬到床上的菲莎狠狠地踹了女人一脚。

  “别睡了,老太婆。就算睡了,也没有王子能用吻叫醒我。“

  女人的身体翻滚着,这我紧闭的双眼慢慢睁开了

  女人的眼睛不像其他狼那样是紫的,而是灰蒙蒙的,像蒙了一层灰。

  “你这娘们疯了吗··……英雄待遇这么办?”

  “你觉得你是我们种族的英雄,对我来说也是英雄吗?老父亲对我说:“让我睡个好觉吧。”

  非虚与委蛇之间,才会有无法往来的话语往来。女人像嚼一样嘟囔着明显是脏话的话语,突然站起身来。

  “起来了,笨蛋。怎么回事。魔法阵又坏了?”

  “不。有个客人要见你。”菲莎抓住阿丽莎的后脖颈,猛地抬起来,把她扔到我面前。画着抛物线飞来的阿丽莎轻盈地落地在我面前。

  “安泰雅,你记得吧。她女儿都是。还有……我们的巫术被推定了。”

  浑浊的灰眼睛直视着我。

  “哇。安泰雅的女儿。“来吧。”一个女人用有趣的表情抚摸着下巴,向我招手。我小心地靠近她。

  “再近一点。因为我眼睛看不清楚。“

  “他老人家,因为巫术副作用,跟盲人没什么两样。”

  “你就别动点,没用的主策。”

  银发紫眼是狼族的象征——当然不是绝对的。虽然和“狼族”没有关系,但也有一头银发、浅紫色眼睛的“尤利安”。因为是灰色的眼睛,所以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可能是因为眼睛瞎了。我连一步之遥都拉近了。

  “让我看看。”

  这时阿丽莎抓住我的两颊,一把拉了过去。她在眼前的街道上舔着我,露出了干笑。

  “你……记忆被吃掉了吧?”她喃喃地说着,这半意料之中,半意料之中。

  “哦,是的。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忘记我最后一个弟子的灵气啊。”

  阿丽莎分心地四处走动,反复拿出什么,写下什么,喃喃自语。他的态度就像面对难题的数学家。

  “蕾莎,一定是那孩子赌的。超强的记忆封印魔法。你是剑术大师吧?我不能赌现在的你,所以我想我小时候会赌的,这很有趣。非常有趣……

  不知从哪里捡到眼镜的她,不无负担地探着脸,仔细地看了看我。不知度数有多高,原本大而清晰的阿丽莎的眼睛在眼镜片上映照时只有豆粒大小。

  难道她只是屹立不倒,跟不上她吗?她闪烁着浑浊的眼睛。

  “一定有那种断断续续的记忆。你能想到什么吗?“

  “呃……不知道是不是特别奇怪,但是8岁以前的记忆啊没有了。”

  “嘿嘿。比如片段?“

  “是的,就像有人挖出来的一样,空空如也。”

  我多次感到奇怪的部分。小心翼翼地说了那部分,阿丽莎开始在一张杂乱的羊皮纸上写东西。

  但那也是暂时的。她把钢笔停了下来。

  “蕾莎,她是个怪胎,但她还没坏到可以毫无保留地抹去孩子的记忆。而且是巨大的利斯克。“

  她用疑惑的声音喃喃自语,然后又开始动笔。怪胎似乎她更怪胎。

  “那又怎样?”

  手挽着手看着阿丽莎的菲莎,眉头收窄了。阿丽莎写完了什么,放下了笔。

  “我肯定是雷西翼巫术。虽然藏得很精巧,但不能连师傅都藏。我不知道原因,但从情况上看,这孩子8岁以前的记忆已经完全消失了。”

  阿丽莎那双没有焦点的苍白的眼睛把我拍下来了。也许她也和安泰雅交情不错,看我的眼神中隐含着一丝温暖,所以并不讨厌她的视线。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放你走。你记忆的封印。“

  从这一句话中,我感受到了阿丽莎的自豪。理直气壮地说自己不可能解不开。她接着说。

  “但如果是雷霞绑的,肯定是有原因的。”

  疑问涌上心头。

  蕾莎为什么绑定了我的记忆?母亲和它有什么关系呢。解开悬而未决的线索的钥匙就在眼前。

  “也许你最好不要解开它。你可能有那么多痛苦的记忆。“

  这句话很有道理。如果真的像给我开药一样把记忆绑住了,不解开就明智多了

  在无数的思绪中,阿丽莎问道。

  “怎么样,你想解开吗?”

  需要回答的问题没有中断。

第243集

  “……你能给我一点时间吗?”

  经过漫长的间隙,我小心翼翼地吐出来。

  忘记的记忆,当然很好奇。

  奇怪为何要封存一个不到8岁的小孩的记忆

  我想借此机会弄清楚我母亲的身份。

  但突兀的理性压住了本能的好奇心。

  如果蕾莎删除的记忆是对我精神影响很大的记忆呢?如果解封时发生意外的副作用怎么办?

  现在的我不能只想着自己。是志愿军的指挥官。不要因为私事而把事情搞砸了。

  ‘还有,好像还没准备好看呢’。

  我是个硬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人。这次也会是。

  但还没有。

  来到这里,知道了太多,现在光是把了解到的东西整理起来,就力不从心了。输入异常信息可能会超负荷。

  “是的。这需要时间。“

  阿丽莎点点头。她抬起眼镜。

  “无论如何,我需要时间来制造一种药物来恢复记忆。在那之前好好想想。“

  “谢谢。”

  阿丽莎很和蔼。被善意的态度有点尴尬地低下头,她笑了笑。

  “对安泰雅的女儿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我以为那孩子会一辈子一个人过,结果他结婚后过得很好。不好的,怎么连一次都不联系?他过得好吗?“

  “啊。”

  看着阿丽莎那温暖闪烁的灰烬眼睛,叹息。艾丽莎似乎完全不了解情况。我小心翼翼地脱口而出。

  “母亲没有结婚就生下了我……12年前去世了。”

  阿丽莎的眼睛变大了。两只眼睛晃动了一下,但没过多久就恢复了镇静。她苦笑了一下,好像意料之中。

  “感觉状态越来越差,挺担心的……结果就这样了。”

  带着温暖的灰色眼睛凝视着我。

  “你没事吧?”

  “哦,是的。没问题。”

  已经过去12年了。而且我对母亲几乎没有记忆,没有理由感到悲伤。

  “看起来冷血吗?”

  阿丽莎笑了。

  “我很庆幸,我觉得这对你来说不是伤害。”

  她是个和蔼可亲的人。被岁月融化的声音,像被海浪磨平了的岩石一样温柔。

  “药一做好就送到你手上。不会太久的。”

  “非常感谢。你有没有想要的回报?”

  “对了,你从孩子那里得到什么回报?那个也对安泰雅女儿。正好最近没有什么可做的,很寂寞,结果很好。”

  阿丽莎轻轻地伸了个懒腰,开始热情地在塔里溜达。明明看不到前方,但动作却很流畅。

  “现在该走了。”

  靠着墙看着我和阿丽莎的菲莎怂恿道。

  我看了看看上去很忙的阿丽莎,点点头。运送液体的阿丽莎停顿了一下,转过头来找我。

  “啊,这样看来连名字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宝贝?“

  “克什米尔·克里西斯。”

  “是的,克什米尔。”

  阿丽莎笑得像阳光一样灿烂。

  “长得不错啊。安泰雅也一定爱过你。”

  她的一句话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马上就把沉迷于研究的阿丽莎抛在脑后,走出了塔。菲莎和我步调一致,领着我。

  “老人是不是很怪胎?”

  “我觉得他是个好人。实力也相当高。”明明是盲人水平的视力,却连看都不看,就拿出各种各样的材料熟练地搭配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巨的魔术”。

  “虽然那位老人看起来不可靠,但是实力是肯定的,所以可以相信他。”和安泰雅有关的事情也不马虎。”

  在这里,安泰亚就像是绝对的存在。安泰雅的一个名字让菲莎许多思绪闪过,菲莎缓缓地打开了嘴唇。

  “你怨恨安泰雅吗?”

  停顿。

  脚步停住了。凉风吹动着高大的树木,树叶从四面八方飘落。

  “那个孩子是个好人,但他的性格并不适合做一个好父母。每当你听到安泰雅的故事时,你就会感到困惑。“

  你不可能在一瞬间爱上你一生憎恨的人。

  不加反驳地缓缓点点头,菲莎仰望着蔚蓝的天空。

  “有时比起爱,怨恨和憎恨会成为更大的动力。负面情绪是坚韧的。但是那些东西让人心烦意乱。生活在可笑的爱、卑微的正义、愚蠢的信念中好多了。”

  这是对小时候因对母亲的怨恨而坚持生活的我说的话。

  她温柔地笑了。

  “用仇恨生活是痛苦的。别再放手了,也是个好办法。为了你。”

  这是一个温暖的忠告,就像是收集深秋落叶点燃的篝火一样。

  “是直通我的水晶球。当狼群需要帮助时,立即联系他们。”

  收到求援的手段后,利奥和我在隆重的送别下离开了银色狼兽族的住处。

  今天是我离开的第三天。因为我们必须尽快返回,所以我们飞快地移动,在太阳落山之前,我们才能到达宫殿。

  “虽然没什么事,但很抱歉”

  他让我在发生大事后立即联系他,但没有到达水晶区的联系,所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在没有向我的副官乔纳森.艾默瑞解释清楚的情况下就离开了,我怎么想都觉得很抱歉。

  利奥爽快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堂堂正正地回去。得到了银色狼兽人族的支援承诺,有什么好欺负的?如果是这样,就把我卖了。说是我硬拉走的。”

  “对了,我甚至卖掉了你……”

  [……停在那里。]

  正准备笑着反驳他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睁大眼睛,以光速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转过头。

  “晕!公女大人!大发!你回来了!我以为你和国王在一起逃走了……哦,还有国王!“

  我不可能不认识那种自由奔放、轻浮的嗓音的主人。

  我看着让人联想起银色狼兽人的银发和淡紫色的眼睛,把目光投向了他手里拿着的东西。

  朱利安一只手晃动着,另一只手拿着水晶球。

  [非常……有趣。]

  水晶球里是艾尔凄凉地笑着的脸。

  “拜见大臣朱利安公女和国王陛下。你能给我一点时间吗?“

  尤利安大步向我走来。他的水晶球照着我。

  水晶球里的艾尔弯了眼角。虽然是通过水晶球,但独树一帜的威慑感依然存在。

  [你好,秀秀,过得好吗?]

  “拜教王陛下。多亏您的关心,我才安然无恙。圣父平安了吗?”

  我彬彬有礼。在尤利安和利奥都在看的情况下,不能摆出虚张声势。

  艾尔似乎对我过分客气的态度不满意,略带不快的微笑。

  [当然。我是…….]

  “这是谁啊。不是在异国的教皇陛下吗?“

  冷嘲热讽的声音打断了艾尔的话柄。艾尔的表情顿时凉了下来。我今天第一次看到艾尔这么面无表情。

  [阿塔拉的国王。礼节是在吃人生的时候一起吃的吧。]

  “是的,是的。不客气。你能做那肮脏的人性吗?“

  在教皇和国王之间,言语之粗暴令人难以置信。我和尤利安呆呆地夹在中间,然后互相斜视。

  [你最好不要自满,因为你接受了那套把戏]

  “什么?我听不见太远的人说话。“

  利奥假装听不见,抓耳挠腮,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浓郁的玛娜气息。虽然看不见,但如果L也在这里,肯定会营造出杀气腾腾的气氛。

  两人的斗智斗勇超越了空间。

  [……真是小巧玲珑。今晚有客人来找我,就当是我送的。希望这次能成功处决。]

  “我厌倦了夜客节目。要么试一下。我到时候就睡秀秀房。”

  “哇哦。”

  利奥咆哮时,尤利安小声大惊小怪。自说不想死,但始终轻松坦荡的尤利安,似乎还有九条命。

  “嘿,这次你输了。乖乖认输进去。”尤利安拍着水晶球,露出兴奋的表情。和看有趣小说的人的态度完全没有关系。

  艾尔表情僵硬。

  [朱利安大臣。]

  “什么,你说得对吗?这里也没有的家伙。没办法……

  [阿丽娅...]

  “不可能没有。哪有什么办法。公女,你能不能跟这小子聊聊?“我不介意一会儿。”朱利安迅速转换态势,拉住我,垂下来。

  “会吗。”

  是我,没什么关系。反正我想联系一下艾尔。这时,朱利安正要接过递过来的水晶球。

  嗖。

  一只大手轻轻地抢走了水晶球。利奥的嘴角露出扭曲的微笑。

  “你也很贪心。当你在帝国的时候,你就像在你的世界一样疯狂。让我也享受一下吧。“

  [闭嘴,交给秀秀]

  “不要啊。”

  利奥在手指上旋转水晶球,很快就摆出了开球的姿势。

  “滚开。现在是我的时间!“

  易益!

  利奥使劲把水晶球扔了出去。

  砰

  以惊人的速度划破半空的水晶球像彗星一样撞入地面。水晶球碎成碎片,底部凹陷。

  “啊!我的水晶球!“

  尤利安尖叫。不管是否如此,利奥把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友好地搭起肩膀。

  “只要你在这里,你就专注于我。明白了吧?”

  他看上去是世界上最畅快快乐的。


评论(1)
热度(16)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小光 | Powered by LOFTER